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46章 这是要跟我争宠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袁家。

    “爹,梁家粮仓被盗,连个渣都没剩,这手段太狠了。”袁天楚匆匆从外面走进大厅,看到父亲在那喝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

    袁老爷表情有细微的变化,粮仓被盗可是大事。

    梁家还不炸锅。

    “查出来是谁干的吗?”袁老爷问道。

    袁天楚摇头,“不知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林家那废物早上给两村村民发粮,爹,您说他脑子是不是有病,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都干的出来,想当好人也没这么当的。”

    “他有很大的嫌疑啊。”袁老爷沉思片刻道:“梁家粮仓被盗,他就发粮,梁家就没怀疑?”

    “怀疑了,梁庸齐都跟疯了似的,一口咬定就是林凡干的,可是没证据,空口无凭而已。”袁天楚说道。

    虽然不是自家粮仓被盗,但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点慌。

    能够在重兵守护下,不动声色,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就将粮仓搬空,能耐不得了。

    “去,加大粮仓守卫。”袁老爷吩咐道,开玩笑,这要是盯上他袁家,那不是更惨。

    居安思危。

    没发生不代表不会发生。

    真要发生,还没任何行动,岂不是更惨。

    醇香阁。

    林凡悠闲的很,经过这段时日的不断作死试探,他发现只要在幽城,就可以为所欲为。

    梁家与袁家身为幽城世家,尤其是两家家主都被自己杠过。

    如果老爹真认为惹不起对方,绝对会严厉训斥自己,同时去两家陪个不是。

    但老爹就好像没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似的。

    连一个说法都不给人家。

    说直白点。

    老爹都不怎么鸟两家。

    所以,他也不怕。

    大不了暂时窝在幽城。

    如果想出去走走,就靠小辅助提升一下,问题不大。

    林府。

    当回来的时候,门口还有不少村民排队分粮。

    村民们对林公子感激涕零,丝毫不做作,说跪感谢就跪着感谢。

    懂得感恩。

    懂得铭记这份恩情。

    林凡准备回后院补觉,老爹走了过来,“梁家的粮仓是不是你盗的。”

    “没有,爹,您看孩儿像那种当贼的人嘛?”林凡一口否认,没干过就没干过,虫子干的,又不是他干的,他才不会给虫子背锅。

    只是他发现老爹这眼神有些不对劲。

    好像是再说,你当你爹是傻子吗?

    “爹,您不信我?”林凡痛心疾首,“父子连心,爹,作为父子,相互信任是最为重要的,你这样怀疑我,伤了孩儿的心啊。”

    没说话。

    老爹还是没说话。

    就这么眯着眼,死死的盯着林凡。

    面对这眼神,他丝毫不虚,必须稳住,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享受的富家公子,可不想暴露太多的才干。

    “爹,孩儿昨晚一夜没睡,撑不住,先去睡了。”林凡不跟老爹对视,直接朝着后院走去。

    走着走着,感觉有点不对。

    刚刚本公子好像暴露了什么?

    摇着头,不可能,说的没一点问题。

    林万易没有阻拦林凡离开,看着逆子远去的背影,摇着头。

    “老爷,看来还真是公子做的。”吴老从远方走来。

    “哼,还想对我隐瞒,这逆子胆子越来越大,非得将幽城的天给捅破了不成。”林万易说道。

    吴老不慌不急,就算公子将幽城的天给捅破,也不会有任何事情。

    回到院落。

    林凡真的入睡了。

    昨晚玩虫子玩了一夜,真的很累,只想好好睡一觉。

    梁家。

    “爹,孩儿可以保证,咱们家粮仓被盗,肯定就是那王八蛋干的。”梁庸齐气急败坏道。

    这是被人家欺负到门槛上了。

    “你有证据吗?”梁老爷问道。

    他脸色也不好看,但还犯傻冲动到直接去林家逼问。

    幽城三大世家,表面和平相处,相互牵制。

    其实他内心深处,依旧畏惧林家。

    “没有。”梁庸齐低头,双手紧握,就算没有证据,他心里还是认为林凡就是偷粮的贼。

    随后仿佛是想到什么。

    “爹,不如我们派人去村庄,将粮食抢过来,反正是我家的粮,就应该拿回来。”

    梁老爷抬头,诧异的看着儿子,“你脑子有病吗?”

    他没想到看好的三子,竟然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

    “爹,我……”梁庸齐想说什么,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咯吱!

    梁易初推门进来,还有祖翔跟随在身边。

    祖翔不是梁家的人,更多的像是梁家的香客,由梁家供养,他帮梁家做一些事情。

    粮仓之事,对他是一种挑战。

    从常人不可触摸的细节中,抽丝剥茧,寻找真相。

    以正常逻辑推理来说,林家公子嫌疑最大。

    甚至就是林家公子为之,都不为过。

    但……

    万事就怕一个‘但’字。

    “爹,孩儿跟祖先生在粮仓里调查许久,再次确定一件事情。”梁易初说道。

    梁庸齐皱眉,“大哥,你来干什么?这里没你什么事情。”

    “怎么对你大哥说话的,易初你继续说。”梁老爷训斥一番。

    梁庸齐很受伤,爹,您竟然为了大哥说我,同时感到不安与危机。

    大哥这是要跟他争宠不成。

    “祖翔先生,请说。”梁易初客气道。

    祖翔沉思片刻,抱拳道;“老爷,经过我仔细探查,可以确定,粮仓被盗之事就是虫谷所为,前几日我在城中遇到一人。”

    “起初还不起敢确定,后来仔细一想,却发现那人似曾相识,最终确定,那人是虫谷叛徒风波流。”

    梁老爷不认识谁是风波流。

    但知道是谁,算是消除心中的疑惑。

    “老爷,此人深得虫谷真传,弑师灭祖,可操控虫子,这粮仓就是他所为,此事我认为只能到此结束,万万不能招惹。”祖翔说道。

    梁庸齐还在伤感中,听到这话,立马要表现自我,“爹,孩儿愿意带人将那风波流给抓回来。”

    祖翔抬头看了一眼三公子,有种无奈。

    玛德。

    你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就去抓别人,怕是要连小命都得丢在对方手里。

    “三公子,此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否则会给梁家带来灭顶之灾。”祖翔劝告道。

    这些都是他曾经在中央皇城得知的。

    要说见识,他比梁家跟袁家要远许多。

    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梁老爷惊骇,“此人这么厉害?”

    祖翔回道:“很厉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