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土豪修仙系统

首页
第107章 你受不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自责,李芳手机关机的时候正是被绑架去了张家阁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么李芳也不会.......。

    如果当时李俊的电话打通,那么所有人也不会......。

    晋北的黑涩会?

    哼。

    在李涛的心里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敢对自己心爱的人无理,那么他一定会让他们后悔。

    车,开的很快。

    但是三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李芳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李涛,我......。”李芳还没有说完。

    李涛早就读到了李芳想说的话。

    在华夏,他怕谁?

    .......。

    一路安好。

    车刚刚到晋北,李芳三个人就打车直接去了医院。

    病房里面,一个中年男子双脚帮着厚厚的绷带,脸已经肿的像是一个猪头一样,旁边坐着一个中年女子,手里拿着一碗稀饭,一勺一勺的舀起来吹凉然后送到中年男子的嘴里面。

    “哭什么?我不是还好好的吗?”中年男子说这话的时候整个身体就像是没有气力一样,声音显得十分的微弱。

    女子看着男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早就给你说过,咱们惹不起他们,钱没有了以后再挣就是,你这样,让我们这个家以后怎么办......。小俊去江州找芳芳,都快一个月了,但是消息都没有一点......。”话还没有说完,女子已经泣不成声,泪水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流在了碗里面。

    “爸!”门口!

    李芳推开房门,满脸的忧伤。

    父母看着李芳,显然是愣了愣。

    躺在病床上的李白清,看着李芳,刚才还坚强的身躯,瞬间变得了柔弱。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心生愧疚就。

    他知道,那些钱,是女儿辛苦挣来的,没成想......。

    “芳芳,你怎么回来了?爸没事!”李白清说道。

    “您看您,现在都.......。”李芳的心早就是一个玻璃心了,父亲是一个坚强的男人,无论遇到任何的困难都没有在他们面前抱怨过。

    但是现在他躺在病床上,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事情?

    她,作为一个女儿,怎么可能忍心?

    “38号床,你们的费用不多了,今天下午在不缴费的话,可能就要......。”说话间,一个护士拿着一叠单据走进了病房。

    护士看着病房内的李家人,眼神里面充满了不削。

    穷鬼、傻叉!没钱还敢医院

    李白清的情况,他们都知道,招惹到了晋北的黑涩会,挑断了手筋、脚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人下半辈子可能就废了。

    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如果每个人都这样,那以后医院还怎么开下去?

    而且,他们得罪的还不是一般人。

    向东是谁?

    江州的黑涩会老大。

    这家私人医院的大股东就是向东。

    哼,罩子不放亮一点,居然敢来这个。

    呵呵,他的腿脚在这里可能保得住吗?

    当然,这些医院怎么可能告诉他们呢?

    傻逼!

    护士在心里把离家人鄙视了一番。

    “多少钱?”李芳从护士手里面接过一叠单子,看了看。

    这几天的抢救费,还有各种进口药钱,杂七杂八的钱加起来有三十来万。

    钱,不多!

    但是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芳芳,咱们回家。医生也说了,在这里也没什么希望,只能做一些康复治疗,而且也不一定有效果!”

    “对啊,没钱?哼,早点滚蛋!”护士轻蔑的说道。

    “爸,怎么行?您现在需要养病!”说完,李芳从身上摸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还有当初卖别墅的提成,付清医药费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芳芳!”李白清叫了一声。

    他知道女儿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他不愿意在拖累这个家庭,李芳从小就吃了不少的苦头,前阵子刚刚挣了些钱,就往家里面打了几十万回来。

    现在他还有两个弟弟妹妹上学要花钱。

    他已经是一个残废,以后再也不可能挣到钱了,他只有尽量减轻被人的负担。

    说话间李白清的眼神看着窗外,他想......,有的时候离开也是对家人的一种责任。

    “哼,别是一张空卡吧!”护士鄙视的眼神看着李芳手里的卡。

    “你在敢多一句嘴,我马上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李涛看着护士,眼神里面闪过丝丝的寒光。

    这一丝的寒光,让护士本能的退后了几步。

    “怎么?小刺老,哪里来的?敢在我们医院撒野,你怕是不知道我是谁?.....。”

    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涛已经一只手掐住了护士的脖颈,讲整个人举起来,护士双脚离地,眼神里面充满了恐惧。

    这会她已经感觉到了呼吸困难,开始翻着白眼。

    “怎么?你不就是向东的情妇嘛!你能有什么?”说完,李涛把护士朝着门口一扔,直接重重的砸在病房的门上。

    门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砸痕。

    “小子,你.......。”刚才的动静太大,医院的保安已经快步跑到了病房外面。

    说是保安,其实都是一些跟着向东的小混混。

    在医院向东是大股东,这家医院这些年靠着向东的名声,在外面敛财不少,药贵、价高效果还不好,凡是有人敢抱怨,向东的狗腿子出马直接横扫一片。

    “小子,好大的胆子,你怕是不知道这是谁的地方。”保安凶恶的看这里李涛说道。

    “哼,赶紧把你们的老大叫来,不然我血洗医院!”

    “啊,哈哈!好大的胆子!”李涛说的这话,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晋北这个地方,还没有人敢这么说话。

    血洗医院?

    呵呵。

    敢说这句话的人,只怕还没有出生。

    “芳芳,你的朋友!”李芳的母亲眼神里面充满了担忧。

    “各位大哥,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他还是一个孩子!我们马上出院,我们不惹事!”

    “哼,现在晚了,除非这小子跪下磕头求饶,在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我们可以考虑放过他!”保安得意的笑道。

    “你受不起!”李涛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保安。

    几个没有修为的蝼蚁,他还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