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08章 我林凡是好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表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周忠茂问道。

    林凡笑着,“没事,好的很。”

    体魄:18

    内力:0

    心法:无

    功法:虎煞刀法(入门)

    怒气点:655。

    现在自身情况就是这样。

    体魄提升到18。

    没有一点内力,应该就是没有修炼心法。

    说直白点,他现在就是空有蛮力的莽夫。

    而如今,要说有心事的那就是陈管事。

    他现在很慌。

    脑子里想的还是先前那女子。

    如果真是苏家人,那是真的惹下大麻烦。

    此时。

    他们已经身处农田小道。

    炎热炙烤着大地。

    地面都裂开缝隙。

    远方。

    有不少贫民看到了陈管事。

    但他们没有过来,反而是拔腿就朝着远方跑去。

    “我怎么感觉,我们像是瘟疫呢,别人看到我们就害怕,这是什么情况?”林凡问道。

    怒气积累着,回去慢慢加。

    陈管事面露凶样,感觉这些贱民,让他在公子面前丢了脸,必须好好炮制一番。

    “公子放心,小的马上就让这些贱民夹道欢迎。”陈管事说道。

    林凡摆手,有些不满道:“什么贱民不贱民的,别这样称呼,庸俗,俗不可耐。”

    陈管事诧异的看着公子。

    总感觉公子说话有点怪怪的。

    “是,公子教训的是,小人改。”陈管事说道。

    但心里还是认为,这些人就是贱民,贱不可言,如果不是林家赏口饭,这些人都得跟那些幽城外的流民一样。

    狗子对公子的好感再次突破极限。

    公子不愧是公子,就是跟那些妖艳贵公子不同。

    他身为林家仆役,直白说,也算半个贱民。

    穿过农田小道。

    前方就是一座村庄,屋子不少,但太破旧,有草屋,也有泥土堆成的屋子。

    而那些泥屋外墙,都崩裂开许多口子。

    甚至,他都在怀疑,要是下一场大雨,很有可能将这些屋子给冲垮掉。

    村庄里,平民们都站在那里等待着。

    有的低头不语,有的满脸绝望。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交不出来了。”

    “陈管事来了,如果交不出来,肯定会被打骂。”

    当林凡走进村庄里时,所有声音都消失不见,整个村庄都显的很安静。

    就算是那些皮闹的孩童,都害怕的躲在墙角处。

    陈管事轻咳一声,随后从腰间抽出一根软鞭,啪嗒一声,重击在地面,留下很深的印记。

    “人都到齐了吗?这位是林府公子,还不赶紧给公子请安。”陈管事厉声道。

    对付这些贱民,就得让他们怕。

    只有知道了怕,那才会好好干活。

    “林公子。”

    “林公子。”

    断断续续,声音不齐,声音普遍都很小。

    啪嗒!

    陈管事抽着鞭子,又再次落地,脸色极其难看,厉声道:“都没有吃饭吗?给我大声点。”

    “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把鞭子收起来,有话就好好说,吓唬谁呢?”林凡皱眉。

    万恶的土地主。

    这小小的管事就表现的淋漓尽致啊。

    对贱民一副凶狠嘴脸的陈管事,在林凡面前温顺许多,急忙将鞭子收起来,“公子训的是。”

    村庄里的村民们,都看着林凡。

    这是林家公子,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

    也想不明白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到这地方。

    周忠茂对这里的事情,没有丝毫兴趣。

    他就是陪伴表哥而已。

    别的事情跟他也没多大的关系。

    倒是狗子有点无奈。

    此次是来收税的。

    但以今年的天气,怕是收成极少,怕是连税都不够交,更不用说填饱肚子了。

    可他只是仆役。

    人微言轻,或者可以说就是毫无用处。

    陈管事认为公子不喜欢自己这般的恶,那就收敛一点,开口道:“今年的税都准备好了吗?”

    没人说话。

    村民们面面相觑,苦涩万分。

    田税?

    哪来有多余的。

    但如果不交,后果不是他们所能承担的。

    “嗯?”陈管事皱眉,什么情况,这些贱民是不想交税?

    今天公子跟他过来,如果他不将这件事情办的漂漂亮亮,公子会如何看他?

    “陈管事。”此时,人群里,一名老者走了出来。

    很老了,脸上的皱纹比起树皮来说,也相差不远。

    “税我们肯定是交的,但今年收成不好,能不能少交点,或者欠着也行。”老者说道。

    他是这里的村长。

    今年的情况,真的没办法。

    可他知道,理由对林家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能交税一切都好说,可要是交不齐,后果不堪设想。

    陈管事脸色逐渐有所变化。

    看向这些贱民的眼神都变了。

    “村长,今天我家公子前来,你就跟我说这些?”陈管事阴沉道,随后看向林凡,“公子,此事小的会解决好,绝不会让林家有半点损失。”

    林凡抬头看着天,扇了扇风。

    “这天的确够热的。”

    “有点干旱的迹象啊。”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自家的税到底是怎么收的。

    还有这小辅助就是很人性化的。

    不欺负寻常老百姓。

    在场的这些农民,心里愤怒的肯定不少,但就是没有怒气点。

    “狗子,这税是怎么收的?”林凡问道。

    狗子回道:“公子,按亩收,一亩地收一百五十斤。”

    “什么?”林凡听闻,愣神了,仿佛是没听明白似的,又问道;“怎么收?”

    “回公子,按亩收。”狗子说道。

    林凡惊呆了。

    这可比秦朝时暴税还高啊。

    这分明就是不给人活路。

    “那现在一亩地产多少?”林凡又问道。

    “公子,现在一亩地均收在二百斤左右。”狗子说道,这是幽城的税收,只给农民留下一点,其余的都当税收。

    “可怕,这是哪个王八蛋定下的税收,这完全就是不给人活命的机会啊。”林凡骂道。

    只是当他说出这番话时。

    不仅仅是陈管事惊呆了。

    就连那些农民也都傻眼。

    狗子急忙在林凡耳边小声道:“公子,这是老爷定下的税收。”

    “行了,甭管谁定的,这农税简直丧心病狂,改,必须得改,我身为林家公子就在这把新农税给定了。”

    “从今天开始,不安亩收,只收全年收成的一成。”

    林凡说道。

    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必须制止。

    身为地主家的富儿,必须干点实事。

    “公子,万万不可啊。”陈管事反应过来,急忙制止。

    这是要命的事。

    如果让老爷知道,那这天可都是要塌下来的。

    村民们傻愣的站在那里。

    都睁着眼看着林凡。

    刚刚林公子说什么?

    林凡没有理睬陈管事,而是看看天,看看地,又开口了,“这鬼天气热的吓人,属于干旱,今年的田税就免了。”

    “公子……”陈管事要喷血,万万不可啊。

    “你是公子还是我是公子,我说的话就没用了?这事我担着,就我说的,我爹要是不同意,就让他来找我。”林凡说道。

    富贵险中求。

    该刷怒气的时候,不能手软。

    必须硬杠一波。

    还能把我这唯一的儿子给砍死不成?

    噗通!

    就在此时。

    村民们都跪下了。

    村长更是跪在林凡面前,老泪纵横,“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没念过书。

    感恩的话不会太说。

    但真情流露。

    没半点虚假。

    林凡上前,将村长扶起来,苦口婆心道:“村长,以后你们得好好种地,本公子能否潇洒享受生活,可就靠你们了。”

    这话听起来有点怪。

    但对村民们来说,这不是重点。

    “公子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种地,明年肯定将田税交上。”

    林凡满意的点着头。

    “走,打道回府。”

    陈管事绝望的看着自家公子。

    这是要出大事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