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67章 毕生难忘的一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嗯。”云衣裳点了点头,她对苏曈这么称呼她也不反对,觉得还挺亲切的。

    她虽然不喜欢杀人,不喜欢杀戮,但她把苏曈当作朋友了。

    朋友要杀人,她觉得那是天经地义。

    只要苏曈带她去看苏曈家的小猫咪,就什么都好说。

    “赶紧把你的东西收起来,太刺眼了。”临走前,苏曈手指地上那堆宝贝,捂着眼睛对云衣裳说道。

    “嗯嗯,你需要我帮忙吗?我也很厉害的。”云衣裳蹲地上,一边满心欢喜地把宝贝收进背包,一边好心好意对苏曈问道。

    苏曈又忍不住瞄了一眼那堆宝贝,口干舌燥,心想送我宝贝还差不多,帮忙杀人的事就算了。

    可云衣裳大概不知穷苦人家的苦,没一点觉悟,那么有钱的一个富婆,一直不提送点见面礼之类的事。

    苏曈只好翻墙走了。

    刚翻过墙,苏曈就愣住了。

    他看到斜对面墙外,村中小路上有个人。

    那人正偷偷摸摸进村,看到翻墙的苏曈,一时也有些发愣。

    这人正是潘先福的同伴——大兵。

    大兵出野外向来跟着潘先福混,跑跑腿,蹭点小钱。

    这几天他一直联系潘先福,想跟潘先福赚点钱。

    潘先福答应得很爽快,不过时间由他定。

    可今天出发之后,大兵才发现,潘先福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杀人。

    清野打猎只是附带,不把苏曈干掉,潘先福不去刷野。

    所以潘先福很有耐心,也很小心谨慎,一直坚持狙击苏曈。

    可守了半天,苏曈躲进村里不出来,大兵忍不住了。

    想杀人是吧,我来帮你。

    杀完带我飞。

    于是,大兵自己忍不住自告奋勇进来找苏曈。

    能杀掉最好,不能的话至少也能把苏曈引到开阔地带,引到潘先福的视野里。

    一旦苏曈进入潘先福的视野,那就危险了。

    大兵不相信潘先福的枪法,但相信狙击枪一响,苏曈不撒丫子跑也会被吓住。

    这么一想,大兵觉得自己进村一点危险都没有。

    何况,大兵觉得苏曈可能都还不知道潘先福悄悄跟在后面,想杀他。

    果然。

    看到苏曈后,大兵正犹豫该怎么进行下一步,苏曈大大咧咧跟他打招呼:“老板,今天发财了没有啊?”

    大兵心中一喜,看来苏曈压根不知道潘先福跟踪的事。

    “刚出门,没什么收获,老板你呢?”大兵笑着走进院子,他本来不习惯逢人喊老板,那是粤省那边的习惯。

    可苏曈这么喊他,来而不往非礼。

    “我刚才碰到一只金毛鼠,有一只泰迪那么大,丝溜钻进洞里了。挖了半天,没挖出来。好可惜,金毛鼠肉鲜味美,是人间一大美食,比什么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可口多了。”苏曈惋惜道。

    原来如此,大兵心里的疑团全部解开。

    怪不得苏曈进村后,半天不见动静。

    潘先福和大兵等得都不耐烦了。

    要不是这个村子只有一条路进出,潘先福和大兵都怀疑苏曈已经从别的地方溜走。

    走到苏曈身前,感觉距离足够。

    一只手一直放在挂腰间战刀刀把上的大兵,正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刀。

    忽然,墙那边响起一个好听,带着惊喜的女声:“金毛鼠?苏曈,在哪里,我喜欢吃!”

    大兵吓了一跳,怎么那边还有一个人,还是女的。

    且这声音,就像是一只小猫咪在挠人的心,有点受不了。

    忽地,大兵脸色煞白。

    因为他已经拔刀拔一半。

    而苏曈已经看到了。

    下一刻,大兵更是瞪大眼睛。

    一道白光闪过。

    他只觉得喉咙那里一凉,就没法呼吸了。

    喉咙被割破!

    然后,他终于看清楚那道白光是什么。

    是一柄飞刀!

    此时的飞刀,悬浮在苏曈腿侧,轻轻插回刀袋。

    大兵一脸惊恐和骇然,捂着脖子,喉间咕隆咕隆发出声响,就是说不出话来。

    “变异战士,还是传说中的金系变异战士!”大兵心底咆哮,该死的潘先福,居然去招惹一个传说中的金系变异战士。

    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金系变异战士啊!

    变异战士已经是传说,金系更是传说中的传说。

    因为全世界也没几个。

    其他四系,数量少是少,但相对金系,就要多得多了。

    金系变异,攻击第一!逃命第一!

    最后,大兵仰头倒地。

    “潘先福,我在地狱门口等你!”断气前,望着蓝天白云,大兵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

    终日想喝汤占便宜,终于把自己喝死占死。

    求人不如求己,来生定要轰轰烈烈,纵死不悔。

    这时,云衣裳爬上墙头,探出脑袋:“苏曈,你说的金毛鼠呢,在哪里?”

    看到倒地的大兵,云衣裳一点也不关心,视若无睹。

    苏曈头疼,我就说着玩,骗这个死鬼的,你怎么还信了?

    “我们还是来说小猫咪吧。”苏曈在大兵身边蹲下,刮走对方值钱的装备。

    说到猫咪,云衣裳立刻又来兴致了,趴墙头上:“苏曈,你家小猫咪怕不怕生?能让外人抱吗?它……”

    苏曈搜刮完大兵的装备,云衣裳还在问个不停。

    “我还要去杀个人,你在原地等我。”苏曈走到墙下,拿刀背把云衣裳的脑袋拍回去。

    “好吧。”云衣裳把脑袋缩回去,不再打扰苏曈。

    苏曈看了看四周,最后进屋。

    村边上的二层别墅楼顶。

    潘先福抱着狙击枪,透过瞄准器,一刻也不停歇地瞄准村内。

    在野外混迹十几年,潘先福的耐心被锤炼得异于常人。

    旧时代的特种兵能蛰伏一天一夜,严防死守目标。

    潘先福现在可是比特种兵强大十数倍的战士,论意志,论忍耐力,他也比特种兵们强悍数倍。

    这才盯苏曈多久?

    从出城到现在,也就一两个小时。

    他还很有耐心。

    而大兵,几乎是一刻也等不了。

    潘先福认为,这是他能带大兵出野外挣钱,而大兵带不了他的原因。

    “能杀了那小家伙更好,不能的话,引出来,记你一份功劳。”潘先福一边盯着村内,一边自言自语。

    忽地,他心中一颤,缓缓转过头,朝后面看去。

    于是,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