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三百零四章 忘不了的伤痛(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何新平走到村口,就见二婶站在路口,往来路焦急地张望着。

    “二婶,你在这里干嘛?”何新平奇怪地问。

    “等你二叔呢,你现在就走吗?”二婶看何新平捯饬的干干净净,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啊,我先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何新平说。

    “尽量快点回来,晚上我做你最爱吃的酸菜鱼。”二婶叮嘱道。

    何新平应了一声,然后向着村外走去。

    下午的阳光非常强,马路两边的树叶都晒得软趴趴的耷拉着。

    树上的知了也有气无力的鸣叫着。

    但也因为有它们的遮挡,行人走在斑驳的树荫下还是比较舒适的。

    路两边的稻田里已经挂满了金色的谷穗,随着阵风吹过,发出一阵沙沙声。

    西瓜地里的瓜秧耷拉着,有些熟透的西瓜甚至自动裂开。

    这就是夏天啊!

    这让他想起了上高中的时候,他们这里的高中离家比较远。

    几个村子共用一个高中,所以很多学生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上学,放学回到家月儿已经高挂,遇到夜长的季节,上学还要带上手电筒。

    他想起了同桌夏彩霞,他经常在放学的路上去别人地里偷瓜果给她吃。

    夏彩霞虽然不是和他同村,但是他们从小学到高中,他们都是同校、同班还同桌,很有缘分了。

    他很喜欢夏彩霞,夏彩霞也很喜欢他,两人甚至规划好上同一所大学,可是一场地震毁了一切。

    在那场地震中,夏彩霞推了他一把,所以他今年25,而她依然16,停在了最美的年纪。

    在那场地震中,夏彩霞的爸爸也随她去了,她妈妈压断了一条腿,虽然后来政府帮忙看好了,但人也瘸了,唯一还在上初中的妹妹撑起了整个家。

    好在有政府的帮助,勉强没有辍学,等后来何新平上大学后,把每个月打工挣的钱寄给她们,日子才勉强算能过得去。

    “新平哥哥,你来了。”何新平刚到夏家门口,就被坐在门口的夏美君看到了。

    看着夏美君笑语嫣然的站起来,何新平一阵恍惚,虽然两姐妹长的不是完全相似,但在气质上来说却如出一辙。

    夏美君的母亲在屋内听见声音,也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范阿姨。”何新平招呼一声。

    范阿姨五十岁不到,但已经头发花白,显得极为苍老。

    “新平来啦,快进屋坐吧。”范阿姨招呼道。

    “唉,好的。”何新平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熟悉地走进屋内坐了下来。

    夏美君也跟着走了进来。

    “美君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吧?”何新平问道。

    “对啊,还有一年毕业,就可以出来找工作了。”夏美君既开心,却又担心。

    开心的是终于能工作挣钱补贴家用。

    担心的是如果自己工作了,没有时间回来陪妈妈。

    当初她上大学的时候报的是本地学校,就是方便每周回来看望妈妈。

    和夏母还有夏美君说了会话,何新平站起来准备离开。

    “新平,你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吧。”夏妈妈挽留道。

    “不了,二婶交代我早点回去呢。”何新平拒绝道。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道“这张卡里有些钱,密码是彩霞的生日,过几天我就要出去了,以后恐怕没时间来看你们了。”

    “新平,你已经帮我们太多了,你不欠我们家的,也不欠彩霞的,你挣了钱自己留着就行。”夏妈妈说着想起死去的大女儿,眼泪流了下来。

    “最后一次吧,以后不会了,范阿姨,你别难过了,我临走前,想去彩霞的坟前看看。”何新平说道。

    “让美君陪你去吧!”夏妈妈闻言没再拒绝,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也没多想。

    夏彩霞的坟墓在村后的山上,这里也是夏村人的祖坟所在地。

    可是夏彩霞的坟墓有点偏,因为按照农村人的习俗,未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进入祖坟的。

    所以她的坟墓离的夏家祖坟远远的,正好和她爸爸的坟墓遥遥相对。

    夏彩霞的坟墓很简单,一个土包子,很小、也很单薄,上面长满了杂草。

    也许再过一些年,这个小土包都不会有了。

    “美君,你去一边,我想跟你姐姐说会话。”何新平说。

    “哦。”有些伤感的夏美君闻言向着父亲的坟墓走去。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她已经不是很难过了,只是每当想起姐姐,心里总有一种落空空的不真实感。

    “彩霞,你以前跟我说你最喜欢大海……我要走了,去你最想去的地方,也去我以后就不回来了……。”何新平喃喃地说着。

    看着眼前的坟茔,他想起了许多以往的事情。

    想到她梳着羊角辫追着他跑,气急败坏的样子!

    想到她每次考试分数比他高,得意洋洋的样子!

    想到她每天把自己的早餐留给他,强装不饿的模样!

    想到自己去西瓜地偷西瓜,她却害怕而又紧张的样子!

    ……

    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化作泡影,唯一剩下的就是眼前的一堆黄土。

    何新平再也忍不住,坐在坟前嚎啕大哭起来。

    夏美君正蹲在父亲的坟前,听见哭声站了起来准备过去,但想了想又蹲了下来,对着墓中的父亲说道“姐姐虽然死了,但是能遇到新平哥哥这样的人,她应该很幸福吧?”

    “不好意思美君,实在没控制住,让你看笑话了。”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控制住情绪的何新平道。

    “没有啊,这样新平哥哥才是我心目中的新平哥哥呢。”夏美君摇头道。

    “美君,如果我以后没空来,你经常抽空来看看你姐姐,她一个人待在那里,一定很寂寞。”

    夏美君闻言点了点头,被何新平的情绪感染,她也变得伤感起来。

    “我给你们的那张卡,里面的钱,足够你们今后几年的花费,所以即使毕业出来找工作,也不要太拼,找个时间比较宽松的,多陪陪范阿姨……。”一路上何新平细心的交代道。

    夏美君听着却有点不祥的预感,“新平哥哥是准备彻底放手了吗?也对,这几年我们家已经拖累了他很多了。”

    一时间心里五味成杂,即使不舍,可是又找不到让他留下来的理由。

    下了山,来到岔路口。

    “我就不去你家了,你回家去吧!”何新平对夏美君说道。

    夏美君有些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何新平心情低落,也没在意。

    等走了一段距离,回过头来,就见夏美君还站在那里看着他,于是举起手臂摇了摇。

    夏美君机械地举起手臂回应着。

    何新平视线上抬,看到她身后的山上,站着一位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姑娘正和他招手。

    “再见!”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