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54章 做好人,打人需要理由(元旦快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水城十一中办公楼,校长室。

    “苏曈真的是一级战士?”郭云龙问曾书吉。

    “嗯,他亲口承认的,这个不会有错。”曾书吉心情很好,似乎很开心。

    这种大事,没哪个学生会乱编排,根本不用看刻有姓名的战士徽章或证件。

    看到曾书吉那么高兴的样子,郭云龙又是奇怪又是想骂人。

    一级,又不是三级,你高兴个毛钱啊。

    一级能打折李祖建的腿,太吓人了。

    同是三级,那倒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老郭,你猜我还问到了什么?”曾书吉想哈哈大笑,在郭云龙还没急死之前连忙说道:“我只是随意问了一下李祖建受伤的事,那小家伙太单纯,和盘托出,哈哈。”

    “托出什么了?”郭云龙来兴致了,肯定是对他们有利的,不然秃驴不会这么开心。

    果然。

    曾书吉有些得意道:“那小家伙说,是李祖建知道他被外界误传为今年的保送生,所以配合他,演了场戏。”

    “演戏?”郭云龙眉头一皱。

    很快,他心中一喜,脑补串联起整个故事来。

    原来如此!

    “对,李祖建和苏曈商量好,众目睽睽之下,让苏曈踢折腿。这么一来,打苏曈保送生位置主意的人,可能会收起那点小心思。毕竟能打伤三级巅峰战士的人,请人出手对付,那代价是很大的。一般人请不起,就算请得起,也基本上不会这么做。不是他们家条件好,自己家孩子能靠天赋考上去,就是还不如把那些钱拿来培养孩子,这是最实在的。动战士,成功灭口还好,不成功,后患无穷,代价太大。”曾书吉眉飞色舞。

    郭云龙呵呵一笑:“这个肯定是李祖建的主意,看来他也挺聪明的,不只是懂得修炼。”

    曾书吉点头笑道:“两全其美,能帮真正的保送生挡箭,又能给苏曈加一层保护。吓死我,我还真以为苏曈能打伤李祖建那个死脑筋。”

    郭云龙心里的石头也放下来。

    苏曈不是三级也没事,又不是真的一级就能打伤李祖建。

    这样的妖怪,真打出威名来,却没上保送生位置,校领导会很麻烦。

    保送生名额已经递交,到时候保送生没死或没残,校领导也不能无故申请说换个人吧。

    说我们有更好的人选?

    当初干啥去了!

    下午放学。

    苏曈照样去寄宿生宿舍换好衣服,然后背着包出来。

    “咦,你们班那个静静,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回家?”出男生宿舍楼,看到只有小羽一个人,苏曈疑惑问道。

    小羽不知道说什么好,对抗课上你那么凶残,谁还敢接近你。

    秦静和秋秋等女心有余悸,现在暂避锋芒,不敢在刚成为战士的苏曈面前刷脸。

    等过几天,苏曈的兴奋劲儿下来再刷刷。

    顶尖战士学院的学生吸引力大是大,但没人身安全重要。

    “她们怕你一言不合就打她们,没敢来。”小羽最后还是解释道,给哥哥一个善意提醒,以后收敛点。

    苏曈很不高兴:“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会打她们?”

    小羽立刻紧紧抿着嘴巴,再开口哥哥又要说个没完没了了。

    她不出声,苏曈依然忿忿不平:“不是对抗练习课,私底下打女生,那可是要自己掏医药费的。小羽,你告诉她们,我完全能控制得住自己,除非她们被打了还愿意自己掏医药费。”

    小羽无语,人家傻啊,自虐狂啊?

    她不说话,把苏曈的背包抱过来。

    等苏曈跑后,转角那边探出一颗脑袋。

    是秋秋同学。

    眼见只有小羽一个人,秋秋才跑过来。

    她和小羽同路,放学基本上都一起去坐公交车回家。

    “别怕,私底下打架,战胜方是要赔医药费的,我哥平时花钱那么小气,不会随便打人。”小羽安抚秋秋。

    秋秋同学是很好的一个女生,用苏曈的话说,漂亮又温柔,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两个女生说着话,朝校门方向走去。

    “小羽,你哥私底下打你吗?”秋秋弱弱问道,有些担忧,在想以后还要不要接近苏曈。

    小羽摇头:“怎么可能,从小到大,只有我打他,他从来没打过我。我爸妈也没打过我,只打过我哥。”

    “这样啊,你哥还真可怜……嗯?”秋秋正为苏曈心疼,忽然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小羽也抬头望去。

    这一看,她连忙加快速度赶上去。

    “一边说我是保送生,一边挑衅我。说,你是不是想取而代之?其心可诛,告到学校那里,都没人帮得了你。”苏曈正在校园一条道上,一顿猛捶倒地上的柴长贵。

    打得那家伙起初还忍着,后来忍不住嗷嗷叫,差点哭爹喊娘。

    柴长贵身边,还横七竖八躺一地他的死党罗洪平等人。

    前几天苏曈觉得无故打人,影响不好。

    现在,还怕什么?

    反正大家也都把他当作保送生、大魔王。

    做好人,打人需要理由。

    做坏人,就不需要了。

    想打就打!

    以前学校里,也就李祖建能制衡自己。

    如今李祖建都制衡不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当时还不是战士。

    现在,战士在手,天下有我。

    打!

    苏曈拳头如雨点般疯狂落在柴长贵身上,上学期的仇,自己收点利息回来。

    要不是现在是私底下,众目睽睽,他非打残了这厮不可。

    柴长贵就是十一中今年的保送生,别人不知道,苏曈怎能不知道?

    此时的柴长贵是哑巴吃黄连,苏曈这罪名扣的。

    你这假保送生,打的是真保送生啊。

    可柴长贵又不能说出来。

    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曈,你不是战士,这么动手,你死定了!”罗洪平躺一旁地上,双目喷火,他还不知道苏曈已经是战士。

    “哦?”苏曈丢下柴长贵,过去给罗洪平又是一脚。

    “啊~”罗洪平惨叫,抱着大腿,痛得冷汗直下。

    苏曈始终没痛下杀手,也没将这几人断手断脚,不然他也麻烦。

    让对方吃点皮肉之苦,倒没什么,对方也没脸找他要医药费。

    此时的苏曈像个大反派,脚踩在罗洪平身上,徐徐开口。

    一句话,让柴长贵等人一脸惶恐,吓得半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