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56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梁庸齐绝对没有想到,袁老爷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半夜不跟小妾造人,竟然在城门口蹲守,打的他是措手不及。

    怎么办?

    现在本公子到底该怎么办。

    不知为何,梁庸齐有点后悔干这件事情,他是真没想到袁老爷会在这里守着他。

    不好。

    他想到一种可能。

    这一切都是在姓林的预料之中,这是他挖的坑,就在等自己跳下去。

    片刻间。

    梁庸齐思绪很乱。

    甚至很后悔。

    为什么要有贪婪的心,竟然冒着风险要运粮,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

    不对。

    这根本就不关自己的事,是身边的侍卫让他干的,他是被迷惑了心智,根本不能怪他。

    “袁……袁老爷,您怎么在这里?”梁庸齐想镇定,可镇宁不了,手脚都在颤栗着。

    袁老爷眯眼看着梁庸齐,“我袁家粮仓被盗,在这里查看路过车辆,莫非还能有什么问题不成。”

    “没问题,这肯定是没问题的事情,那袁老爷,您继续查,我就先走了。”梁庸齐想跑路。

    “不急。”袁老爷拦住去路,“贤侄,如今半夜三更的,你不在家里好好休息,反而带着侍卫运送东西,这运送的是什么?”

    梁庸齐吞咽口水,笑道:“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就是一些简单的东西。”

    噗嗤!

    袁老爷五指插到布袋里,顿时,一粒粒粮食哗啦啦的滚落下来。

    “完蛋了。”

    梁庸齐浑身颤栗,仿佛是惊人的秘密被发现了似的。

    “呵呵。”袁老爷脸色逐渐阴沉下来,“贤侄,这就是你说的简单东西?”

    “这……”梁庸齐脸色发白,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袁老爷上前,抓了一把粮食,紧捏着,粮食从五指间洒落下来,“贤侄,这粮食是袁家的吧,半夜三更想运走,是怕被发现对吗?”

    他真没想到。

    竟然还真的是梁家偷的。

    白天时。

    林凡跟他说的这些,他记在心里,不过当时想的问题很多。

    如果是林家故意为之,想要挑起袁梁两家的矛盾,从而坐收渔翁之利,所以没有行动。

    等离开后。

    他就派遣侍卫去监视。

    没想到还真的是。

    如果是陷害梁家,那么大可揭穿这阴谋,可现在看来就是梁家偷的,否则怎么会半夜运粮。

    “袁老爷,这是有人要陷害我啊。”梁庸齐慌神了,随后吼道:“是他,一定是他,是林凡在陷害我,就是他在陷害我。”

    袁老爷没有多说废话,“去,通知梁老爷,让他来粮仓给我袁家一个交代。”

    “是,老爷。”侍卫应道。

    梁庸齐听闻这话,喉咙就跟被人掐住似的,目光看向那侍卫,却发现头脑聪慧的侍卫,冷汗从额头直冒,仿佛是想到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

    今晚的幽城并不和谐。

    天亮了。

    林凡打着哈气,伸着懒腰,慵懒的起床。

    “狗子,人呢。”林凡朝着外面喊道。

    狗子端着洗脸盆进来。

    林凡洗漱一番,随意问道:“昨晚幽城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这是见证袁老爷有没有悟性的时候。

    真要是没有悟性,那只能说被盗也是活该,都已经说的如此清楚,你要是没悟性,无法感受本公子的话,那这粮食怕是真的没了。

    “公子,小的也不知道。”狗子摇头,他也没出林府,至于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林凡摇着头,“也不知道我那表弟什么时候回来。”

    想念。

    那是真的很想念。

    都已经出去两天了。

    “公子,教头去的是渭河,现在应该差不多已经到渭河,至于完事回来,至少还需要四到五天左右。”狗子说道。

    如果一切都很顺利的话。

    的确四到五天就够了。

    “渭河。”林凡沉思片刻,他知道幽城只是很小的一块地方,偏僻的城池,但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些都是他推测出来的。

    幽城三大世家。

    袁,梁,林,这三家属于幽城最强大的世家。

    尤其是林家,老爹的实力深不可测,袁梁两家畏惧自己老爹。

    这里或许没有任何问题。

    但在林凡看来,这里的问题很大,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可就是想的脑袋疼,不想继续推测下去。

    “咦!”

    “我艹!”

    林凡震惊,昨晚睡了一觉,小辅助一栏里的怒气点怎么变得这么多。

    怒气点:4716。

    涨幅的厉害。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梁庸齐那家伙被发现了,被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将怒气都往自己身上送不成。

    来到大厅内。

    没找到林万易,朝着侍卫问道:“我爹呢?”

    “回公子,老爷一早就出去了,听说是梁家出事,已经去了梁家。”侍卫说道。

    侍卫并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凡乐了,看来是真的成了,袁老爷的悟性不错,没有白瞎了昨日的一番分析。

    “狗子,我们走,去梁家。”

    早饭都不吃,就朝着梁家赶去,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他。

    梁家大厅。

    梁庸齐跪在那里,脸上带着伤,这些伤是晚上被揍的。

    此时,梁庸齐感觉自己很冤枉,眼角都有眼泪。

    “爹,我真的是被陷害的,袁家的粮不是我偷的。”梁庸齐哭喊着,随后看向那六个侍卫,“您不信可以问他们,粮真的不是我偷的。”

    他现在就跟日了狗似的,浑身都不自在,有苦都说不出。

    被梁庸齐认为聪慧的侍卫,低头不语,瑟瑟发抖。

    他不能说粮不是公子偷的,更不能说是他让公子运粮,否则他就是蛊惑公子的罪魁祸首,为了解决这件事情,他肯定会被当做替罪羊。

    谁不想活啊。

    他们也想活命。

    “给我闭嘴。”梁老爷怒喝,随后道:“袁兄,此事我并不知情,一切都是这逆子所为,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梁老爷对三子失望了。

    都惹的什么事情。

    你要偷也得偷的干净点,别让人抓到把柄,现在人赃俱获,还能有什么说的。

    如果只是在粮仓里被发现,到也好说,就说有人栽赃陷害,想要挑拨我两家之间的关系。

    可你特么的,竟然半夜三更找来六个侍卫,更弄来六辆马车,要将粮食运出城,你脑子被驴给踢过了不成。

    “梁三公子,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此时,林凡从外面走来。

    言语之间有种心酸,还有些心痛。

    戏要开始了。

    怒气点也得来一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