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142章 我编不下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曈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

    贫穷,落后。

    但贫穷,不是不幸福的根源。

    二狗的父母眼中的幸福,就是那么简单。

    二狗估计也是幸福的。

    宝马副驾空荡荡,单车后排大长腿。

    “那时候,人们出门可以乘坐汽车大巴,乘坐火车,进行漫长的旅行,翻山越岭,穿越平原,跨过江河湖泊……外面都是风景,都是牛羊,满山坡。”苏爸高高兴兴给儿女讲过去的故事。

    确实,那时候,人类主宰着世界,只要有一双勤劳的手,想去哪就去哪。

    现在,想去哪不是一双勤劳的手就行了。

    可能还要一颗脑袋。

    挂腰间上。

    万里之遥,飞机也就飞了三个多小时,然后降落在羊城机场。

    “变化好大!”一出机场,苏妈有些茫然。

    旧时代,她去过很多地方,羊城也来过。

    但二十年过去,早已面目全非,找不到当初的一丝影子。

    苏曈一行人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羊大的新生服务站。

    苏曈空手,所以走得比较快,第一个抵达羊大新生服务站。

    “你就是苏曈?”羊大新生接待点的一个学生会同学盯着苏曈,眼中炽热,似乎有些手痒,想打架。

    “我还没递交录取通知书呢,你怎么知道?”苏曈吃惊问道。

    学长一拍脑袋,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传言都说苏曈的智商情商低得可怜,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网络那么发达,苏曈堵门,帮了那么多三级巅峰战士的忙,动静很大,尤其有些战士是大学生,在全国排名还很靠前。

    可以说,全国排行榜上的任何一个学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对校园内的学生来说,都是大事。

    我们不关注明星,不关注娱乐圈,我们只关注真正的天之骄子。

    这个时代的精神支柱,是战士,不是戏子,也不是歌星。

    能带给我们希望的,带领我们走出高大城墙的,还我们自由的,是战士,是日夜勤修苦练,在荒野流血流汗的战士。

    “学弟,你现在在高校内很出名的,你不知道吗?”学长旁边的学姐掩嘴笑道。

    不过掩嘴也没完全遮掩住,一口整整齐齐的白牙很好看。

    苏曈奇怪问道:“学姐,你笑起来牙齿很好看的啊,为什么要掩嘴?”

    学姐立刻笑不出来了。

    学长嘴角抽搐,同时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愣的。

    的确,不要命的碰上愣的,也会想,贸然上去,死了到底值不值得。

    死在一个愣子手里,这是多冤枉的一件事。

    “学长,咱们学校的二级第一名在哪里?我想打他,都马上大二了,居然还是二级。二级排行榜不都是留给普通战士学院大一生争夺的吗?我们这样的学院,大二还二级,实在丢人,我忍不住想捶死他去。”苏曈询问学长。

    学长脸色微变。

    学姐目光则有些怪异地看了学长一眼。

    这时,苏曈后面的小羽等人上来。

    她一来,就没人管苏曈了。

    连附近其它高校的新生接待点的同学,此时也呆呆看着这边。

    我擦!

    为什么总是别人家的大学,别人家的老师,别人家的新生……

    小羽拿录取通知书出来,出示身份,学长学姐立刻热情帮忙拎大包小包,领苏曈一家去羊大接新生的大巴。

    等到了停车场大巴那里,放好行李,小羽去找不知道跑哪去了的苏曈。

    停车场路边,两个人并排坐着。

    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落魄,穿灰衣,背着一个大包,死气沉沉。

    另一个则很有朝气的样子,穿蓝色T恤。

    “刚从监狱出来,十年前在酒吧,对面一桌子混子有人对她吹口哨,来拉她一起喝酒,我喝多了,抽出随身带的匕首上去就是一刀,这一刀下去就是十年。”蓝色T恤那人在说话。

    灰衣青年沉默不语。

    “我记得进去的时候满大街还是卡路里,我只是个演员什么的。十年了,物是人非,去年她来看过我一次,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没告诉她减刑的事,简单聊几句我转身走了。”蓝色T恤人继续说着。

    灰衣青年不说话,但明显在认真听着。

    “这十年,我种过田,养过猪做过服装,心早就静了,出来后我去她楼下看过她一次,她很幸福,我也很开心,我也该考虑我的生活了。昨晚做了一个梦,问题是十年前,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场景,可我就是没找到熟悉的人,梦里我是哭醒的,过去的,都回不去的,现在剩下的只是怀念。”蓝色T恤人说着。

    灰衣青年肩膀动了一下,似乎有触动。

    蓝色T恤人淡淡说道:“我三十好几了,感到很迷茫,经常夜里睡不着,坐在马路上,一个人喝着酒,抽着烟,不知前方路该怎么走?她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偷偷来到她家楼下,看着她家门口窗户上贴着喜字,屋里灯也亮着,我没敢打扰她,就蹲在她家楼下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很快天就亮了,远处传来汽车喇叭声还有鞭炮声,我知道是接她的婚车来了,她今天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她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看着她上了婚车,鞭炮响起,车子也开走了,我还在车队后面跟着,突然手机响了,是她发过来的短信:别送了,下辈子我是你的好吗?忘了我吧。”

    灰衣青年的眼睛好像红了起来。

    蓝衣人很平静说着:“那天我哭的撕心裂肺,不久后她闺密告诉我,那天她在楼上看到我蹲在楼下不停的抽烟,她也哭了一宿没睡觉,我已经没什么遗憾了,成也好,败也罢,转头一切又成空,生也好,死也罢,人生匆匆不过百年,我又何必执着于一个结果。”

    灰衣青年的眼睛陡然亮起。

    下一刻,蓝衣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不说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去学校报道,接新生的大巴马上要开了,我也编不下去了。”

    说着,苏曈走到小羽身边,拉着她就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