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63章 婆娘,你咋这么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表弟回来,林凡心里硬气不少。

    超级打手在此,遇到麻烦,也不用怕,就是那刺客还是个问题,就连表弟都不是那刺客的对手,说到底,还得靠自己。

    应该说是靠小辅助。

    林凡跟梁易初之间聊的也没什么实质性的话题,都是互相吹吹牛,说点不痛不痒的事情。

    他发现梁易初近日的气色不错,跟第一次见面时有很大的变化。

    脸更加红润。

    这就说明梁易初在梁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很有可能要继承梁家家主之位。

    酒足饭饱,时间过的很快。

    “梁兄,今天就到此为止,有机会咱们在聚一聚。”林凡起身抱拳,意思很明确,今日这吹牛大会到此结束。

    梁易初笑道:“好,林兄走好。”

    酒楼里。

    “祖先生,林公子为人不错吧。”梁易初问道。

    祖翔眨着眼,这话让我怎么回答,不错什么啊,一切都是表面的虚假,内在的真实怕是要吓死人。

    林府。

    林万易得知忠茂回来时,表情变化极大。

    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渭河那边的河匪虽然不怎么样,但可是狡诈的很。

    他知道以忠茂的实力剿灭河匪不是问题,可这也太快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比预计回来的时间提前了一半。

    “老爷,还是别想了,是我们太小看忠茂了。”吴老见老爷在犯难,安慰着,忠茂太猛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又或者是河匪太蠢,太大意,直接跟忠茂对拼,导致全军覆没也说不定。

    林万易摇头。

    想的太简单,小看了忠茂。

    忠茂的修为已经达到武道八重巅峰境,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九重境。

    这等修炼速度是奇才,真正的奇才。

    他这十几年来悉心教导,就是想为林家培养出一位真正的强者。

    将来也能让那逆子过的好一点。

    “爹,我回来了。”林凡回来后,就看到老爹跟吴老站在院落里的池塘边交谈着。

    “姨夫,幸不辱命,渭河河匪全部覆灭。”周忠茂汇报道。

    渭河那些河匪实力太弱,也就那首领有点能耐,但还相差太远,根本不够看。

    “很好,辛苦了。”林万易满意点头,忠茂很不错。

    就是这回来的时间也太特么的快,跟他想的不一样。

    怎么就不多留一会。

    “姨夫,河匪的财富也被我带了回来,足足装了四大箱,没想到区区一窝河匪竟然能有这么多财富,看来是劫了不少船商。”周忠茂说道。

    渭河属于水路交通要道,许多商船路过,一些商船请不起强者坐镇,遇到河匪只有被劫的份。

    而有强者坐镇的商船,河匪在试探性之后,发现不敌,都会撤退。

    临靠幽城的渭河,那一部分地盘是袁梁两家共同掌管,但因为没有好处,所以才会不管不问,任由河匪横行。

    “爹,我先带表弟回去歇歇。”林凡说道。

    他这小辅助有些麻烦。

    那就是得主动出击,你不主动出击就没怒气点。

    这段时间,他低调的很,就是因为表弟不在家,所以没怎么出去乱浪,现在表弟回来了,那还能怕谁。

    林万易开口道:“这段时间,你别给老子出去。”

    “为什么?”林凡愣神,“爹,我最近可没惹什么事情,今早还去梁家看望梁老三呢,都已经和解了。”

    怒气点+66。

    “让你别出去就别出去,怎么这么多废话?”林万易怒喝道。

    “好,你是爹,我是儿,听你的。”林凡不想多说,这都开始限制自由,太可怕。

    当然,这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想限制本公子的自由。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自由,毋宁死。

    随后直接带着表弟朝着后院走去。

    “吴弟,你这段时间跟着他。”林万易沉声道。

    这逆子是什么情况,他身为父亲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就嘴上说说而已。

    怕是明天就要出去。

    “是,老爷。”吴老应道。

    晚上。

    夜色很黑。

    今天的王家村很热闹,王家村有人成亲,村民们都发动起来,办了一场简单的喜宴。

    喜宴结束。

    王大河摇摇晃晃,脚步发飘的朝着回家路走来,边走边哼着小曲。

    “咦,今天这婆娘怎么睡的这么早。”

    他有点疑惑,也没放在心上。

    喜宴全村都去了,婆娘们都是吃完饭就回来,只有大老爷们在那喝着酒,一直喝到尽兴为止。

    站在自家门前,冷风飒飒吹。

    咯吱一声,推开木门。

    屋内漆黑,烛灯都没点。

    王大河晃着脑袋,嘀咕着,“你这婆娘真过分,我都还没回来呢,就把烛灯熄灭。”

    黑灯瞎火的,摸到床边,婆娘侧身睡在那里。

    “婆娘,睡了没?”王大河小声问道。

    没反应。

    王大河有点小想法,一只手伸进被窝里,顺到婆娘的腰上。

    顿时,猛的缩回手,好冷,就仿佛是碰到冰块似的。

    “婆娘,你身体怎么这么冷,是不是洗澡冻着了。”

    王大河起身,想将婆娘翻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是生病了,那就得治。

    当看到婆娘正脸时。

    一切都陷入到黑暗中。

    清晨。

    “啊!”

    一道惶恐声打破王家村的宁静。

    许多村民闻声赶来。

    “大河跟他婆娘死了。”一名中年男子瘫坐在地上,一脸惶恐,抬手指着屋内。

    林府。

    林凡刚起床,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今天要去干什么?

    暂时还没有眉目。

    自己跟梁庸齐之间的关系逐渐平和,昨天还送了补品,今天就去撸人家,有点不太好。

    “公子,王家村出事,有人死了。”狗子端着洗脸盆走了进来。

    林凡好奇,“死人了?”

    他来这里有段时间,还真没见到有谁死了,在他看来,这死人可是大事。

    “嗯,死人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共死了两人,是两口子,今早才被人发现,听说死相很惨,城内有人传言是妖魔所为。”狗子说着这些听来的八卦。

    林凡洗着脸,好奇心越来越重,死相极惨?

    这到底是有多惨。

    至于跟妖魔扯上关系,就有点玄乎。

    但也不能保证就没这回事。

    “走,喊上我表弟,我们去王家村,不管怎么说,王家村那也是我们林家的产业。”林凡说道。

    于情于理,的确是这样。

    PS:大家有推荐票的,麻烦投一下票,谢谢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