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47章 如影随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潘先福纵横荒野多年,出生入死,慑人的气势一旦爆发,常人退避三舍。

    他朝苏曈这一扑,有如猛虎扑食,杀气腾腾。

    他身高不比苏曈矮,甚至看起来比苏曈还要魁梧、强壮许多。

    不曾出野外,没见过真正搏杀的女孩子,乍一看到潘先福这架势,立刻吓得花容失色。

    就好比她们看到街上有两个车意外相撞,即便远远的,跟她们无关,威胁不到她们,她们也会被吓得惊声尖叫。

    而面对潘先福的攻势,苏曈从容镇定,眼中甚至露出些许赞赏来。

    对方单是这气势,就比常年在校带学生的李祖建强。

    据说杀人或杀生,身上会萦绕死者的怨气,挥之不去。

    这种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形成类似潘先福身上这种杀气。

    那是有别于气血的一种东西无形物质。

    一些女孩子此时闭上眼睛,或扭过头去,不想看到接下来溅血的一幕。

    沈萍双目放光,老公出第三条腿不厉害,但出手出脚,却是非常厉害的。

    要不厉害,她早就跟情人私奔。

    男人第三条腿可以不厉害,但手脚一定要厉害,腰包一定要鼓。

    鼓到女人就算在外面水性扬柳,也不肯离开,这是沈萍对男人的告诫。

    苏妈脸色虽然煞白,但眼睛死死盯着儿子和潘先福。

    小羽也有些紧张,担心哥哥打不过潘先福,时刻准备冲上去救援。

    这时。

    “拳怕少壮。”潘先福攻来,苏曈不退反进,与之前那一肘击退潘先福一样,不紧不慢跨步:“天马流星肘。”

    什么鬼?

    众人茫然。

    潘先福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还没扑到猎物身上,猎物就撞入他怀中。

    又是一肘子!

    “砰!”

    潘先福胸口发闷,闷哼一声,差点一口气缓不上来,蹭蹭倒退数步,差点又撞上路灯杆子上。

    啊?

    周围的路人瞪大眼睛。

    他们能看得清楚,苏曈速度看起来其实不快,但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不是他的速度,而是他的非正常操作。

    没人会认为他直面潘先福的锋芒,会以攻伐攻。

    大家都认为苏曈一定会避让。

    结果,苏曈反其道而行。

    潘先福也是没料到苏曈这么大胆。

    气血明明很低,不拉开距离,一旦被自己捉住或击中,不说重伤,战斗力也会迅速下降。

    有胆!

    潘先福心中一凛。

    苏曈这样的人,非常有魄力。

    沈萍看到自己的老公认真出手,却又吃亏,一时有些呆住了。

    那还是她老公吗?

    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一而再被羞辱。

    苏妈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小羽虽然老跟他们两老告哥哥的状,说哥哥打女生,但也经常说哥哥很能打。

    现在看来,小羽没撒谎。

    一些女孩子双目放光。

    苏曈好帅!

    两位巡逻武警也想叫好,不为别的,就为刚才潘先福的态度,让他们很憋屈。

    他们自然支持苏曈,站苏曈这一边。

    而此时的苏曈,在潘先福被击退后,没收手。

    如影随形!

    他又贴了上去。

    潘先福还没稳住身形,下一刻,苏曈少拳击出。

    “砰!”

    潘先福只来得及举臂防御,没稳住的身形再次踉跄倒退。

    “咚!”

    潘先福脸色微微涨红,又被打到灯杆上了。

    特么的。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这小子的身法太快,好诡异。

    战士界里,说到近身身法,大概有三层境界。

    第一层叫近在迟尺,让对手难以追击或防守。

    第二层叫如影随形,进攻的时候让对手无法摆脱,防守的时候又让对手抓狂,死活撵不上。

    第三层叫追星赶月,身法快到让人绝望,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让对方沦落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潘先福怀疑苏曈已经练至第二层身法,如影随形。

    而他自己,第一层都不到。

    体能差距不大的时候,身法、战斗技巧至上。

    被苏曈一拳逼到电线杆上,潘先福终于稳住重心。

    但下一刻,苏曈如影随形,再次欺身而来。

    潘先福感觉很憋屈,怎么甩都甩不掉似的。

    这种身法明显比近在迟尺恐怖,因为距离更近,气势更吓人。

    潘先福想向左边躲避,拉开距离。

    但苏曈根本不让,封住左边出路。

    因为左边空间大。

    而右边,是潘先福的老婆沈萍所在的位置。

    “让开!”潘先福气急,他老婆没想过他会被苏曈反制,一身本事毫无施展之地,所以靠得很近。

    这么一来,潘先福想拉开距离,重新摆开架势,就只能往他老婆那边退去。

    “背影杀手!”

    苏曈如影随形,在潘先福被他逼到右路后,双脚膝盖微屈,背对对方,而后如一颗炮弹,瞬间发射。

    “砰!”

    潘先福气血翻腾,感觉胸口揪心的痛,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苏曈背负盾牌,这一撞,犹如一辆大卡冲击。

    潘先福脚不点地,整个人一下飞了出去。

    “啊~”

    沈萍惨叫一声,不比她老公好受多少,因为她老公倒飞过来,把她也撞飞了。

    下一刻,夫妻俩双双倒地。

    潘先福眼前发黑,仰躺地上,半个身上还压着他老婆。

    沈萍惨叫一声后,似乎酝酿半天,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太痛了!

    这一飞来横祸,把她脑袋,手臂,手掌,大腿等都磕碰到了,钻心的痛。

    潘先福眼神有些呆滞,仿佛电光火石间,自己就被打成狗一般。

    怎么会有苏曈这种人,还被自己遇到了。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周围的人鸦雀无声。

    有些不敢相信!

    潘先福咄咄逼人,气势汹汹。

    结果几乎就是一个照面,就倒地懵逼。

    整个过程毫无还手之力。

    这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体现?

    潘先福看起来比苏曈结实和健壮很多。

    沈萍哭。

    苏妈也哭。

    她迅速跑上去,像是要保护儿子去。

    沈萍边哭边瞄着苏妈,我哭你也哭,你哭个啥啊?

    你被打了吗?

    你全身上下都疼,手掌被磕伤蹭破皮流血了吗?

    小羽也跟上去,一脸惊喜。

    苏曈比她想象的要能打,因为他比以前更加厉害。

    三级战士呢。

    越几个点的体能还没什么,现在苏曈是越了至少二十个点。

    潘先福捂着胸口,盾牌有棱角,隔着衣服刺破他皮肤了。

    苏曈风轻云淡,看着潘先福说了一句话。

    潘先福当场吐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