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土豪修仙系统

首页
第62章 不懂事的孩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婚礼的现场布置在酒店的顶楼旋转餐厅。

    站在餐厅里面可以俯视整个江州。

    不仅仅如此,据说婚礼现场为了达到新娘的要求,酒店方面甚至提前两个月就把旋转餐厅重新装修了一番。

    刚刚走进大厅。

    果然,豪华隆重都没有办法形容。

    这场婚礼简直就是造钱。

    婚礼现场的墙壁已经被金粉刷成了黄色,没错是金粉。

    大厅的地板上居然镶嵌着无数的水晶,踩上去有种疙瘩疙瘩的质感,水晶和吊顶上的灯相互辉映,虽然是白天,但是整个旋转餐厅就像是身在宇宙中一样,发出璀璨的繁星光芒。

    好一个气派。

    这样的场面岂是一般人家能够消费得起的?

    新娘和新郎正在前面招呼亲朋好友,李芳拉着李涛坐在了一个角落里面,时不时的从侧面瞟了一眼新郎。

    “怎么?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李涛问道。

    “不用了,咱们吃了饭就走!”李芳说道。

    好吧,既然李芳不愿意去,那么李涛也乐得悠闲。

    ......。

    虽然李涛和李芳想低调。

    但事情显然不是这样的。

    新娘远远的瞧见了角落里面的李芳,已经顾不上接待周围的亲朋,拉着新郎朝着李芳走过来。

    眼神里面充满了傲慢还有不削。

    “哟,你来了?”新娘看着李芳,眼神里面有一丝丝的炫耀和敌意。

    当然女人之间的事情,李涛早就从新娘的眼神里面读出来了。

    旁边的新郎则把眼神抛向了其他地方,这个时候。

    他.......。

    “宛如,祝你新婚快乐!”说着李芳从凳子上站起来尴尬的笑了笑。

    是的,李芳感觉很尴尬,在她决定来参加婚礼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变得尴尬了。

    但是这个婚礼她不得不来,她不甘心。

    唐宛如算得了什么?

    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吗?

    还有那个新郎,以前李芳还觉得......。

    但是现在,在她的心里面也就是渣男而已。

    李芳要证明自己现在活的并不差,虽然她有点做作,虽然她知道拉上李涛这样的人来参加这样一个婚礼她很不道德。

    但是没有办法,她想要挽回颜面。

    男的和女的都不是别人,都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不管秋燕给自己介绍多少次对象,自己都没有接受。

    其实并不是李芳不愿意谈对象,而是李芳和新郎董永是从小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不仅仅如此,董永还是她指腹为婚的老公。

    指腹为婚这种事情在华夏虽然已经很少了,但是李芳和董永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早就在高中时候就暗自喜欢,就算是没有那一份指腹为婚两个人也会走在一起去。

    上了大学,虽然他们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公开自己恋情,但是每年放假回家,开学回校,包括在老家他们都是形影不离。

    在李芳的心里面,他们两个和真正的夫妻只是差一次闺房之乐而已。

    但是。

    上天居然和李芳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寝室里面的室友也就是唐宛如,居然横刀夺爱,跟董永谈起了朋友。

    大学三年,他们谈了两年。

    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唐宛如不是不知道,李芳的心声。

    但是她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是,李芳能怎么样?

    唐宛如的家是江州的大户,生意遍布江州各地,据说他叔叔可是蜀省商业巨子,而且还是的高官参谋。

    这样的人,不是她李芳能够得罪的起的,至于董永。

    李芳已经不想说了。

    她很庆幸,没有和董永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不然她会后悔,可能现在她早就跳河成了江州湖上的一个孤魂了。

    男人,有了钱,没有任何一个是好东西!

    在遇到李涛之前,这句话在李芳的心里面已经深深的扎下烙印了。

    “我发请帖给你,只是看看你会不会来,没有想到你的脸皮还真厚啊!啊,哈哈!”说完唐宛如看了看旁边的董永,用一种讽刺的笑声看着李芳。

    “我!我怎么可能不来?”李芳刚开始有点犹豫,但是她知道懦弱是没有办法的。

    以前她就是太过于懦弱了,所以才会这样。

    “哼,那你就吃好喝好!”说完唐宛如拉着董永准备离开。

    谁知道董永居然木木的站住了。

    对,是站住了。他心里感到愧疚,但是他已经选择了唐宛如。

    这一刻,他没有想到李芳会来。

    所以,他感觉到很吃惊更多的是惊叹。

    怎么可能李芳回来?

    “怎么?你还想多留会?告诉你董永,你只是我们唐家的一条狗,只要我愿意,这个婚今天可以不结婚!”说着,唐宛如一记耳光重重的在董永的脸上响起。

    董永神里面充满了愤怒。

    尼玛的,老子不就是看看李芳吗?他能来我高兴还不成吗?董永涛心里已经骂开了。

    但是他不敢,他不敢在唐宛如面前造次,哪怕是远处的父母还有亲朋看着董永被唐宛如打了一记耳光,他们也不敢发言、出声。

    谁都看的出来,唐家的大小姐嫁给董永,是董家祖坟冒了八辈子的青烟才有的结婚。

    “小永,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唐宛如扇了一耳光。远处的董父忙上前斥责自己的儿子。

    他知道是唐宛如的错,但是他不敢。

    他不敢在唐家面前造次,同样,他也不敢得罪唐宛如,虽然他是自己的儿子,因为这场婚姻,他已经是唐家下属一个公司的总经理。

    不仅仅是他,包裹董永的弟弟、妹妹、堂妹还有董家那些穷亲戚现在都指望着唐家。

    只要唐家说一个不字,早就习惯了富裕生活的董家人立刻就会回到解放前,过着那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虽然刚刚是唐宛如的无理,但是在所有董家人看来,是董永涛的不对。

    董父上前给自己儿子一个巴掌。

    “还不快给宛如道歉?”董永涛的父亲说道。

    “能够取到宛如,这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这么好的老婆,你小子还想干什么?”

    “爸,我可不指望他能够给我道歉。我只希望他不要在跟那些下贱的胚子有来往就行了。”董父说完,唐宛如倒是亲切的叫了一声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