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48章 又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凡有点慌。

    表弟要离自己而去。

    我的天。

    这一来,那以后不就没打手,就算在幽城,那也浑身不自在,要是遇到袁梁两家找揍的,还得亲自动手不成。

    多掉价。

    街道上。

    “表弟,我爹到底要你去干什么?”林凡问道,能不去最好别去,跟表哥在一起多好,有的玩,有的闹,还不要背锅。

    开开心心每一天,就这么吃喝拉撒,不是很完美嘛。

    “不知道,表哥,我不在的这段时日,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周忠茂舍不得离开表哥,这段时日在一起多开心,可姨夫的命令他不能不听。

    老爹是要将他身边最强武力给撤除啊。

    为的就是让自己浪不起来吗?

    “表哥你放心,我会尽快将事情完成回来。”周忠茂说道,随后看向狗子,“狗子,我不在的这段时日,你可要照顾好我表哥,遇到危险,你必须无条件顶上去。”

    “是。”狗子应道,这是他应该做到的事情,不需别人说,如果公子真遇到危险,他绝对会毫不犹豫顶上去。

    林凡兴趣大减,“回家,回家。”

    梁府。

    “爹,就是那家伙干的,他在我面前都承认了。”梁庸齐是真的惨,脸都被揍得面目全非,疼,真的很疼,那种火辣辣的疼,不亲自感受,都无法想象。

    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人能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

    那根本就是不将他身份地位放在眼里。

    好说歹说,自己也是梁家三公子,跟你林凡属于同层次的人。

    你踏马说揍就揍,还不带犹豫,这么不给脸吗?

    “你有证据吗?”梁老爷问道。

    梁庸齐急了,“爹,这还要什么证据,他在我面前都亲口承认了,就是他干的。”

    “愚蠢。”梁老爷从未发现自己三儿竟然会愚蠢到如此程度,“他承认了,有人听到吗?还是说,你的能耐足够的大,别人会相信你的话。”

    梁庸齐难受的看着父亲。

    愚蠢?

    爹竟然说他愚蠢,以前可从未有过的事情。

    以前还一直夸人家聪明,有心思,现在直接就说愚蠢,这突变也太大了吧。

    “爹,我……”梁庸齐不知该说些什么。

    父亲将话说到这程度,他还能说什么。

    梁老爷失望摆手,“你先下去养伤,这事你不需要多问。”

    不知为何。

    他想到了曾经被他所不喜欢的大儿子。

    相互比较起来。

    竟然感觉,大儿子要比这三子稳重许多。

    或许,这就是喜新厌旧吧。

    梁庸齐欲言又止,叹息一声,低头离开。

    他感觉到一丝不妙。

    父亲对他的态度,没有以往那般的热情,这是一个危险信号。

    想到一种可能。

    肯定是大哥讨好父亲,要从他这里将父亲的爱夺走,可恶啊。

    梁庸齐没有多说,退了出去。

    如今跟父亲说太多,反而会引起父亲的不悦。

    出去时。

    看到梁易初走来,他脸色瞬间边了,讥讽道:“大哥,你还真有办法,咱们走着瞧。”

    梁易初笑着,“三弟,为父亲分忧是我们分内的事情。”

    “哼。”

    梁庸齐冷哼一声,直接离开。

    林府。

    林凡回到院落,无趣躺在院落椅子上闭目养神。

    小辅助一栏数据还算不错。

    怒气点:5231。

    有点收获。

    日子就是这么过的,慢慢来,不用急,体验人生时,能够加加点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周忠茂回来后,就直接去书房,也不知老爹到底要表弟去干什么。

    林府这么多人非得让表弟去,这明显就是故意想要将他身边的人给拆散开。

    书房内。

    “姨夫,表哥身边缺人,我要是离开,表哥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周忠茂说道。

    说实在的,他是真不想去,就想陪在表哥身边。

    林万易斜视一眼,“危险?你表哥到处惹事,危险都是自己招来的,你在他身边充当打手,帮他欺负人,就是在给他树敌。”

    周忠茂无奈。

    看来这事躲不过去了。

    表哥啊,这段时间低调点,可不能惹事,要是惹到厉害人物,被人揍都有可能。

    “渭河那里出现一股不小的海匪势力,你带人去将海匪剿灭。”林万易说道。

    “姨夫,渭河不是袁梁两家的势力范围嘛,我们林家怎么要管?”周忠茂问道。

    那时的事情,他还记得。

    袁梁两家家主来林家,说要瓜分渭河范围的势力。

    原以为这是两家自讨苦吃,姨夫怎么可能会同意。

    却没想到姨夫真的同意,将渭河那边让给两家。

    当是他还小不太明白其中的原有,现在他长大了,依旧还是不明白。

    林万易皱眉,“忠茂,你跟你表哥在一起久了,怎么也要问这么多问题?”

    “是,姨夫,忠茂错了,忠茂现在就出发。”

    周忠茂说道。

    看来还真是跟表哥待久的原因。

    以前都是不会问这些的。

    林万易挥手,周忠茂离开,去整理人马,立刻去渭河那里。

    “老爷,那些海匪修为都不行,也就那头子修为还算不错,但面对忠茂这武道八重修为,怕也是不够看啊。”吴老说道。

    “哼,以忠茂的修为,那些海匪确实不够看,但那些海匪狡诈的很,想要一锅端了,怕是没那么容易,刚好让他出去一段时间,看看那逆子还怎么出去欺人。”林万易说道。

    这件事情就是故意的。

    夜晚。

    林府很安静。

    林凡原本是想操控虫子去袁家粮仓走一圈。

    可想到昨天那么累,就立马歇菜了,自我催眠,算了,今天就算了,还是明天精神好了,再来玩一玩。

    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

    砰!

    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哐当!

    林凡侧着身子,双眼瞪的滚圆,他看到了什么?

    一把匕首直接插在床边,离脸也就几公分,匕首还在颤栗着。

    这要是对准他的脑袋。

    那还不连命都没了。

    “靠,有完没完。”

    林凡起身,单手撑着床,透过窗户看向外面,一道黑影出现在月色下。

    刺客。

    又是那刺客。

    “你有毛病吧,一直找我干什么?”林凡骂道,绝对有毛病,自己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有必要每次都半夜三更来吗?

    刺客没说话,瞬间动了。

    一脚踩踏空中,施展高深的轻功,空中留下一排身影。

    插在床边的匕首,嗡的一声,倒飞回去,被刺客握在手中,没有多说,直接拿匕首就是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