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68章 差点忘记打劫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潘先福转过头来,身后入目是一副令他毛孔悚然的画面。

    怎么可能?!

    潘先福心底怒吼,满脸惶恐,面上无一丝血色。

    只见屋顶上,他身后无声无息站着一个人。

    这还不要紧,让潘先福吓破胆的是,对方踩着一面四棱盾牌,漂浮在半空中。

    变异战士!

    金系变异战士!

    潘先福像是突然间被抽空一身的气血,腿脚发软,整个人颓然坐下来。

    狙击枪失去他的掌控,从屋顶上坠落下去。

    他面前几寸远,始终悬浮着两把寒光慑人的飞刀。

    只要他乱动,他相信,下一刻这两把飞刀就能瞬间夺走他的生命。

    怪不得!

    潘先福自嘲一笑。

    怪不得一直监控着村庄内各条小道的他,还能让苏曈无声无息出现在身后。

    金系变异战士啊,能飞天,能遁地。

    区区荆棘灌木,区区十几丈宽的水路,能拦得住他吗?

    大兵进村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现在应该早就被他无声无息杀掉了吧,潘先福心如死灰,脸上却笑了起来,笑得很凄凉。

    终于还是栽了,栽在一个虽然还弱小,还在隐藏身份,但也能轻易取他小命的金系变异战士手里。

    他双手沾满鲜血,手上有几十条人命。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他没有跪地求饶,也没有起反抗的心思。

    从苏曈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我现在只想看到未来一位恐怖的金系变异战士崛起,如彗星,照亮这片浩瀚的大地……真是让人期待啊。”潘先福苦笑,眼中闪过一抹憧憬。

    “你看不到了。”苏曈依旧踩着四棱盾牌立在半空,说话的同时,两道寒光闪过。

    “噗~”

    “噗~”

    潘先福捂着喉咙,嘴巴张合,鲜血汩汩而出。

    轰然倒地前,他看到苏曈脚踏四棱盾牌,转身飘然离去的身影,很潇洒。

    不过很快,他又看到苏曈跳下四棱盾牌,回头兴冲冲朝他跑来。

    “擦,差点忘记打劫了。”苏曈很高兴。

    潘先福身体抽搐,双脚一蹬,就此气绝。

    搜刮走潘先福的装备,苏曈跳下屋顶,回云衣裳那边去。

    “杀完了吗?”看到苏曈回来,云衣裳背着大包,俏生生立在院子里。

    声音好挠人!

    苏曈心里怪难受的。

    看了眼原先堆放宝贝的地上,此刻已经空荡荡,苏曈问道:“都收起来了啊?”

    “收了。”云衣裳原地一个蹦跳,颠了下身上的背包,表示收好了,然后问苏曈:“能回去了吗?”

    苏曈正想说可以了,忽然想起来,今天还一只怪兽都没杀呢,只得说道:“还不行,得去杀只怪兽。”

    家里需要魔兽肉,小颖也需要。

    他答应好小姑娘的。

    不过跟云衣裳转了老半天,苏曈气愤,一只怪兽都没找到,估计怪兽远远地看到他和云衣裳就跑了,根本没让他发现。

    “你先回去吧,跟着我,我都没法打猎了。”苏曈只得把云衣裳赶走。

    “那我在哪等你?”云衣裳依依不舍。

    “不用等我,回城后你就回家去,等我找你。”说着,苏曈忽然问道:“对了,你住哪里来着?”

    “我住主城平阳区战士之家,就我一个人住一栋大房子,很孤单的。你回去要记得找我啊。”云衣裳千叮万嘱苏曈。

    “记得记得,你快回去吧,我好打完猎回家。”苏曈催促道。

    “要不,我再帮你一起打猎?”云衣裳忽然又不想走了。

    我就说女孩子麻烦吧,苏曈连恐带吓,最后才把云衣裳赶走。

    等云衣裳走后,苏曈嘀咕:“这声音,左耳进,右耳不出,直达心灵深处,不愧是大妖化形重走人间路,太可怕了。”

    有些大妖或羡慕万灵之灵,或走投无路,摒弃前世今生,化形重走人间路。

    这些大妖都是各个仙地里的顶尖存在,向来呼风唤雨,雄踞一方。

    不是走投无路,或是心如死灰,或是羡慕万灵之灵到极点,是不会化形重走人间路的。

    这条路太危险,比人族大能者转世还凶险万分。

    看看现在的云衣裳,已然跟前世无瓜葛,是个全新的自我。

    张思所说的“神话”,意思就是一些仙地的人族大能者转世,帮地球人类来的。

    现在地球上出现的那些仙地,多是独立的,各个之间并无瓜葛,甚至还对立。

    有的仙地,更是站在地球人类这边。

    只是很可惜,那几个仙地,都是曾经的战败者,底蕴并不强大,能给地球人类提供的帮助有限。

    没云衣裳在一旁,苏曈很快就逮住一头体型不大的怪兽,打死后整个扛回去。

    救助区,小颖家门口。

    “小颖,快进屋去,又坐门口晒,太阳还很大呢。”小颖的妈妈从里屋出来,对坐门口的小颖说道。

    这小姑娘从两岁开始,在苏曈每次路过出野外后,就经常坐在家门口,或坐再前面点的空地上的那棵树下,托着下巴,遥望小路通往荒野的方向,等苏曈回来。

    现在,她已经三岁半。

    “我不嘛,我等小曈哥哥回来。”小颖捏着有些陈旧,有几个破洞的裙子,不肯进屋。

    小颖的妈妈很无奈,都失望多少次了,这小姑娘还每次都期待。

    小孩子就是好骗啊。

    这几年,苏曈每次路过都会跟小颖保证说带肉回来给她。

    可他兑现承诺的次数……少得可怜,少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上周那次,就像是这两年来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很意外。

    小颖妈妈就没抱过什么希望。

    至于怀疑苏曈把打到的猎物偷偷带回去,不从这里回归,不分给小颖,颖妈倒是没这么怀疑过。

    因为苏曈分给小颖家魔兽肉的那几次,带回来的就不多,但还是分了一部分出来。

    不分,只能代表说他没打到猎物。

    “走,到树下去,这里太阳晒。”最后,颖妈牵着小颖的手,去树底下坐,等苏曈。

    苏曈能连续两次扛魔兽肉回来,那是破天荒的事。

    颖妈是不太相信的。

    可来到树底下,没等多久,颖妈和小颖忽然抬起头来。

    只见路的尽头,出现一道身影。

    金光洒满小路,那道身影背负一头猎物,从金光中走来。

    像是黑暗的大地尽头,亮起一道曙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