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47章 我才是受害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一夜。

    梁庸齐睡的很不好,心头就跟有一根刺似的。

    危机滚滚而来。

    他发现大哥有点变了,好像会跟他争宠了。

    这是想要跟他夺家主之位。

    辗转反则,难以入睡,随后直接坐在床上,皱着沉思。

    “大哥,你要是真想跟我抢,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梁庸齐下定决心,要跟自家大哥死磕到底,梁家家主之位,只能是他的。

    不知为何。

    他有些羡慕嫉妒林凡了。

    因为林凡是林家唯一继承人。

    没有兄弟姐妹争权夺利,实在是太羡慕人。

    不知不觉。

    “怒气点+66。”

    林凡人在床上睡,怒气从天来。

    清晨。

    一缕阳光照射进来

    刺客没有来,这一觉睡的那是舒坦许多,腰不酸,腿不疼,浑身都冲劲。

    在外面守候许久的狗子,听到屋内有动静,立马端着洗漱工具进来。

    林凡习惯这奢侈的日子。

    吃穿洗漱都有人服侍。

    “公子,今天看您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狗子给林凡梳着头发,笑着说道。

    “那肯定了,昨天状态不好,睡了这么长时间,都快睡麻木了,弄快点,今天得好好的玩一玩。”

    林凡感觉自己这是在虚度光阴啊。

    但没办法。

    什么都有,还需要拼搏什么?

    别人拼搏那是缺少太多,没钱没权,可他都不用拼搏,钱权都有,这日子过的让人都**了。

    每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

    所以要找点事情做一做,给本就很精彩的生活添点绿色的调味剂。

    就这么放过梁家?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没嘲讽够呢。

    还有袁家,挑选的时候,也就优先选择了梁家,倒是放过袁家,也算他们运气好。

    袁家的粮仓搬还是要搬的。

    但不是现在。

    如今都引起警觉,要是动手,肯定会被袁家发现。

    “等等。”

    此时,林凡想到一件事情,就算是被发现了,那又能如何,本公子都没有出现在现场。

    往往惊喜比惊吓要更加美妙。

    干。

    今晚就得干。

    “公子,好了。”狗子收拾完毕,站在一旁道。

    林凡回过神,就这么片刻功夫,就将晚上的业余活动给想明白了,“走,出去走走,将我表弟喊着。”

    就算在城里浪荡。

    他也得将表弟带着,以防万一,要是遇到不要命的,或者被自己给逼疯,那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又有点大了。

    “是,公子。”

    街道。

    林凡三人走在街道里,各种香味扑来,油炸的,豆腐脑,各种小美食勾引人的味蕾。

    来到摊位前,要跟油条。

    摊位老板那是一眼就认出林凡,激动之余,坚决不收钱。

    对于林凡来说,他是那种吃油条不给钱的吗?

    直接让狗子给钱,继续浪荡去。

    摊位对他是如此客气。

    让他明白,原来自己也已经是名声在外的人,不错,实在是不错。

    此时。

    街道上出现许多持刀护卫有序不乱的巡逻,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公子,这些都是梁家的护卫,看来这是要全城搜索偷粮之人。”狗子小声道。

    其实他心里认为,梁家粮仓被盗的事情,应该跟公子有点关系。

    虽然不敢确定。

    但至少有几成把握。

    林凡笑了,还想寻找偷粮之人,都眼瞎了,本公子就站在你们面前,都不知道抓。

    不过就算他们将幽城翻个底朝天,也没鸟用。

    梁家的动静不小。

    幽城进入警备状态。

    平民们没敢触碰霉头,鬼知道会不会故意抓人,充当替死鬼,所以只要看到,都躲的远远的。

    一直到中午。

    醇香阁。

    林凡进入阁楼时,就看到梁庸齐独自喝酒,喝的脸有点红。

    “哎呦,梁三公子好雅兴,家里粮仓被盗,还有闲情来喝酒,不错,就应该这样,从阴影里走出,迎接美好生活。”林凡笑着。

    “掌柜的,来好酒好菜。”

    掌柜胆颤心惊。

    就怕这两位公子碰面干起来,砸了醇香阁,那可真的无处可哭。

    梁庸齐听到声音,猛的抬头。

    一双眼睛就跟要将林凡给吞掉似的。

    “林凡,这一切都是你干的,是不是。”就喝的不多,但也有三分醉意。

    看到林凡时,那三分醉意,直接涨到七分。

    他现在很烦。

    原以为大哥彻底失宠,可昨晚父亲对大哥的态度,竟然有所变化,这让他嗅到极大的危机感。

    阁楼没有人别人,也就梁庸齐还有他们几人。

    “是我干的。”林凡笑着说道。

    梁庸齐猛的愣神,哪怕有些醉意,也没想到竟然会承认的这么快,随后吼道;“你自己承认了。”

    “嗯,我就承认了,怎么滴。”林凡说道。

    现场没人。

    说就说了。

    关键是梁庸齐一直都认为是自己说的,那能不给他一点信心嘛。

    同意一下自己也不会掉块肉,反而能让梁庸齐畅快一会。

    乐于助人,何乐而不为,这是一种优良传统,需要继续发扬光大。

    果然。

    梁庸齐亢奋了,他猛的站了起来,动作太大,桌子上的酒菜都洒落出来,“你敢承认,我梁家的粮仓就是你盗的。”

    “是我盗的,就算是你爹来了,我也会承认,就是我盗的。”林凡端起酒杯,淡定的一干而尽,随后说道:“有没有一种现在就想将我抓住的冲动?”

    梁庸齐红着眼,“好的很,没想到你自己承认了,走,跟我走,我要看看你们林家给什么说法。”

    话音刚落。

    他上来就抓住林凡的手臂。

    林凡淡定回头,“表弟,表哥被揍了,你还傻愣着干什么?”

    周忠茂听从表哥的话,任何话都得听完才行。

    所以他仔细的听着。

    现在他确定了,表哥这是要他揍人,不是让他离开。

    砰!

    周忠茂一脚踹出,力道不小,梁庸齐直接被踹翻在地,撞碎桌子。

    掌柜在楼下算账,听到阁楼上的声音时,惊的魂都飞了。

    “快去林家跟梁家,通知他们,两家公子打起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阁楼上。

    林凡摇头叹息,这都已经欺负人家多少次了,可不知为何,就是不腻。

    也许是新鲜感还没过去。

    梁庸齐武道实力还行,也就三重。

    就算现在的自己,都能碾压着打。

    不过,自己身为富家公子,怎么能亲自动手,俗气,太俗了。

    周忠茂将梁庸齐压在地上,就是一顿乱锤,锤的他都心惊肉跳。

    “表弟,打人得打脸,别伤了五脏六腑,造成人命。”林凡说道。

    梁庸齐反抗着,“林凡,我与你不共戴天……啊。”

    没过一会。

    醇香阁。

    林万易跟梁老爷都出现了,两人对视一线,相互点头。

    阁楼上,静悄悄。

    当两人上去时,林万易看到自家逆子悠闲的喝着酒,反观梁庸齐却是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着。

    “三儿。”梁老爷脸色阴沉的可怕,回头道:“林公子,下手狠了点吧。”

    梁庸齐抓着父亲的手,“爹,他刚刚承认粮仓就是他盗的。”

    林凡一惊,手中的酒杯滑落在地,啪嗒一声,碎了,“梁三公子,你还想吃屎我不拦你,但你话不能乱说,你这是栽赃陷害。”

    “爹,事情是这样的,孩儿逛到中午,肚子饿了,就来这里吃顿饭,看到梁公子饮酒,喝了很多,还有醉意,看到孩儿就上来说是我盗了他家的粮,还说孩儿是畜生,直接就是要动手啊。”

    林万易头有点炸裂,都是些什么破事。

    别的能耐没有,煽风点火的本事倒是不小。

    梁庸齐气的要吐血,怒吼着,“林凡,你这畜生。”

    “爹,您听到了,他又骂我是畜生,我要是畜生,那您是什么?这家伙在您面前都敢如此放肆,谁知道背地里还怎么骂。”林凡说道。

    梁老爷脸色阴沉的很,随后抱拳道:“林兄,此事就是误会,只是两个孩子间的矛盾,没必要弄的这么大。”

    “等等。”林凡说道:“梁老爷,我已经是成年人,可不是什么孩子,你要说他还是孩子,本公子只能算了,毕竟本公子熟读圣贤书,从不干以大欺小,更不会跟孩子一般见识,但如果他不是孩子,你老可得给本公子一个说法。”

    梁老爷对林凡的怒火,那是大的很。

    看着自家三儿,有点失望,没想到自己看好的三子,竟然玩不过林家这废子,这脑子得蠢到何等程度。

    “行了,事情到此结束。”林万易说道。

    还读圣贤书,读个屁。

    林凡无奈,“既然爹说算了,那就算了,咱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算了,算了,不过梁公子砸了人家酒楼,这钱还是要给的。”

    梁老爷朝着林万易抱拳,跟随从道:“扛着公子离开,赔偿酒楼。”

    一刻都不想待。

    待久了,心态会不好。

    这林家之子欺人太甚。

    人走光了。

    “舒服了吗?”林万易说道。

    林凡无奈道:“爹,我是受害者,怎么能爽呢。”

    林万易冷哼一声,“忠茂,姨夫有事要吩咐你去办,以后别跟着你表哥胡闹。”

    “是,姨夫。”

    PS:谢谢腾讯书城书友的打赏,多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