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57章 那你还想怎么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万易皱眉,逆子来干什么?

    又没你什么事。

    凑热闹,也没这么凑的。

    袁梁两家对峙,那是他们的事情。

    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被邀请过来,当一个公证人,顺便看看这事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梁庸齐唰的转折脑袋,愤怒道:“林凡,是你干的对不对,你要是男人你就给我把这事给认了。”

    怒气点+88。

    “嗯,是我干的。”林凡点头应道。

    梁庸齐大喜,指着林凡,回头道:“你们听听,他承认是他干的,跟我没关系,真的跟我没关系。”

    林凡道:“我能不认嘛,你都说了,是男人就给你将这事给认了,本公子别的不说,但还是自认为自己是男人的,所以满足你这个要求。”

    “你……”

    梁庸齐指着林凡的手指都在颤栗着。

    “凡儿,来了就过来,此事是袁梁两家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林万易说道。

    他怒瞪林凡一眼,哪来这么多废话。

    林凡来到老爹身边,“爹,我可没多管闲事,就实话实说。”

    “袁老爷,其实我也不太愿意相信梁三公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林凡说道。

    梁庸齐愣神,倒是没想到这王八蛋竟然会帮他说话。

    可接下来林凡说的话,却是让他彻底怒了。

    “但事实就是事实,就算不愿相信也没用,只希望梁三公子能够认识到自身的错误,不要在偷盗一路上越陷越深。”

    林凡语气严肃,甚至有种痛心疾首的悲伤。

    仿佛是因为梁庸齐干了这种事情,让人心痛似的。

    怒气点+123。

    梁庸齐怒视林凡,低吼着,“是你在陷害我,你陷害我。”

    林凡摇头,无奈,“我陷害你什么,你有什么让我好陷害的,手脚长在你身上,我还能控制你身体不成。”

    “好狠的手段。”梁庸齐脸色通红的跪在那里。

    他可以确定,就是姓林的陷害他。

    如果他不将这些粮食放到粮仓,同时没有被他发现,他就不会有贪心,更不会因为被手下说服,有了歪心思。

    不管如何。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闭嘴。”梁老爷怒喝一声,随后看向不远处的侍卫,“拿棍子来。”

    “父亲,三弟可能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梁易初给老三求情,对于这事,他是不想见到的。

    三弟偷粮被发现,丢的不仅仅是他的脸,更是梁家的脸。

    梁庸齐见这情况,哪能不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肯定是一顿惨不忍睹的毒打。

    “爹,饶命啊,袁老爷饶命,真的不关我事,是这侍卫蛊惑我才干的,我也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脑啊。”梁庸齐哭诉着。

    那聪慧的侍卫大喊着,“没有,公子你可不能害我,小的可从来都没有蛊惑过你。”

    这个时候,可不能表忠心,什么事情都往身上揽。

    真要是傻的将事情往身上揽。

    老爷一刀将他们咔嚓,就是让他们当替罪羊。

    梁庸齐大怒,没想到被他认为聪慧的侍卫,直接否认,气的都想跟侍卫厮杀在一起,“你还敢说不是你蛊惑我?”

    聪慧侍卫嗷嗷大喊,“老爷,我没有蛊惑公子,小的大字不识,没念过书,只有一些蛮力,哪能说有道理的话。”

    林凡点头道:“这侍卫说的颇有道理啊,梁公子念过书,懂得大道理,哪能是没念过书的侍卫随意能蛊惑的。”

    梁庸齐现在要气懵了。

    恨不得起来跟这侍卫扭打在一起。

    你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开始说的那些话不是都很有道理嘛。

    什么危险往往伴随着机遇,这么有道理的话,到底是谁说的,怎么就没一点数呢。

    很快。

    有侍卫拿着棍子走来。

    梁老爷将棍子拿在手里,来到梁庸齐身边,也不等周围人说话,砰的一声,直接抽了上去。

    啊!

    一阵惨叫声响起。

    这一棍抽在梁庸齐的后背,声音很沉闷。

    只见梁庸齐倒在地上,抱着身子惨叫着,后背的血迹染红了衣服。

    林凡惊叹,这一棍打的还真是够狠的。

    梁老爷也是狠人,对亲生儿子都能下这么狠辣的手,这要是对仇人,那还不是更加的恐怖。

    他看向袁家那边的情况,只见袁老爷依旧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倒是那袁天楚抽着嘴。

    显然是被这一棍给惊住了。

    “逆子,你胆敢干这种事情,我梁家跟袁家世交多年,相互扶持,你却干出这等事情,老子打死你。”梁老爷怒喝,随后又是一棍落下。

    砰!

    梁庸齐被抽的鬼哭狼嚎,凄惨万分,抱着身子在地上打滚。

    “爹,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林万易淡定的喝着茶,“子不教,父之过,不成材也得成人,梁兄的心痛我能理解。”

    “打重了才知道痛,知道痛下次就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林凡低头看着老爹,怎么感觉这话的意思说的好像不单单是给别人听的,还是给他听的。

    “爹说的有道理,梁老爷这一顿打,希望没白打。”

    怒气点+233。

    说完这句话,就有怒气点。

    虽然不知是谁在生气,但反正也就是这里的人,无所谓,都一样。

    梁庸齐不敢猖狂,被打的太疼,浑身骨头就跟断裂似的,只能满地打滚,缓解痛苦。

    “逆子,你知不知道为父小时的命,可是袁兄救的,你现在竟然将手伸到袁兄那里,看我不打死你。”

    啪!

    又是一顿怒抽。

    袁老爷倒是被梁老爷提起小时的回忆。

    那时两人还小,也就六七岁,在城里浪荡,梁老爷脚贱,看到一只公的野狗在疯狂输出一条家养的母狗,直接上去就是一脚,打扰了人家的好事,被追杀几条街。

    后来还是袁老爷仗义出手,解了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袁老爷跟梁老爷两人,年轻时的关系是很好的,算是铁哥们,也就是后来慢慢有了变化而已。

    惨叫不断。

    梁庸齐颤抖着,血液溢出,如果继续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够了,此事就这么算了。”袁老爷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梁老爷追去,抱拳道:“袁兄,对不住了。”

    林凡小声道:“爹,就这么结束了?”

    林万易斜视一眼,“那你还想怎么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