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51章 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水城,某个战士之家小区。

    一套宽敞的公寓里,潘先福脸色阴沉,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打电话,时不时还低头看胸前的纱布。

    纱布上面沾染鲜血,胸口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苏曈最后那一撞,盾牌差点把潘先福的胸骨撞断。

    “好,知道了,盯好他,疑似出荒野立刻通知我。”打了一阵子电话,潘先福放下手机。

    他在旧时代就开始混迹社会,新时代来临后,身强体壮,在新秩序稳固前,他赚了很多钱,使用基因药液把自己的体能硬生生提升到三级。

    论人脉,论社会人,苏曈拍马不及潘先福。

    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潘先福咽下这口气,动了杀气。

    正面打是打不过了,打得过也不能在城里杀人。

    战士无故杀普通人,也就坐牢。

    但杀同是战士身份的人,得偿命。

    一二级的战士,居然让自己受伤,脸面都丢尽,潘先福对苏曈不说恨之入骨也差不多。

    新旧时代交替,潘先福可是杀过不少人。

    新秩序建立,一切重新开始,过往的所有,国家和大势力们没秋后算账,当没发生过。

    潘先福也没打算对苏曈家人出手,那是大忌。

    一旦证据充分,即便没造成伤亡,也得把牢底坐穿。

    整出人命,更是得偿命。

    荒野干掉苏曈,才是潘先福的计划。

    当然,在荒野里看到苏曈家人,潘先福也不介意出手。

    只是普通人怎会出荒野?

    救助区的普通人,都不会随便远离驻地,最多在附近农副产品生产基地干活。

    苏曈今晚没对沈萍出手,不然也会有点麻烦。

    沈萍毕竟是战士家属。

    但对潘先福出手,就没事了。

    “好一个狡猾的小畜生!”想来潘先福怒火就从心头起。

    苏曈刺激他出手,再出手,怎么看都是苏曈有理。

    最后更是找机会借潘先福的手,把沈萍也教训了一顿。

    潘先福和沈萍那真是哑巴吃黄连,没法说去。

    “老公,什么时候杀了那个小畜生?”沈萍一瘸一拐,手上腿上都缠着纱布,坐到潘先福身边,眼中尽是怨毒。

    “急什么?”潘先福对沈萍也有些怨气,不是这个黄脸婆,他今晚怎么会吃这么大的亏。

    “老公,你刚才打电话,联系朋友帮忙了吗?”沈萍赔笑道。

    潘先福点头,冷笑道:“找些混混帮忙盯着那个小畜生了,一旦他出野外,我会得到消息。至于帮手,我还没找。就算不找帮手,也没事。不让他近身,在野外放冷枪,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潘先福心情才好一些。

    他已经把苏曈当成一个死人。

    沈萍满是怨恨的脸上,顿时也浮起笑容。

    她一直认为秦小美那样的人,是低等人。

    可没想到,低等人也有翻身的一天。

    苏曈成为战士,即便还没钱搬进战士之家,他们家所在的小区和街道办,肯定会给苏妈换工作。

    战士受欢迎受追捧,全国上下都给予战士和家属足够的尊重。

    各个单位都以自己的员工是战士家属为荣。

    要是让沈萍所在的公司知道苏妈的孩子成为战士了,肯定会把苏妈安排到别的岗位。

    这个岗位可能就是沈萍现在干的这类岗位,很轻松,还能赚点外快。

    低等人,一下翻身跟自己一样的待遇,一直就嫉妒苏妈的沈萍,现在更嫉妒了。

    “呵呵,秦小美最好别离职,公司会给她重新安排工作。到时候,啧啧,天堂到地狱,白发人送黑发人……”沈萍想想就觉得很兴奋,比起她和情人偷情的时候玩的刺激,还要刺激的感觉。

    荒野吓人的不止怪兽,还有杀人不犯法的恐怖,普通人都知道。

    沈萍经历过新旧时代交替,并不太把人命当回事。

    让她惋惜的是,第二天苏妈没有去上班,早早的就电话通知公司,她辞职,不干了。

    苏妈也没说什么原因,更没说自己的儿女都已经成为战士。

    昨晚,小区物业,街道办的人都跑来苏家。

    苏家好不热闹。

    当晚街道办就直接给苏妈安排好工作。

    工资虽然不会比别人高,但也不会比别人少,工作还很轻松。

    一开始苏妈说她什么都不会,但街道办的人说没事,会有人带,不慌。

    苏妈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记得刚毕业那时,她去医院应聘工作,去了好几家。

    家家都说,什么专业不专业,经验不经验的,没事,有人带,不慌。

    没办法,美女天生就带挂。

    苏妈年轻的时候,百里挑一。

    苏曈开始正常上学后,才两天他就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

    他也不在意。

    监视他的人,估计不是张思的人,或是潘先福的人。

    但想想,张思不太可能做这种事,那姑娘做事挺干脆利落的,苏曈也给对方联系方式了,安排人监视他,没意义。

    那么,只剩下嫌弃最大的潘先福了。

    当然,学校那边也有些嫌弃。

    有些学生觉得保送生出事,自己可能就接班去,起点小心思的会有。

    就算他们没有,他们的家长也会有。

    找些混混行凶,不求弄死保送生,打残了,保送资格自然也就没了。

    这一周里,苏曈在学校又惹了祸。

    本周第一堂对抗练习课上,有人被他打断了腿。

    第二堂对抗练习课上,郭素兰又被他打折了腿。

    练功房里。

    听到郭素兰哭天抢地的声音,五班和七班正在练习的同学,心里咯噔一下,齐齐望过来。

    “你……怎么回事?”李祖建丢下在教导的同学,黑着脸过来,看到倒地差点疼晕过去的郭素兰,真想一巴掌把苏曈拍死。

    同学们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尤其是那些走战士路线,或成为战士了的几个家伙,现在想调班级。

    以前的李魔头,只会让学生们鼻青脸肿下课。

    苏曈就猛了,每节课都把人腿打折,比李魔头还魔头。

    上节课折的是蔡承禄,这节课是郭素兰。

    蔡承禄和郭素兰上周已经被你打折过腿了,这周你就不能换一换?

    李祖建一脸漆黑。

    “说好的补偿我,教我战斗经验技巧,眼睛那么真诚,呜呜……大骗子……”郭素兰越说越委屈,越委屈哭得越凶。

    蔡承禄一只腿裹着石膏,坐在场外。

    他上周一被苏曈打折腿,这周刚好,周一又被苏曈打折了。

    以致这节课他只是出勤,不上场。

    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