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巨人

首页
第17章 梦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李祖建眼神有些冷漠地看着苏曈。

    苏曈这个学生,在他看来人品和斗志是很难得。

    但可惜,潜力就是不行。

    再怎么心比天高,命如纸薄,也一切无用。

    怪兽横行的时代,人类需要的是强力战士。

    抱负远大,斗志昂扬,可羸弱的身躯,面对失去的家园,能干什么?

    低中级的战士,对现在的世界懂得不多。

    但他们脑海里一直被高层灌输一个思想,那就是夺回人类失去的家园。

    这也是所有低中级战士的梦想。

    李祖建原本的老家并不是红水河市,而是一座美丽的小镇。

    修行时代开启后,那座小镇就失守。

    全镇被迫逃亡。

    后来,前几年,李祖建身为二级战士,还回去看过一次。

    小镇没被夷为平地,只是成为了一座破败,被废弃的镇子,断壁残垣。

    当初热热闹闹的街道,长满杂草,荒无人烟。

    一座座建筑物里面,还遗留很多家具、电器等。

    入目的一切一切,表明着这里曾经有人住过,很繁华。

    废弃的小镇里,站在自家门口,李祖建仿佛还能看到小时候自己和童年伙伴们嬉戏玩闹的身影,听到一阵阵清脆的童音……

    现在,故乡却再也回不去。

    纵使他已经是三级巅峰战士,也回不去。

    那里靠近大山,有中级怪兽出没。

    战士热血,也容易冷血。

    李祖建就是这样的一个战士。

    谁对国家对未来帮助大,他就毫不犹豫偏心谁。

    高一的苏曈还算有希望。

    现在,潜力差不多到头了。

    他家又是普通家庭,翻不了身。

    “真要混战吗?”郭浩头皮发麻,有些退缩。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想认怂。

    这个认怂不是不打了,李魔头可不答应。

    至少,别混战。

    混战最让弱势的一方恐惧。

    因为被打的人到最后都不知道是谁打的。

    而对于人多势众的一方来说,又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公仇私仇一并解决。

    多捶几拳,多踩两脚,对方都不知道,不会被记恨上,可以放手放脚去干。

    “百林,上!”

    杨长军不给郭浩谈判的机会,招呼钟百林一声,便率先冲上去,气血爆发。

    眼看杨长军出手,其他人的暴力因子被激发出来,气血爆发,纷纷冲上去。

    周围的同学立刻散开,怕被殃及鱼池。

    张成栋在一旁脸色复杂,自己要不要上去帮苏曈和郭浩?

    上去估计也是被挨打的份。

    车轮战的话,有苏曈,三打六可能也不是很惨。

    但现在是混战。

    双拳难敌四手。

    实力相差不大的时候,人多力量大,是绝对的真理。

    五班和七班的同学一脸兴奋围观。

    旧时代重文轻武,修行时代倒也不是完全变成了重武轻文。

    现在只是崇文尚武而已。

    意思是崇尚文学,但也提倡练武。

    只是练武在哪都有些偏重。

    看到杨长军等人冲上来,郭浩脸色微变,根本没想着要主动出击。

    防守才是王道,运气好能趁机出几拳几脚,赚回一点是一点。

    “多坚持一会儿!”苏曈轻喝,气血爆发,在郭浩和同学们的骇然中,主动出击。

    他避过杨长军和钟百林,侧身一斜,躲过对方第三个冲上来便出拳的学生蔡承禄。

    躲开后,苏曈手掌拍开蔡承禄手臂,一只脚踩向对方的膝盖关节。

    “啊~”蔡承禄立刻倒地,发出惨叫声,抱着膝盖打滚。

    周围的同学也不是很在意,对抗练习课就这样。

    见血稀松平常,大家没旧时代的人那么娇贵。

    擦!

    张成栋有些吃惊,苏曈一上去就废掉对方一人,比以前凶猛多了。

    蔡承禄的体能是跟苏曈差不多,但论战斗本能和经验,就差多了。

    而且体能即便差不多,但关节都是薄弱点。

    眼睛鼻子下三寸什么的,更是软肋。

    李祖建眉头一皱,蔡承禄的膝盖,好像脱臼了。

    不然表情不会那么痛苦。

    这个苏曈,下脚有点狠啊。

    苏曈下脚确实狠了,因为他知道,前世比较好战的蔡承禄,活不过这个周末。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周末,蔡承禄会出野外,然后……

    挂了!

    苏曈不知道怎么阻拦,只能让对方拄几天的拐杖。

    今天是周一,周末蔡承禄肯定还恢复不了。

    恢复不了,那他出野外的计划只能泡汤。

    苏曈避过钟百林和杨长军去攻打蔡承禄,两人也没阻拦。

    两人的意图很明显,打到郭浩爬不起来,再一起收拾苏曈。

    他们也看出苏曈的意图,苏曈就是想把蔡承禄等四人打掉部分战斗力,再回来帮郭浩。

    这样即便被打到认输,也没那么丢人。

    虽然看出苏曈的意图,但钟百林和杨长军也不在乎。

    他们对自己的同学有信心。

    车轮战苏曈都不一定能撑过蔡承禄他们四个,更何况混战。

    然而,苏曈得手太快。

    钟百林和杨长军正准备合力攻击郭浩,就听到蔡承禄的惨叫声。

    虽然最后没听到蔡承禄再继续叫,但两人估计那是蔡承禄忍住了。

    再疼也不能一直鬼哭狼嚎啊,周围那么多同学。

    面子还是得要的。

    废掉蔡承禄后,陈子昂还没去找对手,五班另一个学生也上来了。

    看向朝自己攻来的这个五班同学,陈子昂膝盖微屈,然后整个人如豹子一般,突然起飞,撞进对方怀里。

    “啊~”

    又一声惨叫。

    李林熙刚出脚就带着苏曈倒飞,半空就扭过头去,捂着鼻子。

    鼻子被苏曈脑袋这么一撞,李林熙觉得鼻梁可能断了!

    一股股热流,从鼻孔里蜂拥而出。

    正围攻郭浩的钟百林和杨长军都不由得放缓行动,看向后方。

    我擦勒!

    蔡承禄倒地上起不来。

    李林熙也正“咚”的一声跌落地上,手捂着鼻子,鲜血从指缝间溢出。

    卧槽,怎么这么快?

    钟百林和杨长军知道苏曈以前很能打,但也没现在这么能打吧。

    他们最后一次见苏曈全力出手,是上学期的战士赛上。

    此后,苏曈好像没什么斗志了,对抗课切磋都不怎么狠。

    李林熙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捂着鼻子。

    胸口也痛,但远不及鼻子那传来的剧痛。

    玛德,这野人!

    太狠了!

    李林熙哭了,鼻子的伤牵扯到泪腺,更容易让人流泪。

    一个个同学,都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上的苏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