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83章 两个傻孢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曈接待的来客,正是云衣裳。

    自从那次野外巧遇结识,归来后的这两个星期,云衣裳几次跑来找苏曈玩。

    不过苏曈大多时候都说没空,面都不见,她只好闷闷不乐回去。

    但苏曈没说讨厌她嫌弃她,她便一厢情愿地认为苏曈把她当朋友,锲而不舍来找他。

    今天,苏曈磨不过她,说有空,她立时迫不及待从主城跑来。

    本着大男子主义精神,苏曈说他是水城地主,云衣裳是客人,来了吃饭什么的他请客。

    结果还没逛完水城那条小吃街的三分之一,苏曈就后悔了。

    也没多久不见,云衣裳已然七级,气息收敛得跟普通人一样。

    这么厉害的高手,肚子就像无底洞。

    苏曈哪养得起啊。

    也幸亏小吃里面没有魔兽肉食品,不然苏曈能破产。

    “你很喜欢小动物吗?”坐一小摊子桌旁吃东西,苏曈好奇问云衣裳。

    “嗯嗯。”云衣裳一边吃一边点头。

    “喜欢到什么程度?”苏曈又问道。

    这个问题可把云衣裳难倒了。

    她很为难。

    不知道怎么回答。

    为难了半天,看着手里的肉串,她高兴道:“喜欢到顿顿离不开。”

    苏曈愣了一下,笑道:“这么巧,我也是。”

    云衣裳忽然有些担忧起来,一边吸吮着手指上的油渍,一边问道:“苏曈,你不会把你家的小猫咪炖了吧?”

    “怎么会?”苏曈解释道:“它现在很大,一锅炖不下,至少得要两个烧烤架。”

    云衣裳花容失色。

    一旁的小羽看着这两个傻子对话,很头疼。

    她当然也跟苏曈出来陪云衣裳逛街了。

    这个哥哥,一下午都在气云衣裳。

    而云衣裳这妮子,是小羽见过的最单纯最天真的女生,心思很纯粹。

    “别听我哥胡说八道。”小羽安慰云衣裳。

    云衣裳这才好过一些。

    而后。

    “猫肉不好吃。”云衣裳一边撸肉串,一边口齿不清说道:“苏曈,你想吃烤肉吃别的吧,牛肉就挺好吃的,小青给我吃过。”

    苏曈一头黑线,云衣裳口中的小青,就是荒野里他见过的那头宛若一座小屋的大青牛。

    “你这么对小青,小青还对你不离不弃,真是不可思议。”苏曈感叹。

    三人开开心心逛了一下午街。

    晚上,把云衣裳送到地铁入口后,苏曈对她说道:“小猫,明天下午你来我学校门口,等我放学。”

    “好!”云衣裳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天天能这么逛街,那才叫人生,叫幸福。

    送走云衣裳,回家路上,小羽终于忍不住问道:“哥,云衣裳真的是妖猫化形吗?”

    自从上次苏曈提起云衣裳,小羽就一直记在心里。

    别人当哥哥胡说八道,她可不是。

    他那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有些话并不是无的放矢。

    苏曈郑重点头:“对,不然你以为她十五岁骨龄不到,能修炼到高级境界?她现在已经七级了。半个月前还只是六级。哎,人比人气死人。”

    小羽神色微动,这么厉害?

    她有些受刺激了。

    苏曈似乎没发现,继续说道:“看她那么傻,我都不好意思骗她东西。跟你讲,她是个小富婆,有头八级左右的魔兽伙伴不离不弃。”

    小羽吃了一惊:“八级?就是她口中的那个小青?”

    “嗯。”苏曈羡慕嫉妒恨:“那头魔兽不是地球生物进化来的,而是纯血魔兽,仙地里土生土长的生物。不过我敢肯定,她们不是十一号仙地里出来的,而是另外的仙地。当年她应该不是自愿化形,走投无路之下才逃出来,重走人间路。逃出来后,她和小青不敢停留在老家附近。”

    小羽听得心惊胆颤的,担心道:“哥,那你别老欺负她了。她现在是变得比较单纯,跟一张白纸一样。但她的伙伴肯定很精明。”

    苏曈沮丧道:“那倒是,那头牛是真的很聪明,我感受不出它到底是什么境界。气息收敛太完美了。九级?战神?说不准。”

    小羽紧张不安,那么厉害?

    第二天,周一。

    苏曈现在在学校很安分,对抗练习课上不再对同学动手。

    但这更让郭云龙和曾书吉心惊胆颤。

    苏曈已经彻底打出名气。

    都有全国排名前二十的战士学院招生老师咨询到他们这来了。

    他们俩能怎么办?

    很绝望啊!

    万幸的是,两人最害怕的事倒没发生,那就是六所顶尖战士学院招生老师找他们咨询苏曈的事。

    这说明顶尖战士学院还没注意到苏曈,或者说注意到了,但没划入特招考察范围。

    一旦开始考察,多少会咨询一下校方。

    “现在怎么办?”曾书吉抽空去校长办公室找郭云龙。

    郭云龙最近也是茶饭不思,整个人瘦了一圈。

    “上面的制度也真是……”郭云龙觉得自己快跟曾书吉一样秃头了,一抓能抓下一大把头发,以致他都不敢碰脑袋了。

    曾书吉明白郭云龙的意思,也很无力。

    保送名额决定权主要在校领导这边,教官组是其次。

    现在苏曈这么一闹,立刻把一个制度隐藏的恐怖显现出来。

    差距不大的时候,保送谁,外界都无法说什么。

    人也有走眼,有私心的时候。

    但苏曈这次太过分了。

    差距何止大,简直是云泥之别。

    外人都看得出来,十一中除了苏曈,还有谁有资格保送?

    以致外界的各种声音让郭云龙和曾书吉频临崩溃的边缘。

    说苏曈这么强势,这么高调,这么拼命,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不是保送生,才这么干的。

    毕竟是保送生名额期限到之后,苏曈才开始发飙的。

    他不说,但聪明人可不少。

    大家一致猜出,苏曈绝对不是保送生。

    此时的郭云龙和曾书吉痛苦,可副校长杨璐琴和张强,两人的心情就不太一样了。

    “老郭可能要栽咯。”张强幸灾乐祸。

    “那两个老东西,早该弄走了。”杨璐琴对郭云龙和曾书吉不满已经很久。

    郭云龙不上去或是不退下来,杨璐琴没机会上去。

    下午放学后,郭云龙和曾书吉结伴去吃饭喝酒。

    刚吃到一半,两人收到一个消息,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