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25章 醉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饭桌前。

    林万易看着这些如同绝世毒品的饭菜,竟然不知先动哪一个菜。

    只能默默的自饮一杯。

    回味片刻。

    皱眉舒展。

    放下酒杯,刚想说些什么。

    “爹,什么事等吃完后再说,尝尝这道菜,这是孩儿拿手好菜。”林凡夹起一块已经发黑的鸡蛋,还有严重焦糊的番茄,放到林万易的碗里。

    “吴老,你也别客气,先吃。”

    林凡那是热情的很,至于先前给流民们分田地的事情,已经选择性的抛之脑后。

    他不会主动说出来。

    也不能让老爹提出来。

    就是要用这亲手烹饪的美味,将老爹折服,让他流连在美味中,而不可自拔。

    林万易与吴老对视一眼。

    看着碗里连食物都算不上的东西,拿起筷子尝试着。

    入口。

    舌尖受到刺激,瞬间收缩。

    入喉。

    味蕾受到炸裂,痛不欲生。

    味觉与食物之间的较量,食物完胜。

    林万易跟吴老没有一丝一样,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就这么将食物吞入到口中。

    “凡儿……”

    称呼变了,没有像以前那样直呼逆子。

    那称呼多不好,看现在这叫法,多么的让人亲近。

    “爹,先吃饭,别的先不说了,孩儿给你倒酒。”林凡不可能给老爹说话的机会,倒满酒杯,然后殷勤的夹菜。

    很快。

    林万易碗里酒杯那些饭菜堆得满满。

    “怒气点+11。”

    对于这11点怒气,林凡就有些不太明白。

    什么鬼?

    哪来的。

    又是谁在愤怒。

    老爹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这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菜,感动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生气。

    此时。

    吴老有点想走。

    何必来受这口舌之苦。

    这些菜是人吃的嘛?

    要么咸的要死,要么苦的要死。

    最关键还糊的一塌糊涂。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菜做的并不好,很难吃,但公子却毫无感觉,还不断的夹菜。

    余光一扫,发现老爷埋头吃着菜。

    没有任何反应。

    对林万易来说,这些菜的确难以下咽,可内心却是甜美的。

    这是儿子第一次做饭给他吃。

    就算做的是一坨屎,他也不会皱眉,全部吃光。

    每当林万易想说话时,林凡都是用吃完再说,搪塞过去。

    突然。

    林万易捧起汤碗,一口气,豪迈的将汤全部喝完。

    哐当!

    汤碗见底,放在桌上。

    林万易喉咙微微挪动,仿佛是将某种不得了的东西,全部吞咽下去似的。

    “凡儿。”

    桌上已经没菜。

    林凡不能再找言语搪塞过去,端起酒杯,“爹,我敬您一杯。”

    他是一口都没吃。

    自己做的菜是什么味道,他是有自知之明的。

    老爹对自己是真爱,一口气全部吃完,连眉都不皱。

    他心中除了震撼,还有感动。

    父爱如山。

    再难吃的东西,都能忍着。

    他决定了。

    以后就是我爹了,没二心。

    林凡一饮而尽。

    原本白净的脸上,陡然红润起来。

    “凡儿。”林万易有话要说,他想了许多,有的事情既然都这样,还能怎么办,就这一个儿子,不支持还能支持谁。

    “爹,孩儿头晕,不胜酒力。”林凡醉呼呼,脑袋一歪,哐当一声,落在桌面,呼声而起,就这么醉过去了。

    屋内很安静。

    吴老张着嘴,仿佛是没想到公子竟然直接就这么装醉,醉的睡过去了。

    林凡这是要施展醉遁,逃避这一劫。

    “怒气点+223。”

    此时,他发现这怒气点出现的有点不对时候。

    按常理来说,老爹肯定会说,既然醉了,那就明天说,然后让狗子来搀扶自己去休息。

    但现在这情况可就有些不对劲了。

    老爹生气了。

    自己这样装醉,让心情逐渐好转的老爹,又怒了。

    操作不得当,后果不堪设想。

    哐当!

    林凡的脑袋就跟装有弹簧似的,一下子弹起。

    装作迷糊的样子,抓着脑袋,“爹,这酒劲真是够大的,一口干掉,差点被冲晕,现在好多了,没什么事情了。”

    说完还露出笑容。

    仿佛是说。

    爹,我真没装晕,真的是酒精害我。

    “老爷,这酒劲不小,公子不胜酒力,被冲晕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吴老说道。

    这只是借口而已,只要脑子正常的,一般都不会相信。

    当然。

    如果为了找个台阶。

    那么这事就是真的。

    林万易眯着眼,眼神让林凡有点不自在,这到底什么眼神,怎么这么吓人。

    盯了一会。

    他开口道:“凡儿,你今晚所做的一切,让为父很欣慰,也很感动,说明你已经长大了。”

    还没等林凡客套几句,话锋又转了。

    “不过早上的事情,却是让为父生气,愤怒,甚至是绝望。”

    吴老悄悄起身,站到门口等候。

    接下来的就是老爷跟公子,父子间的谈话。

    想来很久都没有这种场景。

    公子能安静的听老爷讲话,也越来越少。

    “爹,我这……”林凡想说几句,却被老爹拦住。

    “不用说理由,男子汉大丈夫,只要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不要跟别人说理由,为父不理解你的目的没关系,你自己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你都要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这样才不是干了一件浑事。”

    林万易起身,走到林凡身边,拍着他肩膀。

    “你已经长大,林家终究还是要你来承担,好好修炼,今后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话音刚落。

    林万易从屋内走出,带着吴老离开。

    林凡看着隐入到黑暗中的背景。

    想到某位文豪的《背影》。

    那写的好,小时都看哭了。

    “爹,您就放心吧,孩儿将会从心做事,绝对不会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林凡自言自语着。

    松口气。

    这事算是过去了。

    老爹还是很讲情讲理的。

    真好。

    实在是太好。

    “公子,没事了吧?”狗子询问道。

    以为公子要被老爷狠狠训斥一番,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

    “过了,收拾一下,睡觉。”林凡说道。

    林府院落。

    “老爷,懂事真的是懂事了。”吴老说道。

    “懂事?”林万易笑着。

    这小子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

    他还能不知道?

    “不说了,我先去吐一会,胃难受。”林万易说道。

    “老爷一起,老奴也难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