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44章 风骚过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哈哈,出发!”

    穿好战士服出来,朝小羽打了个响指,苏曈背负双手,昂着头颅,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战士服类似旧时代的军装,比较统一,但材质难得,价格不菲。

    最重要的是,它代表身份和荣耀。

    街上是买不来的。

    属于违禁品。

    没战士协会授权,没人敢制作这类衣服。

    “哥,武器和盾牌也要带上吗?”小羽摸了摸腰间的佩剑,有些无奈,她背后还负着盾牌。

    这些装备都是他们两人今天通过战士考核后,递交一颗一级魔晶,跟战士协会换来的。

    “带上!”苏曈毫不犹豫说道,走到门口,推门而出。

    小羽只得跟在他后面。

    小区大门口。

    住苏家楼下的徐婶,此时正下班回来。

    一进小区,她第一时间就是看向远处自己家住的那栋居民楼。

    她最讨厌楼上那户人家的男孩,动不动就踩她家阳台的防护栏下楼,没教养。

    这一看,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嗯,没看错吧?”徐婶眨巴眼睛,呆呆看着眼前那一幕。

    只见苏曈和小羽又穿着“情侣装”出门,雄姿英发。

    尤其是苏曈,正昂首阔步,意气风发,好不威风。

    “哇,小曈,小羽,你们……成为战士了?”苏曈和小羽大摇大摆走出居民楼,立即有居民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

    “嗯,今天刚考核通过。”苏曈搂着小羽的肩膀,差点就想哈哈大笑。

    小羽默不作声,但心里也乐开了花。

    鲜花和掌声,是人与生俱来需要的一种东西。

    很多人一生孜孜不倦,努力拼搏,攀登不止,就是为了得到这些东西。

    “啊,我们小区出了一个战士!哦不,是两个。小羽也成为战士了吗?”一群小区老居民围上来询问,脸上皱纹绽放,不美丽,但情绪很能感染人。

    “战士啊!”

    “小曈终于出人头地了。”

    “小曈,好样的,飞黄腾达可别忘记我们这些父老乡亲呀?”

    “太好了,小曈,你们家什么时候摆宴,记得给我发一份请帖。”

    “……”

    越来越多居民聚拢过来,不是摸苏曈背后的盾牌,就是晃他腰间的佩剑,甚至还捏着他的战士服,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谢谢大家。”苏曈笑得合不拢嘴,跟居民们告别:“先不聊了,我和小羽去接我妈下班哈。”

    说着,他便挤出人群。

    小羽连忙跟上去,挽着他手臂。

    小区门口,徐婶还在发呆。

    “徐婶,下班啦?”苏曈和小羽路过的时候,苏曈笑着打招呼。

    “啊?嗯……”徐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远去的苏曈和小羽,她喃喃自语:“战士了,居然成为战士了?”

    那个这几年每周都踩着她家护栏下楼,一头死脑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在野外的小破孩,出人头地了!

    自己家那个没上大学,早早出来工作,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儿子,虽然没啃老,能养活自己,能找到女朋友。

    可跟现在的苏曈比起来,没法比。

    苏曈和小羽走后,小区里下班回来的人越来越多。

    自然地,越来越多的人得知,苏家兄妹成为战士了!

    小区小广场上。

    “啊,不声不响地就成为战士了?”有位大妈回来看到小广场上的人比平时多数倍,好奇心大起,奔上去凑热闹。得知大家聊天的内容后,很吃惊。

    “是啊,战士服和装备都戴上了。据说那个荣誉套装,还是得杀过一级怪兽,拿到魔晶才能跟战士协会换来的。”有位大叔感叹道。

    “老苏家发达了,哈哈,那老小子以前天天跟我们吹他儿子多有出息,现在成真了。”有位大伯哈哈笑道。

    “老苏家的娃娃转眼都是战士啦,还杀过一级怪兽。”

    “我们小区出了个大英雄,嗯,两个!”

    “……”

    城池边缘的小区,出一个战士,比靠近市中心的小区还要难得和轰动。

    住城墙里,骨子里确实比住救助区的人有优越感。

    以此类推,越靠近市中心的人,越瞧不起住边缘地带的人。

    因为无形中,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没多久,小区物业和居委会被惊动。

    他们小区自开盘以来,还没出现过战士。

    “这事是真的吗?”物业和居委会的人有些傻眼。

    他们没亲眼见到苏曈和小区一身套装出门,只是听说。

    要是亲眼看到,不用说了,肯定是真的。

    那套装的耀眼程度,就跟旧时代,大街上持着的枪炮一样。

    太敏感了!

    没人敢作假制造这种套装,更不敢未通过战士考核就大摇大摆穿着出门。

    “赶紧制作横幅,悬挂小区大门。”物业和居委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这可是一件大事。

    这比旧时代学校悬挂高考状元横幅的仪式要隆重,意义要重大。

    “先跟老苏确认一下吧,别整乌龙了。”有人小声说道。

    “好,找下老苏家的电话号码,问问老苏。”管事的老刘点头。

    找到苏爸的电话号码后,物业和居委会的人打过去。

    可连续打两次,那边没人接听。

    “怎么没接听?”物业和居委会的人郁闷。

    “老苏是开车货运的,估计在忙。”有人知道苏爸的职业,解释道。

    苏爸现在其实没忙,他就是看到陌生号码,觉得可能是推销诈骗电话什么的,没接。

    “出卖用户信息的人,都该拿去喂狗。”苏爸对骚扰电话深恶痛绝,但更怨恨出卖用户信息的平台。

    记得旧时代,他通过某个二手车平台,挂了辆车想卖掉,后来发现借贷电话什么的一个接一个,烦不胜烦。

    此时的苏妈,正在大街上守护着城市的清洁。

    清洁工很渺小,但却很高尚。

    他们是绿色家园、美好家园的守护者。

    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那不起眼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

    正看着大街的苏妈,忽然看到一辆车疾驰而过,车窗里飞出一个易拉罐。

    随后,另一条道上,后面的车“刺啦”一声,将易拉罐压得稀扁。

    苏妈左看右看,小心翼翼走向大路中央,将被压扁的易拉罐捡起来。

    “能卖些钱呢。”苏妈拿着易拉罐,高高兴兴走回去。

    回到路边,刚把易拉罐装好,她似有所觉,猛然抬起头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