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起画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爸,喝茶。”方圆把手里的杯子递给方爸爸,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方爸爸伸手接过,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这这么大,还第一次给他主动倒茶。

    “今天怎么了?能给我说说吗?”方圆坐下来说。

    方爸爸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生气地道:“我能有什么事,你干你的事去,别成天有的没的。”

    方圆看着方爸爸浑身不自在,嘴犟强撑着的模样。

    笑了笑说,“刚才妈把你过去的事情都对我说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方爸爸闻言,情绪稍微显得有点激动,低声说了一句,“这嘴碎的婆娘。”

    然后打开杯子,准备喝一口水掩饰自己的情绪。

    “呸,怎么这么烫,你想烫死我是不是?”方爸爸心不在焉的,一下子就被烫了嘴,然后就开始生起气来。

    方圆也不说话,只是嘿嘿笑的看着他。

    “大人的事情你别管。”方爸爸见方圆坚持的模样,最终叹了口气。

    “爸,不要总是用这句话来应付我,欣欣都这么大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方圆有些苦恼地道。

    每次事情涉及到他们的时候,总喜欢用这句话来应付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方爸爸闻言,很显然楞了一下,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不管方圆多牛逼,多厉害,下意识地都还觉得他是个孩子。

    可等他一说,才反应过来,原来儿子已经长大了。

    “既然你妈都跟你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方爸爸低着头吹了吹水杯上漂浮的茶叶。

    “那你有想过回去看看吗?”方圆见方爸爸终于开口,赶忙问道。

    方爸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年轻的时候不想,但到我现在这个年纪,还有什么时候看不开的?

    可我又怕真的回去了,人却不在了。既然如此,还回去干嘛,留个念想也好。”

    这还是方爸爸第一次和方圆吐露心声。

    方圆心里理解方爸爸的想法,都说近乡情怯,方爸爸虽然没有近乡,但是已经怯情了,都是一样的心理。

    “爸,要是我说,还是回去看看吧,即使奶奶不在了,大伯他们肯定还在的,你也算是了解了心结。”

    方圆知道方爸爸嘴上这样说,但从他行为上就能看得出,其实他是想回去的,心理也很复杂。

    他恨奶奶放弃了他。

    他害怕奶奶已经去世了。

    他其实并没有放下。

    他期待回去见到自己的妈妈,

    但他却又胆怯,怕听到最不想听到消息。

    所以这些复杂的情绪让他左右为难,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成为他心里一道解不开的结。

    而他缺少的是一个支持他,和给他想要的建议的人,而方圆恰恰最合适不过的人了,甚至是比方妈妈都适合。

    毕竟他姓方,认祖归宗是中国人源来自于对血脉传承的严肃和敬畏。

    “既然你这么想见你爷爷奶奶,那么我们找个时间回去一趟吧?”方爸爸说着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星星点点的夜空。

    方圆:“……。”

    自己好像什么也说啊?

    不过这才是方爸爸应有的性格啊,任何事情都要死撑到底。

    *

    “爸爸,宝宝亲爱的爸爸哪里去了呢?”方圆坐在院子里,就听见小家伙在屋里用甜腻到发齁的声音喊道。

    原本心情不好的方爸爸听见小家伙的声音,也不由的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我再这。”方圆回答一声,站起身来走进了屋子。

    “你不在画画吗?你喊我干什么?”方圆看着小家伙拿着一张画稿,在家里上蹿下跳的,撵的爆米花和橘子到处跑。

    看到爸爸进来,这才放过狗子和胖橘,两个小东西立刻躲得远远,远离这个小恶魔。

    “爸爸,你看宝宝画的,是不是很好看啊?”小家伙把跑过来,把她手里的画纸对方圆炫耀道。

    方圆伸手接了过来,只见画纸上画着一个小女孩,穿着公主郡,拿着魔法棒,扎着两个马尾辫,她的脚下还蹲着两只四只腿的动物,好像正在听小女孩说话。

    在她的身后还有一颗三角形的大树,天空有一团团不规整的白云,几只歪歪扭扭的小鸟。

    总体来说,整幅画都是用弯弯曲曲的线条勾勒而成,虽然扁平而怪异,但却充满了童趣。

    特别是小女孩的公主裙下了很大的功夫,特别的华丽和精致,蕾丝边,小丝带等点缀一个不少。

    “画的真不错,长大了你一定会成为和毕加索一样的伟大画家。”方圆嘴里夸赞道。

    适当的夸赞,会增加孩子的自信。

    “宝宝很棒吧?”虽然她也不知道毕加索是谁,但肯定很厉害就是了。

    爸爸的夸赞,可把小家伙高兴坏了,叉着腰得意会。

    看着小家伙跟个小茶壶一样的姿势,得意洋洋的样子,于是说道,“虽然画的很好,但是没有颜色,不是很好看啊,我觉得你可以去把你的画上个色。”

    小家伙拥有一套36色的水彩笔和一套24色的蜡笔,绘画工具非常齐全。

    小家伙闻言心动了,特别宝宝的公主裙,给它涂上颜色,一定会更漂亮了。

    但是涂色好麻烦的呀,小家伙眼珠子转了转,拉着方圆的手问,“爸爸,你会画画吗?画的好不好看?”

    “嗯,爸爸可没学过画画,画的可没有你妈妈和外婆好看。”

    这样一想,从小到大,方圆除了编程,好像没有一样能拿的出手的才艺,自己都感觉挺废的。

    “那宝宝来教你吧。”小家伙把方圆拉到旁边的长案前。

    这个长案原本应该是老教授用来写毛笔字的,自从方圆搬进来后,就变成了小家伙的玩具桌。

    她平日里把经常玩的玩具放在上面,方便自己随时拿,只有在要用的时候,才会把这些玩具给收拾掉。

    蓝妈妈和蓝彩衣并坐在桌前画画,互不干扰。

    蓝妈妈画的是一幅锦鳞戏荷,而蓝彩衣画的是一幅仕女图。

    两人因为没有专业的工具,所以用的都是小家伙的水彩笔,虽然不合用,但她们基础很好,那种韵味却表达出来了。

    “宝宝现在教你怎么涂色。”小家伙拉着方圆,让他坐好,然后把画纸放在他的面前,理直气壮地说。

    方圆:“……。”

    “既然你教我,你要先图给我看看啊,不然我怎么学得会?”方圆转动了下脑筋说。

    小家伙一想,爸爸说的也对啊。

    “那好吧,宝宝先涂给你看看,你要认真学哦。”

    小家伙也爬到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拽过方圆面前的画纸,认真涂起色来,同时口中还教训道,“你也不要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也拿一张纸跟我一起涂色。”

    “涂色的时候,笔要倾斜一些,画出来的线条不要太大,并且要涂抹均匀……。”

    小家伙竟敢说出一番听起来很专业的话来,让方圆大感惊讶,小家伙难道之前有上过绘画课?

    方圆看了一眼眼前的空白画纸和手中的水彩笔,正准备听从小家伙的催促,和她一起涂色,一抬头正好看到坐在对面的蓝彩衣专注绘画的神情。

    蓝彩衣摇杆挺直,额头微垂,右手凌空,左手托着右手手腕,一笔一画神情专注,浑身散发出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

    方圆不由的被她吸引,在他神情专注之下,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蓝彩衣宛如一幅画一般呈现在他的眼前。

    “爸爸。”忽然小家伙的呼喊声,让他从这种状态下退了出来。

    再低下头,眼前的空白画纸长款尺寸立刻浮现出来,并且一道道虚拟的线条把它分割成无数的小格。

    方圆心中一动,手中的水彩笔向着其中一个小格点了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