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62章 现在的孩子,心灵太脆弱,说不得几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曈,你太厉害了!”从办公楼回教学楼的路上,郭浩脸色涨红,激动得不得了。

    苏曈把曾书吉怼得哑口无言,一脸憋屈,让郭浩大为解气。

    痛快!

    郭浩能想象,此刻的曾书吉独自在办公室,肯定暴跳如雷。

    正在摔东西,吐血也说不定。

    从某一方面上老说,老师、校领导跟学生的关系,就好比老婆跟老公的关系。

    别管对错,老公能跟老婆讲道理吗?

    不能!

    可苏曈就是这么干了!

    怪不得打女生,郭浩悟透了似的,自己以后要不要真的从了那些整天叫嚣着男女平等的女人,平等给她们看?

    此时的曾书吉确实要吐血了,看似人畜无害,自己这阵子一直捏来捏去的苏曈,一下变得这么生猛,四两拨千斤,把他气得憋出内伤。

    “现在的小孩子,太精明,太诡异……人类要完蛋了!”曾书吉气饱后,颓然坐回椅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曈和郭浩回教室的路上。

    还没到教室,苏曈忽然问郭浩:“浩子,下午放学再一起跑步?”

    郭浩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别,不了。”

    顿了下,他又问道:“苏曈,你今天没打算继续堵门去吧?”

    苏曈摇头:“哪有那么多精力,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跑跑步,锻炼锻炼身体。”

    郭浩松了口气,担忧问道:“苏曈,你那样说秃头,真没事吧?”

    苏曈好奇反问:“能出什么事?”

    郭浩语塞。

    苏曈安慰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何况……”

    郭浩立即竖起耳朵。

    苏曈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李教官昨晚给我打过电话,说干得好,他要是年轻,是学生,也想这么干。可惜他老了,没赶上好时代。”

    李祖建昨晚看到视频,确实给苏曈打过电话。

    至于苏曈口中的那个校长,是子虚乌有,胡说八道。

    李祖建对苏曈是真的挺佩服的,要是他是这个时代的战士学生,别说敢去堵门,就是想都未必能想到。

    下午放学,苏曈跑得不比昨天慢。

    一下最后一节课,他就把背包扔给小羽,然后跑了。

    郭浩没跟着,慢悠悠整理书包,还跟同学们打打闹闹。

    放学高峰期,坐公交的学生很多,不急着回家的话,还不如晚个十几二十分钟再出去,坐公交没那么挤。

    等打闹够了,准备回家的郭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阵不安。

    很快,不安的来源出现了。

    “不好了!”

    “钟百林在校门被人打趴了。”

    “卧槽,完蛋鸟,柴长贵在校门口也被人打趴了。”

    一个个校内同学接到校门口的学生的电话。

    粗大事了!

    郭浩哭丧着脸,不用问他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前程中学的战士学生来堵门,找他和苏曈报仇来了。

    事实的确如此。

    今天一放学,前程中学的几个校霸,立即组团跑来堵十一中的门。

    十一中的战士学生跟昨天前程中学的战士学生一样,哪能愿意,一个个上去。

    钟百林和柴长贵先后上去,先后被打趴。

    当然,他们也各自干趴了对方一人。

    只是十一中的同学发现,对方的校霸才上场一人,另外三个都还没出手。

    对方可是来了八个战士学生。

    此外也有一些普通学生当啦啦队。

    钟百林和柴长贵算是十一中的校霸,但打不过人家的校霸。

    李祖建赶到,但也只在一旁坐镇,不插手。

    他只是为了防止双方打得过火,出人命。

    不过在李祖建去之前,钟百林和柴长贵已经被对方校霸或打断腿或拧断胳膊,很惨。

    “苏曈呢,让他滚出来!”

    又把十一中一名战士学生打趴后,前程中学的校霸叫嚣着,很嚣张。

    昨天他们没赶上,等赶到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学校的四个战士同学凑成一桌麻将躺着了。

    “苏曈,滚出来!”

    “胆小鬼,昨天我们几个不在,你只会欺负弱小的战士吗?”

    “出来,打断你两条腿!”

    前程中学的学生们大叫,他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找苏曈报一箭之仇。

    打十一中的这些战士学生,只是附带。

    十一中的学生很郁闷,昨晚或今天知道苏曈昨天的英雄事迹后,大家都还高兴着呢。

    今天,山水轮流转。

    “苏曈呢?”

    十一中的学生也不知道苏曈在哪,询问身边的同学。

    “苏曈已经回家了,跟昨天的你们一样,不在学校。”这时,郭浩赶来,硬着头皮出面。

    顿时。

    “昨天你也有份,滚出来!”

    “要么自己打断一条腿,要么滚出来,让我们打断你两条腿。”

    “出来!”

    前程中学的学生大怒,他们认出郭浩,郭浩是昨天的凶手之一。

    李纪贤就是被郭浩打断腿的,剩下的另外两个则都是苏曈的锅。

    张美艳虽然没被打断腿,但却是最惨的一个,她今天都没来上课。

    据说她昨晚去医院检查,回来哭了一天一夜,没出过门。

    郭浩正郁闷得要死,对面有二级战士,他出去就是完完全全挨揍去的啊。

    危急时刻,曾书吉赶来。

    “你们前程中学怎么回事?堵着门像话吗?”看到柴长贵一脸哭丧相躺那里,曾书吉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谁?”前程中学的校霸不乐意了,质问曾书吉。

    曾书吉气道:“我是十一中教导主任。”

    气氛凝滞了一下,前程中学有人振振有词叫起来:“昨天苏曈堵我们学校的门,我们学校领导一句话都没说,你们十一中是怎么回事?”

    立刻,又有前程中学的学生附和:“对,我们战士之间的事,你少管。我们只是邀战,不砸不抢不偷,我们不碍着你,走开!”

    曾书吉气得要吐血。

    这帮熊孩子,能耐啊,一个比一个嚣张。

    你们学校领导一句话都不说的吗?

    昨晚谁给我打的电话告状?

    玛德,曾书吉又不能跟这帮孩子一般见识,憋得旧伤又犯,心口疼。

    苏曈,算你狠!

    曾书吉欲哭无泪,叫你不要打学校的学生了,你转眼就去打别校的学生,惹来这破事。

    现在的孩子,心灵太脆弱,说不得几句。

    曾书吉心理开始有阴影。

    这时,十一中的学生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女生,一句话差点把前程中学的学生们全部炸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