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20章 好事不太好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很好!”

    得知苏曈停滞不前的体能,终于又开始增长,李祖建绷着的脸色,更加缓和了,嘱咐苏曈说道:“高考前尽量少出野外,考上战士学院最要紧,那里资源多。中学只是筛选有潜力的人才,学校不会给学生提供任何资源。大学才是战士的龙门、黄金期。”

    “谢谢教官提醒,我记住了。”苏曈点头应道。

    李祖建这个人,授课严厉是严厉了点,处事也比较实在。

    但为人没什么大毛病,苏曈对他的务实并不讨厌。

    你没潜力了,干嘛还关注你?

    要是人都吊死在一棵树上……

    世上有几对夫妻是初恋过来的?

    “继续练习!”叮嘱完苏曈,李祖建朝五班和七班的学生吼道。

    对抗课还没过半呢。

    郭素兰有点想哭。

    因为在李祖建喊完话后,她又看到苏曈看过来的目光了。

    那目光……

    太可怕了,是想打她的节奏啊。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不会过来找我练习吧?

    郭素兰死死拉着苏小羽的手臂。

    苏小羽很无奈。

    哥哥还真是凶名在外,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

    看把郭素兰吓的。

    郭素兰虽然是女战士,但长得并不彪悍。

    她身子骨架很小,长得比较高挑而已,虽然身材比不上模特的那种魔鬼身材,但还是非常匀称好看的。

    可面对郭素兰这种女生,苏曈那也是说打就打。

    上学期战士赛上,他就曾把人家一个比郭素兰还养眼,身材还给力的女生打得当场坐地大哭。

    据说那女生要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且还被开发过,他那一脚肯定把人家的膜给撩没了。

    “哈,你们好啊。”最终,在郭素兰的惊恐中,苏曈朝她和苏小羽走过来。

    郭素兰紧紧抓着苏小羽的手臂,现在是松开不是,不松开也不是。

    教官让学生继续练习,学生们是必须要找对手的。

    找不到,那就跟教官练吧,保证很爽。

    苏曈不会是找自己吧?

    郭素兰心中忐忑,打她是肯定打不过苏曈的。

    苏曈过来也肯定不会是找妹妹练手。

    “哥,别欺负小兰,她打不过你。”看到郭素兰抓自己的手臂手劲儿那么大,怕成这样,苏小羽连忙替她挂牌拒战。

    “额,我只是想问下,素兰这周有计划出野外吗?”苏曈关心问道,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阻止郭素兰的悲剧发生。

    先问问再说。

    郭素兰抬头,小心翼翼看着苏曈:“嗯,计划好了这周……”

    “看拳!”

    “啊~”

    ……

    对抗练习课结束后。

    李祖建阴沉着脸。

    特么的,这种课程可以有意外,只要不死人,断手断脚都无伤大雅。

    可状况太惨烈,那就不行了,李祖建会有压力。

    他这一节课下来,受伤的人,也腻多了点,且都不轻。

    还差不多都是苏曈一个人整出来的。

    蔡承禄断脚,一周都得拄着拐杖。

    李林熙的鼻梁断了,他现在差点感觉不到鼻子的存在。

    郭成荣五脏六腑位移,吐了半天血。

    钟百林小弟受伤,尿频尿血尿痛……

    杨长军轻微脑震荡,脸被打得他妈妈都认不出他来了。

    郭素兰左臂脱臼,右小腿骨折……

    “你眼里是不是只有战斗战斗,男女不分?女生你也忍心打成这样!”下课后,李祖建叫苏曈过来训斥。

    “教官,练习,拳脚无眼。”苏曈解释道。

    “无眼个屁!”李祖建黑着脸:“人家郭素兰根本不想跟你练习。男生靠近你妹妹,你打就打了,女生靠近你妹妹,你也打,你这是什么想法?”

    “我妹妹太漂亮,又太单纯,容易被骗,靠近她的人不管男女,都不怀好意……”苏曈继续解释。

    李祖建差点气疯了,你妹妹容易被骗?

    上学期,谁不知道你妹妹苏小羽在战士赛上,把亚军的那个班级的主力都打成狗了。

    这样的女生,还容易被骗?

    “滚!”李祖建气得要死:“快高考了,不许再把同学们打伤……太严重,会影响他们体能的增长和高考发挥。”

    “好的。”最后,苏曈唉声叹气,离开练功房。

    他想起来了,前世郭素兰不是这周末出事,而是下周末。

    记得郭素兰也不是当场死在野外,而是重伤回来后,在痛苦折磨中,几天后才离世。

    “下周还得打一次!”苏曈很郁闷。

    这好事不太好做。

    大家都把他当成女战士的克星了。

    班里的女生,现在对苏曈更是敬而远之。

    “上学期战士赛被亚军那个班级的人打伤后,苏曈沉寂好长时间,现在又凶残回归了?”

    “体能增长,他又开始活跃起来。”

    “这下学校可能不太安静咯。”

    “把他打伤过的人,嗯哼,有好戏看啦。”

    “……”

    五班和七班的学生私底下乐呵乐呵聊天。

    苏曈不管,一放学就跑器械房锻炼,累得半死才背上包出门来。

    苏小羽早就在门口等他。

    一看到哥哥出来便迎上去,给哥哥拿包。

    这个时期的苏小羽,是不敢用功的。

    因为她怕体能增长太快,到时候高考没法跟苏曈考同一个学校。

    前世的苏曈本来就从不说她修行怠慢,今世更不会说了。

    “小兰哭了一下午呢。”替哥哥拿好包后,苏小羽说道,语气有嗔怪的味道。

    “啊哈,郭素兰还在医务室吗?要不,我去看看她?”苏曈询问道,脸色有些尴尬,主要是他还想着下周要是郭素兰恢复过来了,还想出野外他怎么办。

    对抗课上再捉住她,打折了腿?

    这就过分了,偶尔一次还好。

    次数多,学校可能都要发飙。

    跟郭素兰商量,别出野外?

    这个口不好开,人家凭什么听他的。

    像他要是没什么好的理由,让爸妈明天不上班,爸妈都不可能听他的。

    不上班就没钱。

    家里天天开支着呢,衣食住行都要开销。

    “还是别去了,她看到你再哭起来怎么办?”苏小羽没同意苏曈去看郭素兰。

    校医务室,其实就是一个小医院,是所有高中学校的标配。

    小学和初中也开设搏击课对抗课,但受伤的学生远没高中那么多。

    两兄妹正在校园里边走边说话,从Y路口出来,忽然就听到一阵口哨声和起哄声。

    苏曈抬头望过去,顿时脸色微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