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五十六章 知情的外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蓝彩衣把头凑到方圆的耳边轻轻说道,说完还吹了口气。

    “你这是在玩火。”方圆凑过头去重重吻了她一下,然后双手在她翘臀上用劲捏了一把。

    “哎呀,你捏疼我了。”蓝彩衣娇嗔道。

    “怕疼就快给我说。”方圆装作凶恶的样子。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其实蓝彩衣本就没有准备再瞒他。

    “其实呢,这件事情外公是早已知道的。”蓝彩衣从方圆身上下来,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裳道。

    她说的外公当然是指方圆的外公。

    “咦?”方圆闻听震惊的无法言语。

    “外公竟然知道?可是他到去世竟然都没告诉我?”方圆感觉非常奇怪,按说外公不应该瞒着他的。

    “其实第一次见到外公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了,他也想起了我,本来我想让他帮我瞒着你,逗逗你,可我没想到外公竟然同意,并且保证只要我自己不开口,他永远不会主动告诉你。”蓝彩衣笑着说道。

    “这是为什么?”

    “你想知道,你求我啊。”蓝彩衣笑嘻嘻地道。

    “赶紧给我说,我看你是屁股欠揍了,等回家后,我好好收拾你。”方圆语气暧昧地说。

    “谁怕谁啊?”蓝彩衣仰着脖子嘴硬地道。

    但还是开口说起了原因。

    “后来我问过你外公,他告诉我,是因为他觉得你配不上我。”蓝彩衣得意地笑道。

    方圆闻言有些无语了,“这还是我亲外公吗?就这么不看好我?”

    蓝彩衣闻言停住了笑容,神情严肃地说,“因为你外公觉得我的家庭条件太好,二十年前我外公就能坐飞机旅游,住的是政府招待所,儿子还在椰城当大官,所以他觉得我们门不当户不对。”

    “所以很可能有缘无分,虽然在一起,但不代表我们能走到最后,告诉你只是徒增烦恼而已,能走到一起是你的福分,走不到一起也很正常,所以你与其知不如不知。”

    其实外公的顾虑很有道理的,两人家庭地位悬殊太大,方圆要是还是以前的**丝模样,即使蓝彩衣顶着压力勉强走到一起,结婚后肯定也不会幸福,最终结局也绝不会太好。

    男人有什么样的能力配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向下,但不可向上高攀,古代很多看似糟粕的思想,其实都有它一定道理的。

    这话看似有点大男子主义,但是社会大环境在这里,只能屈从。

    即使现在父母给子女介绍对象,考虑的首要条件不还都是门当户对吗?

    方圆要不是减肥瘦下来,要不是赚了一大笔钱买了房,要不是发明了大白,蓝爸爸和蓝妈妈能高看他一眼?

    方圆要不是发明了智能扫地机器人,二舅一家能高看他一眼?特别是何维扬表现的就很明显了。

    方圆要不是解决了天网系统中对比识别的问题,大舅能高看他一眼?

    等等的一切是方圆能力的体现,而能力决定了一个男人今后的社会地位,最起码蓝彩衣嫁给他以后日子不会比现在差,也是一种变相的地位对等了。

    “回去后,我想去看看外公了。”方圆幽幽地说道。

    “好啊,我跟你一起去。”蓝彩衣挽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他们能走到现在,并且能得到双方家长的肯首,除了有蓝彩衣自己的坚持外,还跟方圆自身能力有关。

    就在他们两个靠在一起,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气氛中时,小家伙忽然插着腰,鼓着小嘴巴,怒气冲冲地从门外冲了进来,如同一只发怒的小牛。

    “你这是怎么了?”方圆有些诧异地问。

    “爸爸,你是不是欺负外婆了?”小家伙站到他面前,盯着他眼睛问,大有一幅你说是,宝宝就要好好教训你的架势。

    “没有啊。”方圆摇了摇头,有些诧异小家伙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可是不等他发问,小家伙又转向对着蓝彩衣问,“妈妈,你是不是欺负外婆了?”

    蓝彩衣也摇了摇头,“没有啊,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小家伙见爸爸妈妈都说没有欺负外婆,就有些茫然了。

    咋回“四”?爸爸妈妈都没欺负外婆呀,那她为什么会哭呢?

    看着小家伙一脸茫然的模样,蓝彩衣蹲下身子问,“你还没告诉妈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外婆在哭啊,可伤心的呢?”小家伙早已没有了怒气,只是满脸的茫然道。

    “什么?”蓝彩衣闻言一惊,赶忙站起来跑了出去。

    方圆弯腰一把把小家伙捞了起来跟了上去。

    “妈,你怎么了?”蓝彩衣跑到客厅,就见蓝妈妈坐在沙发上直愣愣地看着门外天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女儿的声音,蓝妈妈转头看过来,她已经没有在哭,但眼眶微红,泪痕还在。

    “妈,你怎么了?”蓝彩衣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问。

    “什么怎么了?”蓝妈妈装糊涂道。

    “欣欣说你在哭,哭的可伤心呢。”蓝彩衣挽住她的胳膊问道。

    “这个小家伙怎么一点都藏不住话呢?我不是说不让她告诉你们的吗?”蓝妈妈埋怨道。

    “她没告诉我,她以为我们把你欺负哭了,怒气冲冲地去找我们给你报仇呢。”蓝彩衣想到小家伙刚才怒气冲冲的小模样,心里有点想笑。

    蓝妈妈闻言心中一暖,“外婆没有白疼她。”

    正好看到方圆抱着小家伙出来,于是对她招了招手道:“小乖乖,过来,到外婆这里来。”

    方圆闻言把小家伙放了下来。

    蓝妈妈把走过来的小家伙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妈,你还没告诉我原因呢?”蓝彩衣再次问道。

    “能有什么原因?只不过有点感慨罢了,我好不容易把你养大,你翅膀终于长硬要飞走了。”蓝妈妈轻描淡写地道。

    “妈,好像是外公把我养大的唉,没见你哪里不容易啊?”蓝彩衣反驳道。

    “你这没良心的,我十月怀胎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吧?”蓝妈妈一把掐住蓝彩衣的脸颊往外拽。

    “疼,疼,你赶快放手,赶快放手。”蓝彩衣赶忙求饶。

    “这点疼你就忍受不了了?当年我生你的时候有多疼?”蓝妈妈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你最辛苦好吧,你快放手啊!”蓝彩衣继续求饶道。

    两人打打闹闹,蓝妈妈终于从那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妈,我知道辛苦你了,再说我能飞到哪里去?即使飞的再远,只要有你在,我都会飞回来的。”蓝彩衣搂住方妈妈的肩道。

    “起开,你以为你还是小宝宝啊,谁稀罕你呀!”蓝妈妈嘴上这样说着,嘴角却微微上翘起来。

    “外婆,我是小宝宝,你稀罕我。”坐在外婆腿上的小家伙接过话茬道。

    大家闻言大笑起来。

    “对,外婆稀罕你,大家都稀罕你!”蓝妈妈紧紧搂住小家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