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23章 我们不一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故乡,如今只能在苏父和苏母梦里萦绕。

    那里,保存着他们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还有他们许许多多在灾难来临,死去的亲朋好友。

    父母兄弟姐妹,皆葬在故乡。

    十几年来,苏父和苏母都没机会再回去祭拜一下。

    从小,苏曈就表现出有战士的潜质。

    战士,在这个时代,代表荣耀,代表希望。

    也代表着,只有他们,才能完成诸如苏父苏母这类人的愿望——带他们回故乡去。

    哪怕只是看一眼。

    “妈,您有您的追求,我也有我的追求嘛。”苏曈哄着老妈:“我命硬,好不容易发财一次,您就别生气了。大不了下次,不成为战士,我就不出野外。这样总行了吧?”

    苏母沉默片刻,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算了,儿子当初要走战士路线,夫妻俩,一家人早就吵过架。

    现在,苏曈走都走得这么久这么远了,再吵也没用。

    很快,中通公司付款和接收武器的人前来。

    巨斧和长刀最后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的地球币。

    这是苏曈,甚至是苏家第一次拿到的一笔巨款。

    苏父辛辛苦苦跑车,加上苏母的微薄工资,一年也就挣十来万地球币。

    苏曈一天的时间,就挣了一百五十万。

    再算上没卖出去的战利品,那就是一天挣几百万。

    战士的恐怖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能制造这种意外之财,一夜暴富的,也多是战士。

    炒股投资什么的,都没有战士来钱得快。

    当然,风险也是巨大的。

    战士奇缺,并不是有战士潜质的人太少太少,而是很多人一天跑个几千米都不想跑,吃不了苦。

    走战士路线,比一天跑个几千米要痛苦多了。

    甚至走到最后,还会死在城外荒野或仙地里。

    以致有些家庭,不是培养不起儿女走战士路线,就是舍不得儿女吃苦,或是儿女吃不了那份苦。

    中通公司的人走后。

    “哇,真的好多零!”小羽和苏母又拿出手机看转账纪录和存款余额,感觉有些不真实。

    当初苏家给苏曈买一级合金刀的时候,扣扣搜搜挤出七八万,一家人都心疼的要死,才买下那把七八成新的战士刀。

    现在,回报来了。

    “不要觉得多,以后咱家每个月光是买魔兽肉,开支就得十几二十万。”苏曈表现得最镇定。

    因为他知道,这些钱拿来培养目前的他和小羽,都还远远不够。

    高考前,体能想冲破战士门槛,就得多方支持。

    仙石和魔晶不能少的同时,吃的也要跟得上。

    至于购买基因药液,苏曈不考虑。

    再过些年还行,目前基因药液的研发和培养得不是很优良。

    是药三分毒性。

    人类目前研制出来的基因药液,瑕疵还很多。

    服用起来,短时间内是可以提升体能。

    但将来可能就会留下后遗症,影响体能正常增长。

    而且,现在的基因药液实在有点贵。

    普通的一管,一人份,起步就是一百万。

    苏曈不认为拿这一百万买魔兽肉补充体能和营养,两个月之内他和小羽还突破不了战士门槛。

    那是最扎实的进阶方法,比服用基因药液稳定。

    “买魔兽肉需要那么多钱吗?”苏母问道,有些吃惊。

    她倒不是心疼钱。

    只要是对儿女有帮助,买多少魔兽肉都值得。

    夫妻俩以前挣钱,还不是为了给儿女花吗?

    何况现在这一百五十万是苏曈挣的。

    以前他败家,但也没败到一百五十万。

    苏家没那么多钱给他败。

    “需要,以后也给爸妈你们补充点营养,魔兽肉你们也吃一些。”苏曈拿着没卖掉的长枪出来耍,在客厅过过瘾。

    这是三级的战士兵器,价值高达千万。

    当然,现在卖掉肯定卖不到一千万。

    再好的武器,一旦变成二货手,多少会贬值一些。

    “我们俩老就算了,吃了也是浪费,你们兄妹俩吃就行。”说完,苏母一脸兴奋地拿手机给苏父打电话报喜。

    晚饭是做好了,但一家人决定先不吃,一定要等苏父回来再吃。

    苏母今晚还要放开约束,让苏父喝点酒,庆祝庆祝。

    这是儿子第一次大开张。

    当真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等苏父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后了。

    没回来前他就收到老婆的喜讯,高兴得不得了。

    昨晚他是知道儿子有收获了,但不知道具体有多大。

    兵器的级别,两老辨别不出来。

    仙石和魔晶,他们倒是大概能看得出来。

    但那是给儿女修行用的,两老没有卖掉的想法。

    卖掉了,还不是得买回来,让儿女修行?

    “哈哈,我就知道,我儿子肯定有出息的一天!”饭桌上,苏父被允许喝酒,才半杯下肚,他就满面红光,话开始多起来。

    “出息也不能老出去!”苏母瞪了苏父一眼,然后叮嘱苏曈。

    以前野外的情势,没这两年那么严峻。

    那时苏母同意儿女走战士路线,也是因为觉得危险性没那么大。

    早知道现在城外那么危险,她当初肯定不同意儿女走这条路。

    “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你一个女人家,没见识,就别瞎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苏父一杯下肚,大有整个世界都是他的趋势,也不怎么怕老婆了。

    小羽咬着筷子,小心翼翼看了看苏母,又看了看苏父。

    苏母不让苏父喝酒就是这样。

    苏父一喝酒就作死。

    现在闹得欢腾,晚点睡觉……

    小羽和哥哥可是有几次半夜起来,看到苏父跪客厅来着。

    “我妈很有见识的。”苏曈说道,看起来不只在帮苏母,还在给苏父挖坑。

    这老家伙作死,儿子帮老子一把。

    果然,苏父一脸不屑:“小曈,这你就不知道了。头发长见识短,这是真理,古人从不欺人。哪像现在的人,自私自利,坑蒙拐骗偷……”

    苏母冷着脸,也不说话。

    现在先让你得意,在孩子面前给你点面子。

    她还不知道,苏曈和小羽早就看到苏父多次作死后半夜跪客厅,等候发落。

    “爸,你又说我们女的。”小羽没哥哥那么坑爹,好心提醒苏父。

    苏父大手一挥:“小羽,爸没说你。你将来可是女战士,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跟你妈,是不一样的。”

    “嗯,我们不一样。”苏母附和,一脸平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