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30章 笑里藏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喊陈子昂的人,是学校教导主任曾书吉。

    这是一个脸上有些坑坑洼洼的中年男子,发际线很高,估计再过几年得秃顶。

    苏曈记得,前世这个教导主任在郭云龙出事后,也跟着锒铛入狱。

    不是什么好人!

    此刻的曾书吉笑容和蔼可亲,有点像弥勒佛的微笑,背着双手立在不远处,等苏曈过去。

    苏曈看了看四周,同学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

    郭浩和张成栋一脸诧异。

    李祖建刚找完苏曈,曾书吉紧接着就来找他。

    怎么回事?

    苏曈阴沉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一脸平静地朝曾书吉走去。

    曾书吉很满意地看着苏曈过来。

    “主任。”苏曈走到曾书吉面前。

    “你们这节课是体育课啊?”曾书吉背负双手,迈开脚步走起来。

    “对。”苏曈眼中寒光一闪而逝,但也不得不跟在一旁,陪曾书吉逛校园,一句话也不多说。

    这个老家伙,以前从来不会找苏曈谈话。

    虽然苏曈以前在学校也算是学生中的一个小人物。

    曾书吉找苏曈谈话,一般的学生可能会受宠若惊。

    可苏曈是什么人?

    这老家伙,其心可诛!

    曾书吉却自我感觉良好感慨道:“你们这些走战士路线的学生,都是我们学校的希望。我们学校能有现在,靠的是毕业出去的校友,尤其是那些战士校友。苏曈,你将来成为人上人,可要记得母校的培养哦。”

    “主任过奖了,我潜力不行,想成为人上人很难。就希望能考入一所普通战士学院,将来能成为战士,家里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苏曈宠辱不惊,很淡然。

    曾书吉有些惊讶,这个苏曈不愧是经常出野外的一个狠人,很早熟。

    面对校领导这么淡然,估计全校也就独他这一份。

    只是曾书吉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最可怕,那就是穷病。

    投胎,是个技术活。

    投错胎,在曾书吉看来就注定随时可以牺牲。

    “苏曈同学,最近体能增长得怎么样,达到多少了?”曾书吉关心问道。

    苏曈平静回答道:“应该过9了,比以前增长了一些。”

    他昨天在对抗课上亲口承认过这事,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对曾书吉撒谎。

    曾书吉是教导主任,处罚学生的大权掌握在他手里。

    苏曈虽然不把这个角色放眼里,但也不想恶了曾书吉,免得高考前横生意外。

    爸妈说过,为了生存,为了荣华富贵,狠人越来越多,没底线的人也越来越多。

    苏曈没经历过灵气时代前的岁月,根本不知道爸妈口中的淳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品德。

    他更不知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天下太平,没有人把别人掉在路上的东西拾了据为己有,晚上大门可以不关,商人和旅客可以露宿。

    国家安定,人们思想品德高尚,社会风气很好。

    那是现在的人类无比向往的世界。

    “好!”曾书吉言语中露出赞许,一脸欣慰:“继续加油,争取高考前步入战士境界。”

    “我会努力的,谢谢主任关心。”苏曈笑脸相迎。

    接下来,曾书吉关切地询问苏曈家庭情况,最近学习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没有,等等。

    苏曈有些不耐烦,但也一一敷衍了过去,没表现出恶感。

    逛了近十分钟,体育课也下了,曾书吉才让苏曈回班级去继续上课。

    看着苏曈消失在视线里,曾书吉才起步离开。

    “快战士又如何,就算是战士,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也得尊敬老师,尊敬校领导。”曾书吉暗暗摇头,为了保护保送生,只能拿个没前途的学生替死一下了。

    运气好没事,平安无恙,没人为难他。

    运气不好,意外身死,或缺胳膊少腿,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

    教学楼下面。

    郭浩和张成栋蹲路边,喝着饮料,在等苏曈回来。

    此时两人都有些沉默。

    曾书吉也找苏曈,什么意思?

    学生们最怕的是校领导不是校长,而是教导主任。

    这个教导主任,莫名其妙找苏曈,有点意思啊。

    还带苏曈逛校园,信号释放得也太明显了。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上当。

    忽地。

    郭浩和张成栋看到苏曈走回来,两人连忙起身。

    郭浩隔着老远就把之前买给苏曈,苏曈没来得及喝的饮料扔过去。

    “秃头没为难你吧?”郭浩笑着问道。

    苏曈接过饮料,一边拧开盖子,一边说道:“为难我做什么?他还夸我天赋异禀,十一中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呢,让我再接再厉,为学校争光。”

    郭浩和张成栋脸皮抽动,又睁眼说瞎话的吧。

    不过他们也是不知道苏曈有没有被保送上。

    虽然觉得苏曈被保送的机率很小,但李祖建和曾书吉的出现,不仅让别的学生怀疑,郭浩和张成栋也不敢肯定真没这事。

    三人没说太多,回去上课。

    下午放学,跟小羽回家的路上,苏曈话比较少。

    “哥,今天是不是很累?”苏小羽以为是苏曈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虽然听郭浩他们说苏曈上午在课上睡了一上午,但她知道,才小半天,根本没法把苏曈的状态恢复过来。

    刻蝌蚪文很累,消耗精神力极大,看苏曈那时满头大汗就知道。

    下公交车后,走回小区的路上,苏曈忽然对苏小羽说道:“小羽,以后上学放学我自己一个人,跑步上下。”

    苏小羽诧异:“哥,天开始热啦,放学还好,跑回来满身大汗,可以很快在家洗个澡。上学怎么办,一身汗到学校,你没地方洗澡。”

    苏曈笑道:“有的,去寄宿生宿舍里蹭洗凉房冲一下,方便得很。”

    苏小羽以为哥哥是想开始利用一切时间和空间提升体能,为考上好战士学院努力,也没想太多。

    直到两天后,她才知道,并非如此。

    因为她发现有些女生频繁接近她,有意无意想通过她跟苏曈接触,一起吃午饭,聊天啥的。

    最后,小羽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学生里流传苏曈是十一中这一届的保送生。

    简直可笑!

    苏小羽很生气!

    她自己都不知道,且能肯定没有这事。

    是谁乱传出来的?

    苏曈要是被保送,能不告诉她,不告诉父母吗?

    这种好事,哥哥百分之百肯定会跟她,跟爸妈分享。

    他们一家人的信任,是百分百的信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