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78章 我们一起战斗,托起明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家的小猫咪!”

    苏曈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昵称,是这六个字。

    苏妈对这个昵称包含的内容非常震惊——这不是只有男生对女朋友才会备注这样的昵称吗?

    不声不响的,儿子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

    像他这样的,能找到女朋友?

    小羽也感到不可思议。

    苏曈在学校,没有什么事可以瞒得过她,尤其是跟异性之间的事。

    上次是张思,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个女孩。

    小羽偷偷翻过苏曈的手机。

    这两天没翻,怎么又多出来一个?

    且还这么亲昵!

    发展太快了!

    看号码,小羽知道不是张思。

    而是另一个女生。

    “女朋友?”苏爸嘿嘿问道。

    苏曈探头看了一眼手机,没拿起来,重新坐好,一点也没打算接的样子,没心没肺说道:“不是,是一只小猫咪,一只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一只小猫咪的小猫咪。这么说吧,她迷路了,一直在找自己,天天跟我念叨说想要一只小猫咪。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回来自己了……哎哟,妈,你又打我?”

    苏妈抽回手,气呼呼道:“说人话。”

    苏曈很沮丧,嘀咕道:“我说的是事实啊。”

    这时,小羽拿起手机,递给苏曈:“接啊。”

    苏曈连忙摆手:“不了不了,那只猫咪太黏人,我怕了。”

    苏妈又想打他。

    这孩子。

    最后,苏曈只得接通云衣裳的电话。

    “猫猫,不要老打电话啊。放学是放学了,不做作业是不做作业了,但我要吃饭了。吃完饭我打给你?好!啊~疼!没什么,我还要修炼啊。提醒你一下,修炼需要什么?我很缺的那种。我去,这都猜不出来,算了,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没嫌弃你啊,我也没讨厌你。嗷,疼~没事没事,我从小体弱多病,身体不好,我妹在给我上药……”苏曈苦着脸,在一家人的监视下跟云衣裳打电话。

    中间不止小羽掐他伤口,苏妈和苏爸都想加入,混合双打,全家齐上。

    这胡说八道,鬼话连篇是跟谁学的?

    苏妈没这品质,苏爸话虽多,但为人也实事求是,顶多吹点牛,跟胡说八道、鬼话连篇完全不搭边。

    不过,他们都听到了。

    云衣裳的声音,超级好听!

    挂完电话,苏曈还没有自知之明,叹气道:“那个小富婆,笨死了,我都提示得那么明显,还不懂得给我点宝贝修炼。”

    怎么又从小猫咪成小富婆了?

    苏妈终于忍不住,一把拧住苏曈耳朵教训道:“贪什么小便宜你?我当年就是贪你爸他们家玉米的便宜,他说以后想吃玉米就告诉他,不用偷……”

    苏爸不服气了:“我就是实话实说,咋还错了?不这么说,不给你吃,你还去偷人家玉米被抓着怎么办?”

    苏曈连忙打断两老,不然又该吵起来了:“我的手都快废了,你们还有心情吵?”

    “有我在,废不了!”小羽哼哼道,把跌打药水拿过来。

    苏爸和苏妈这才停止算旧账。

    其实之前小羽给苏曈的诊断结果,跟实际情况有出入。

    苏曈的手臂骨确实裂了。

    只不过她是水木系变异战士,不需要给苏曈夹板固定手臂。

    在狩猎小队或雇佣兵队伍里,有水系或木系变异战士,是非常完美的一支团队。

    水系和木系变异战士,在团队里相当于牧师角色,以木系为最佳。

    而牧师角色,在团队里的作用,比金火土系变异战士还重要。

    因为在野外,团队的生存和续航能力,水系和木系变异战士说了算。

    小羽给苏曈抹药按摩,苏爸在一旁看着,还是有些疑惑,想想这些年,自己真的老了吗?

    判断没小羽的准?

    转行前,苏爸从不喝酒。

    转行后,郁郁不得志,才开始喝酒,但一直不敢常喝、多喝。

    很久很久,苏妈才让他喝一次。

    两老就是担心哪天苏曈受伤严重回家,苏爸握不住手术刀。

    “啊,轻点,轻点,啊,小羽,你公报私仇你……”小羽给苏曈抹药水揉搓的时候,他嗷嗷大叫。

    “哼,是谁公报私仇?”小羽下手更用力:“你继续装!”

    “嗷~啊~”苏曈倒吸一口冷气。

    苏妈责怪道:“少大呼小叫的。”

    苏曈苦着脸:“现在不是装的,是真的疼,嗷~”

    “意思刚才都是装的吗?”小羽瞪大眼睛。

    两老吵完,轮到两儿女吵。

    一家热热闹闹。

    苏妈也不管儿女斗嘴,去热菜,然后开饭。

    苏爸换岗位,现在轻松多了,以前厨房帮忙打下手的是小羽,现在他接了过去,跟苏妈一起去热菜。

    小羽低头不再说话,给苏曈的伤臂抹药水按摩,手上释放许多治愈因子,也就是水系和木系中的生命能量,助他恢复。

    不用力过猛的话,过程很舒服,苏曈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都快睡着了。

    小羽看着快睡着了的苏曈,抹着抹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片刻后,苏曈才发现不对劲儿。

    睁开眼睛,他正好看到苏妈端热菜回来。

    “妈,我没打小羽,真的!”苏曈也想哭,准备跪下来。

    因为苏妈已经看到小羽哭,过来揍他了。

    ……

    临睡前,小羽又给苏曈抹一次药水,并问道:“哥,明天真的去美城中学吗?”

    “嗯。”苏曈躺床上,伸着那只受伤的手臂。

    距小羽第一次给他上药,才过去三个多小时,苏曈觉得好了很多,裂骨那里痒痒的,似乎细胞在疯狂生长,骨头开始愈合。

    “小羽,以后,你站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一起战斗,托起明天的太阳。”苏曈闭着眼睛,迷迷糊糊说话。

    “嗯。”小羽也没在意,笑着答应。

    “你放心,我的肩膀,一直留给你,也只留给你。”苏曈快睡着了的样子。

    “嗯嗯。”小羽笑眯了眼。

    “只有你,才是我最信任的人,能够让我放心地把肩膀交给你。”苏曈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细。

    最后,他进入梦乡。

    梦里,他顶天立地,身形与庞大无比的巨兽不相上下。

    他驰骋沙场,血战八方。

    而他的肩膀上,始终站着一个惊艳了时光的女子。

    两人所向无敌,杀得群敌颤栗,天地失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