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55章 又是我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梁庸齐是实践派的人,说干就干,绝对不会犹豫。

    既然已经确定,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立马命令侍卫去找可靠的兄弟,绝对要守口如瓶,如果被发现,不仅仅他要倒霉,就连你们都要倒霉。

    很快。

    六名侍卫站在梁庸齐面前。

    “公子,这五位都是我兄弟,绝对靠得住。”

    侍卫也是有梦想的人,他们也想成为顶尖的侍卫,所以只有在危机并存的时候,帮公子完成大事,才能攀上高位。

    被叫来的五名侍卫看到粮仓里的粮食,心里咯吱着。

    梁家的粮仓不是已经被盗了嘛。

    这些粮食又是哪来的。

    袁家粮仓被盗,那这些粮食不会是袁家的吧。

    “嗯。”梁庸齐很紧张,干这事能不紧张嘛。

    侍卫看着五人,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情容不得有半点闪失,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只要办成了,以后你们就是公子的心腹,荣华富贵有你们享受的,但要是谁敢弄出幺蛾子出来,后果你们应该也知道。”

    梁庸齐摆手,“别墨迹了,赶紧的。”

    不知为何。

    即将要干这事时,他的内心慌的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似的。

    原本,他是想通知老爹,或者去通知袁家

    告诉他们,这是有人要陷害我梁家,将你们的粮食放在这里,但我没动,一粒粮都没动,全部如数奉还。

    但身边这侍卫实在是聪慧,利害关系一分析,竟然让他有点想法。

    搏一搏,或许能有天大的收获也说不定。

    粮仓之外,屋楼之巅,一双眼睛在黑夜里注视着梁家粮仓的一举一动。

    “老爷果然料事如神,派遣我等在这里蹲守,原来还真是梁家偷的,现在更想连夜将粮食运走。”

    他看了许久,目睹一切经过,其中就有一名侍卫离开粮仓,随后又带来五名侍卫回来。

    同时还有六辆马车。

    梁庸齐看着侍卫将一粒粒粮装入麻布袋里,内心就在慢慢的跳动着,看着越装越多,竟然还有一丝喜色。

    仿佛胜利在望,很快就能搞定。

    “快点,弄快点,不要耽误了。”梁庸齐催促着,只要此事一成,他在梁家的地位,将再也无人可撼动。

    梁家家主之位除他之外,还能有谁能有能力拥有。

    大哥你还是别自讨苦吃,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粮仓之外。

    “老爷,果然如你所料那般,梁庸齐半夜前来粮仓,带来侍卫,看情况是要将粮食运走。”看守这里的侍卫说道。

    袁老爷眯着眼,目光锁定粮仓门口。

    他本是不信梁家会偷他的粮,但今日林凡说的头头是道,不得不让他伤心。

    以防是林凡有阴谋,他没有当场就去梁家,而是派人蹲守梁家粮仓,更是派人去林府外,还有林府粮仓那里监视。

    怕的就是调虎离山,声东击西。

    可林家那里安静的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反倒是梁家这里有所行动。

    此时。

    粮仓大门开启。

    一名侍卫走了出来,警惕周围,确定周围无人后,朝着里面招手,压低喉咙。

    “快。”

    侍卫们手提粮袋,往马车上装去。

    一袋又一袋。

    梁庸齐的心里变化颇有些意思,看着粮仓里那么多粮食,心里很慌,可是看到侍卫不断搬粮,粮仓里的粮袋越来越少,竟然有种大事要成的感觉。

    “老爷,我们是否行动?”袁家侍卫问道。

    他们心里怒啊。

    梁家欺人太甚。

    竟然真的是他们盗粮,还假装来袁家告诉他们粮食是谁偷的。

    简直就是贼喊捉贼,可恶至极。

    “不急,等等。”袁老爷说道。

    他倒要看看往哪里运。

    袁老爷对梁庸齐的印象是真的坏,已经坏到骨子里,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他听闻梁庸齐一直被林家公子揍。

    如今看来,活该被揍。

    梁庸齐看着装满粮食的六辆马车,心情澎湃的很,“走,先将这些存粮运走。”

    袁老爷们一路跟踪。

    “老爷,他们这是要出城。”

    以梁庸齐的身份地位,守城侍卫自然不敢阻拦。

    当即将出城门那一刻。

    梁庸齐发现城门口的黑暗里,有两道模糊的身影。

    半夜三更的,哪来的人。

    不回家睡觉。

    “站住。”袁家两名侍卫拦住马车。

    梁庸齐愣神,心里有点紧张,可想到自己的身份地位,丝毫不虚,怒斥道:“干什么?半夜三更你们守在这里干什么,还敢拦本公子的马车,滚一边去。”

    “原来是梁公子。”袁家侍卫抱拳道;“袁家粮仓被盗,老爷让我们守在这里,查看路过的马车,不知梁公子半夜要去哪,这马车上又是什么?”

    被对方这番询问。

    梁庸齐心里就有点慌了。

    他这辈子就没干过这种事情。

    属于新手。

    紧张那是肯定的。

    这就是自知心亏,不敢大声说话。

    “放肆,梁公子的马车,也是你们这些下人所能询问的吗?如果不想死,就赶紧滚开,别耽误了我家公子的事情。”梁家侍卫怒斥道。

    他们是老手。

    已经能够做到睁眼说瞎话的水准。

    保证脸不红心不跳。

    袁家两名侍卫丝毫不慌,装,请你继续装,我家老爷就在后面,就是让我们两人来试探试探。

    “还请梁公子不要为难我们,我们只想知道这马车上装的到底是什么?”袁家侍卫说道。

    铿锵!

    梁家侍卫暴躁了。

    直接拔刀。

    意思很明确。

    再敢哔哔,就砍死你们这两傻比。

    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有多少人,还敢拦路询问,找死。

    梁庸齐伸手制止侍卫们的暴行,沉声道:“这里是梁家的机密,如果你们想看,可以看,但看完之后,你们就得去死,谁要看就来吧。”

    这话说的有点狠。

    也是梁庸齐陡然想到的说法。

    区区两个侍卫,还敢看他的马车,那就是找死。

    就算袁老爷知道又能如何,你们袁家侍卫以下欺上,砍死又能如何。

    要是光天化日之下。

    他还能心虚。

    可如今圆月高挂,夜黑风高之时,砍杀两个侍卫,绝对没任何问题。

    突然。

    有道声音传来。

    这声音有点熟悉,吓的梁庸齐有点想尿裤子。

    “机密?那老夫看看,看你梁家敢不敢杀老夫。”黑夜里,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袁家两名侍卫退到一旁,恭敬道:“老爷。”

    “我艹。”

    梁庸齐目瞪口呆,心彻底慌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