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54章 说的踏马有道理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后院,屋内。

    林凡看着挂在墙上的长刀,鬼使神差的拿在手中。

    触碰的那一刻,有熟悉的感觉。

    《虎煞刀法》提升到返璞归真境界,达到这门刀法的最高境界。

    闭上眼睛。

    有声音传入到脑中,这是……刀的声音。

    唰!

    一刀劈出,无声无息,但刚猛有力,虎煞刀法就是以刚猛着称,不走灵巧路线,讲究的是一刀击杀,以猛虎下山不可抵挡之势,扑杀一切。

    返璞归真。

    每一刀看似普普通通,但就这每一刀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不知为何,他想到一句话。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虎煞刀法是刚猛刀法,弊端明显,没有阴柔之势,出刀就没收回的可能,只有将刚猛之势彻底爆发出来,才能收刀。

    “也许本公子真的是修炼奇才也说不定。”

    林凡嘀咕着,颇有感悟。

    或许就是将《虎煞刀法》提升到返璞归真后,有着不一样的感悟,不再是想着如何提升,而是消除《虎煞刀法》本身就遗留的弊端,渐渐整合成没有破绽的刀法。

    “本公子就是想安安静静的当富家公子。”

    “但现实不允许。”

    “既然如此,那只能使尽手段提升实力,当实力提升到无人可抗衡的地步时,谁再敢打扰我富家公子的生活,就打爆谁的狗头。”

    心有想法,就该实现。

    不过今日散功却给他打开了新大陆,好像很有意思。

    也算是留有后手,以后加点加错,还能重新加点,随意而为,不用太放在心上。

    夜晚。

    幽城安静了,月光笼罩整座幽城,就跟披上一层白霜似的。

    梁家粮仓那里。

    “我艹。”

    梁庸齐目瞪口呆的看着粮仓里,不知从何而来的粮食,人都有些懵了。

    对天发誓。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家粮仓里有粮。

    半夜过来,并不是知道粮仓里有粮。

    而是最近爹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没有以前那么爱自己,所以他就想勤劳点,做做表面功夫。

    让爹知道,咱家粮仓被盗,孩儿睡不着,时时刻刻在粮仓这里徘徊,就是想为家里分忧,不像某些人蒙头大睡,一点都不担忧家里的事。

    所以家主之位到底给谁,必须慎重考虑。

    但现在,他慌了。

    粮仓里出现粮食,原本是一件好事,可现在看来,却不是一件好事。

    “公子,这……”跟随在梁庸齐身边的护卫也是傻眼了。

    不是说粮仓被盗了嘛。

    那这粮食是哪来的。

    “阴谋,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梁庸齐神情严肃,仿佛是发现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想到白天的情况。

    那王八蛋话里有话,一直在引导着袁老爷的思路,多次提醒路线路过梁家的粮仓。

    梁庸齐陡然幡然醒悟,“杀人诛心,好狠的手段,栽赃陷害,想要我梁家跟袁家发生冲突,坐收渔翁之利,好狠辣的手段。”

    “怒气点+222。”

    此刻。

    梁庸齐想到这可怕一点时,怒气爆发,直接给林凡提供了二百多怒气点。

    别人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但他知道。

    可惜,就算告诉别人,也没人相信他说的话。

    他都已经扯着嗓门吼道,偷粮的是林凡,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呢。

    一阵凉风吹来。

    梁庸齐浑身一颤,猛的反应过来,粮仓大门大开四敞,吼道:“快,将门关上。”

    侍卫反应过来,急忙将仓门关上。

    他知道公子在担忧什么。

    他又不是蠢货。

    这是有人要栽赃给梁家。

    夜晚的景色很美,就是在远方,有两双眼睛关注着粮仓里的情况。

    “我回去通知老爷,你继续在这里看着。”

    很快。

    其中一人隐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粮仓里。

    梁庸齐看着这些粮食,久久没有说话。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脑海里有道声音告诉他,赶紧回去告知父亲,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但行动上,仿佛有股力量阻止着。

    那就是贪心。

    “你说本公子该怎么办?”梁庸齐问道。

    侍卫低头,“公子,我不敢说。”

    “说,没事,本公子不会怪你。”梁庸齐急需寻找到共同的言语。

    理智告诉他,这些粮食不是梁家丢失的,而是林凡送来栽赃的,不能留,留着就是祸害。

    侍卫道:“公子,这是有人故意栽赃,目的就是想让袁家人发现,可是袁家并没有来这里,所以说明对方的目的并没有达到。”

    “按理说,这些粮食就是祸害,应该第一时间消除。”

    “可这也是公子的一次机遇。”

    梁庸齐诧异,“此话怎么说?”

    侍卫沉思片刻,“公子让小的说,那小的只能实话实说,近日大公子的表现小的们有目共睹,老爷对大公子的态度也有所改观,已经威胁到公子的地位,如果不做点事情出来,怕是压不住。”

    “而小的说的机遇就是这些粮食,如果我们能够连夜将粮食运走,包装一下,然后由公子出面寻回粮食,那岂不是加让公子在老爷心里的地位更加牢固,无人可撼动?”

    梁庸齐沉思,显然是有些心动。

    最近压力很大。

    以前好端端的,可突然间,父亲对他的爱就减少了,这让他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如果还不做出行动,肯定要被梁易初蹲在头上拉屎。

    “嗯,有道理,可太危险了。”梁庸齐有点害怕。

    侍卫道:“公子,危险往往伴随着的都是机遇,但只要成功,那收获可是不得了。”

    “如今天也晚了,无人发现,只要公子同意,小的马上就找可靠的兄弟过来,连夜将粮运走,明日公子去寻粮,到那时,公子可就是老爷心目中的这个。”

    侍卫竖起大拇指,说的梁庸齐心里都有些冲动了。

    是啊。

    说的很有道理。

    又没人发现,真要是干了,那好处多多。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小子脑袋倒是灵活的很。”梁庸齐拍着侍卫的肩膀道。

    侍卫猥琐笑着,“公子,您才是梁家真正的家主之选,我们都是跟着公子吃饭的,只希望以后能够成为公子的左膀右臂,为公子征战幽城。”

    “嘿嘿。”梁庸齐笑了,这踏马是被对方给说动了。

    有道理的事情,不能不干。

    林凡你没想到吧,袁老爷的脑子可不够灵活,要是白天过来,还真能被栽赃成功,可惜啊。

    老天是站在我梁庸齐这边的。

    而且我梁庸齐身边,可是还有如此聪慧的侍卫,怎么跟我玩。

    大煞笔。

    PS:求推荐票,还有打赏哇,买点冰阔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