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61章 舌上有龙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曈,你太牛了!”

    “苏曈,今天放学还去堵前程中学的门吗?带我飞啊。”

    “苏曈,就应该这样,打出校门。在学校打我们……再打我们就疯了。”

    “嗷,大魔王威武78!”

    “几巴?不是87吗?”

    “……”

    同学们很振奋,大多人只是觉得苏曈为班级为学校争光,根本不想那么多。

    打女生?

    七班,甚至十一中的同学们都习以为常了,算什么事儿?

    大惊小怪的。

    “一边去,前程中学的战士学生很厉害,咱学校整体实力跟人家确实有差距。我今晚不堵门了,你们要去自己去,打不过别哭。”苏曈挥手,让大家回座位去。

    早读铃声响起,同学们只得坐回去。

    “苏曈,我是不是要完蛋了?”郭浩很担忧,视频都传网上了。

    虽然多是苏曈的视频,但郭浩的也有,只是没苏曈传的那么多,点击量没那么高而已。

    郭浩家里还不知道呢,知道后不知道会不会打死他。

    做人要低调!

    “别耍流氓,玩什么蛋?”苏曈说道。

    郭浩很忧伤,苏曈这家伙,让人看不透。

    因为大家都看不出来他是真的单纯,还是真的……简单。

    总之说难听就是笨,或者说跟寻常人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就导致了,大家实在难以理解他的言行举止。

    正早读一半,前门有学生探出脑袋,大声喊道:“苏曈,郭浩,教导主任叫你们过去一趟。”

    同学们有些嫌弃那个同学,因为大家都嫌弃曾书吉那人。

    曾书吉现在找苏曈和郭浩,肯定是又不爽苏曈和郭浩昨天放学干的事。

    “苏曈,秃头不会要处分我们吧?”郭浩很紧张。

    苏曈也是眉头一皱。

    这个曾书吉,班主任和教官都不说不管的事,他直接越过来说和管,把自己当作卫道士了啊。

    “走,先去看看。”苏曈没多说,起身前往办公楼。

    一路上,郭浩都很忐忑。

    他是战士没错,有特权没错,也出野外杀过怪兽没错。

    但他这样的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上战士学院。

    而考战士学院,是要通过上高中来考的。

    高中里面,教导处执掌学生的生杀大权。

    学生的警告,处分,开除,都是教导处来执行。

    所以即便是战士,也会跟普通学生一样,畏惧教导处。

    甚至比普通学生还畏惧。

    因为正常的话,上战士学院前途无量。

    普通学生就难说了,学习不好,脑子又不好使,即便考上大学后,毕业找不到工作或找不到好工作的,比比皆是。

    教导主任办公室。

    “说说你们昨天下午放学干什么去了?”曾书吉坐办公椅上,漫不经心喝茶,看都不看苏曈和郭浩。

    郭浩有些紧张,看向苏曈。

    苏曈只得说道:“昨天下午放学后,我和郭浩找隔壁学校的战士学生切磋去了。”

    “砰!”

    手掌拍桌,曾书吉脸色阴沉。

    郭浩如惊弓之鸟,曾书吉那一拍,让他不由得身子一震。

    苏曈却若无其事。

    “全城都传遍了,你们两个,厉害啊。”曾书吉目光在苏曈和郭浩身上扫来扫去,面色不善。

    郭浩大气不敢出。

    苏曈却是点头说道:“我和郭浩还行,但也不是我们太厉害,而是对方太……有点弱。”

    此话一出,郭浩一脸惶恐。

    妈呀,完蛋了!

    曾书吉脸色阴沉得可怕:“你再说一遍!”

    苏曈很耐心地重复道:“我和郭浩还行,但也不是我们太厉害,而是对方太……有点弱。”

    看了眼曾书吉的脸色,郭浩就想给苏曈跪下来。

    大哥,你以前都这么跟秃头说话的吗?

    你咋活到现在的?

    重复得还一丝不差,跟复读机一样。

    曾书吉的肺差点气炸。

    苏曈这是故意气人的?

    看着苏曈清澈的眼神,曾书吉觉得自己可能理解错了,不甘心地又说道:“你再说一遍!”

    苏曈依然很耐心,说道:“我和郭浩还行,但也不是我们太厉害,而是对方太……有点弱。”

    郭浩腿脚发软。

    妈呀,真的要完蛋了!

    “砰!”

    手掌再次猛击桌子,曾书吉再也忍不住,怒发冲冠。

    欺人太甚。

    口吃那一段你都重复。

    简直反了天了!

    这时,更让曾书吉想吐血的是。

    “主任,手不疼吗?”苏曈关切问道,他看到曾书吉的手掌在发抖。

    他这话一说完,曾书吉不仅手掌发抖,全身都在发抖。

    气得浑身哆嗦。

    郭浩眼前一片灰暗。

    都说苏曈这家伙天生带霉运光环,我昨天为什么要黏着他啊?

    不黏着他,也就不会发生昨天和眼前这事。

    简直是噩梦。

    “你……打架还有理了?你目无尊长,年少无知,眼里还有没有老师?”曾书吉气得说话都不利索,语无伦次。

    苏曈有些不乐意了:“主任,我没打架。我都说了,那是切磋,双方自愿。另外我关心问下你的手,怎么眼里就没老师了?老师是一个伟大的职业,教书育人,身体力行,是学生人生三观的启蒙者,位置非常重要。他们是人类辛勤的园丁,如果没有他们,学生就像路边,像荒野里的草木,无拘无束,自由生长,后果不堪设想……”

    郭浩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曾书吉则脸都黑了。

    苏曈还在滔滔不绝。

    终于。

    “你反了你!”曾书吉怒吼,硬生生打断苏曈的话,青筋暴突。

    “我说的不对吗?”苏曈问道,眼里一片清澈。

    曾书吉咆哮:“你看你,打架,你说的些什么话,你……”

    曾书吉觉得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说不下去了。

    苏曈忽然笑了起来:“主任,我是战士。战士打架,那不叫打架,叫切磋。而且我问过一个学校的校长了。我和郭浩要是他学校的学生,昨天这么打过去,是给学校长脸,学校不但不会像你这样质问我和郭浩,还会对我们进行褒奖。鼓励我们再接再厉,并关切嘱咐我们多加小心。此外,战士校内外切磋的事,教官才是真正监管我们战士的人。你是教导主任,没这个权力。以校领导或老师的身份友好提醒可以,但没资格质问。主任,我说的对吗?”

    郭浩目瞪口呆。

    曾书吉脸色憋得跟火烧了似的,游走在爆炸的边缘。

    苏曈说的完全没错!

    字字如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