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一章 缘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当晚丁和平找了一家私房菜招待方圆,一方面尽自己地主之谊,另外一方面是感谢他对外甥的救助之恩。

    当然他不可能只邀请方圆一人,蓝彩衣和小家伙也是他的邀请对象,为了避免蓝彩衣无聊和尴尬,特地把自己女朋友也叫上了。

    “我告诉你,夏京的东来顺和全聚德只是名气大些而已,真正的老饕是绝对不去那些地方的。”丁和平一边开车一边道。

    “小丁平时除了出任务,就是满京城找美食,跟着他走不会错的。”坐在副驾驶上的李幼薇说道。她就是丁和平的女朋友。

    李幼薇比丁和平足足大了六岁,是夏京美术学院的一名老师。

    李幼薇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带着个圆形无框眼镜,显得特别成熟有知性,像丁和平姐姐多过女朋友。

    说实在方圆一度怀疑丁和平是不是有恋姐情节,小时候虽然他姐回东湖镇的次数不多,但是每次好像都很粘她,这样一想还真有可能。

    丁和平开着车带他们来到一处老居民区,这也是一处四合院,但是房子看上去比外公家好像还要老旧。

    四合院原本的东西厢房被改成一个个包厢,里面装修简单古朴,闹中取静,非常不错的地方。

    “方圆,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丁和平招呼大家坐下来说。

    “你晚上开车,还是不要喝酒了。”方圆不太喜欢喝酒,于是出言拒绝道。

    “没关系,有幼薇姐在,晚上车她来开,没事的。”丁和平不以为意的道。

    “幼薇姐?”方圆听到他的称呼,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既然丁和平这样说了,方圆也就不好拒绝了。

    “你运气好,这是老爷子珍藏多年的茅台特供,听说我晚上招待你,特地给我拿的,平时可是宝贝的很,自己都舍不得喝,你闻闻味道就知道绝对是好宝贝。”丁和平拿出自带的茅台给方圆倒了一杯。

    “嫂子要不要也来点?”丁和平对蓝彩衣说。

    “还是算了,我就不要了。”李幼薇开车肯定不会喝,那就她一个女人喝有什么意思?

    “我要,我要。”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小家伙听妈妈说不要立刻急了,把手里的杯子举的老高。

    她听丁叔叔说的的话里又是珍藏,又是宝贝的,就觉得肯定是个好东西了。

    众人闻言皆都笑了起来。

    “这是酒,就是爷爷喜欢喝的那个,小朋友可不能喝。你还是跟妈妈一起喝果汁什么的吧?”方圆把她举高高的小手臂按了下来。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李幼薇看着小家伙有些羡慕地说。

    “那你们也生一个啊!”方圆笑着说。

    李幼薇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丁和平:“我倒想,但是某些人不愿意啊!”

    丁和平闻言只是嘿嘿傻笑,也不说话。

    方圆不了解情况,也不好插嘴。

    “我告诉你,我今年已进三十一了,过完年就三十二了,我能等下去,我爸妈可等不下去了。”李幼薇看似玩笑的话,但是方圆却感觉到她话语下面的认真。

    “好了,现在不说这些,方圆,我先敬你一杯。”丁和平站起身子举起酒杯,很明显不想谈这个话题,最起码不想现在谈。

    “对了,陈超那小子怎么样了?现在大发了吧,我记得他以前给我回过信,说赚了不少钱。”酒过三巡,丁和平问起陈超来。

    当初他转学夏京后,其实和大家还是有书信来往的,只是时间长了,渐渐才断了。

    “不太好。”方圆苦笑着说,何止不太好,是太不好,要不是方圆凑巧回老家遇上晓珊,估计他也活不了多久。

    “哦,发生了什么事?是承包的工程出了什么问题吗?”丁和平放下酒杯满脸严肃的问。

    人的一生有很多种朋友,但是发小绝对是最为特殊的朋友,因为小时候的友情最为纯洁,没有掺杂任何的目的性。

    所以也就显得格外珍惜了。

    “都不是。”方圆把事情的经过如实说了,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丁和平听闻后愣了好久,然后一口闷了酒杯中的酒,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在哪个医院?什么时候手术?”丁和平语气低沉的问。

    李幼薇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又把他杯中倒满。

    “鹿市的仁爱医院,手术应该是九月份,到时候我通知你。”

    按照陈超的意思,是想等晓珊过完生日并且再次上学,如果手术有什么意外,他也没有遗憾了。

    “好,到时候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丁和平再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如果钱不够,我这里还有些,这些年我出外勤攒的老婆本……。”丁和平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李幼薇。

    但是很快就把头转了过去。

    李幼薇也没什么反应,而是又给丁和平满上一杯道:“要是不够,我这里也还有些。”

    丁和平闻言,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感动,因为他知道李幼薇家里条件也不太好,也需要钱。

    “别操这个心,陈超的手术费我这里有。”方圆有点不习惯这样的气氛。

    “没想到,我们三现在最有钱的是你。”丁和平笑着说。

    “我还没想到你尽然进了中央警卫局。”要知道小时候丁和平那干瘦的某样,看上去谁都能欺负。

    为此方圆他们还给他起了个“田鸡”的外号。

    可谁曾想到现在尽然长成了一米八五的高壮大汉。

    “而且当初我们还真以为你爸在椰城当保安,骗的我们好惨。”方圆笑着说。

    “因为保密条例,我也以为我爸是保安。”丁和平自己也笑了。

    “对了,叔叔阿姨现在身体怎么样?我抽空带彩衣和欣欣去看看他们。”方圆嘴上客气的说,其实他对丁和平的爸爸很陌生,一点也不熟悉。

    倒是丁和平的妈妈映像深刻,因为那时候他和陈超经常去他家蹭饭,特别是丁妈妈烧的松鼠鱼特别好吃。

    “好啊,我爸妈正想让你去我家呢,感谢你救了威威,今天我来见你还特别交代了。”丁和平高兴地道。

    “叔叔阿姨太客气了,我也没相到小越姐竟然就是林市长的儿媳妇,实在太巧了。”方圆感叹道。

    “是很巧,当初我爸,林叔,还有嫂子大伯都在琼州任过职,没想到这三个人都跟你有所牵扯。”丁和平不经意地说道。

    “咦?”方圆没想到林市长竟然也在琼州待过,那天完全没听过他说起过啊。

    另外大舅在琼州待过,刚来那天他听外公提起过,但自己并没在意,现在听丁和平这么一说,忽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可是怪在哪里,他心里又说不上来,侧过脸去,蓝彩衣给了他一个很有深意的笑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