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可恶的人贩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姐姐,这是我给你挑的哦,你看你喜不喜欢?”小家伙把自己挑选的公主屋同样拎到陈蔷薇床前。

    和黄皓不同,陈蔷薇对收到这意外的礼物感到很开心,她今年也才六岁,正是喜欢公主的年纪。

    这座公主屋不但里面有着公主专用摆设,还有一个公主玩偶坐在里面,这就让小姑娘很开心了,感觉自己一下子得到了两件礼物。

    “谢谢小妹妹。”小姑娘抿着嘴,她现在不敢笑,一笑就扯动脸颊痛。

    她整个脸颊的左边一片紫青,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就更加显眼,左眼更是肿的几乎睁不开,可见人贩子这一巴掌有多重,简直不是人。

    刚才小哥哥的腿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家伙还没有什么感触,但小姐姐的模样就对她冲击很大了。

    她喜欢跑,所以经常会摔倒过,有时候会有一点点红肿,她就觉得很疼很疼了。

    “小姐姐,你很疼很疼对不对?要我帮你吹一吹吗?我吹吹就不疼了哦。”小家伙天真地道。

    “好呀,谢谢小妹妹。”陈蔷薇点了点头。

    小家伙闻言立刻扶着床沿往上爬,不爬上床她可够不着,一直站在床边的林薇薇伸手把她抱了上去。

    然后小家伙把自己的小脑袋靠近陈蔷薇,耸了耸小鼻子闻了闻,然后惊讶地道:“小姐姐,你脸上有什么味道。”

    “那是药水的味道,医生说擦了药水会很快好的。”

    “哦。”小家伙伸手想碰一碰她的脸颊,但很快又缩了回来,她怕碰疼了小姐姐,于是鼓起小嘴巴,轻轻吹了几口气,然后嘴里念叨着,“吹吹不疼喽,吹吹不疼喽。”

    “小姐姐,你是不是觉得好一点呢?”小家伙吹过后满心期待地问。

    “嗯,有好一点点。”陈蔷薇挠挠头,其实也只是心里作用而已。

    林薇薇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在旁边闻言,眼泪水立刻又出来了,陈强赶忙抽了几张餐巾纸给她。

    “好了,你别哭了,再哭下去会把眼睛哭坏掉的。”

    可是她就是止不住泪水,陈蔷薇看到妈妈哭起来,小嘴也跟着瘪了起来。

    “别哭了,你再哭女儿也会跟着你哭的。这样不利于她伤口的恢复。”陈强再次劝道。

    林薇薇闻言,立刻强行止住了泪水。

    “好了,蔷薇也不哭了,你看小妹妹给你带的礼物。”陈强刚才在旁边帮她把玩具包装盒拆开了。

    陈蔷薇年纪还小,很快就被分散了注意力,开心的抱住公主玩偶。

    “方兄弟,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就在欣欣和小家伙们说话的时候,黄云悄悄把他拉出病房,陈强见了也跟了出来。

    病房外只有吴迪在那里等着在,至于黄皓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方先生,我想问下,那被抓到的人贩子,都怎么判啊?”黄云急切地问道。

    “当然是按照法律规定来量刑,别担心,肯定跑不掉的。”

    “我知道判刑肯定是判刑,但要是判轻了,我心里出不了这口恶气啊,先不说把我们两家孩字打成什么样?那些被拐的家庭亏得是找到了,不然真的会出人命的。”黄云愤恨地说道。

    “黄哥说的对啊,之前有个丢了孩子的妈妈,直接割腕自杀,好在她老公及时发现给抢救了回来,要不然孩子即使找回来,也没有了妈妈。”陈强也在旁边说道。

    其实发生这件事后,他也一步不敢离开林薇薇,怕她同样会做傻事。

    “还有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们放心,肯定会重判,不说死刑,那也绝对牢底坐穿,这辈子别想出来。”方圆安慰道。

    但是黄云和陈强有点疑惑,刚才不是说看法院的吗?怎么现在又肯定会重判?

    “一个方面这里是夏京,在帝都作案影响不好,另外被拐卖的儿童中有个孩子身份有点特殊,所以……。”

    方圆没说明,但黄云和陈强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什么意思,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这些人贩子专挑没有自己我保护能力的娃娃下手,真是可恨。国家应该出个政策,把人贩子三代以内全部枪毙,我看以后还有没有人敢贩卖儿童?”黄云狠声地道。

    方圆和陈强闻言都有些无语。

    “黄哥,现在又不是古代,还搞株连九族,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拐卖儿童量刑那么轻,这一点应该像美国学习学习。”陈强叹了口气说。

    在美国有两大机构绝对不能惹,一个是税务机构,另外一个就是儿童保护服务中心。

    前者,保不准会有坦克直接开到你面前突突你。

    后者……

    那叠堪比帝国大厦高的未成年保护法案,就是美国总统都会被拉下,然后送进监狱。

    而在中国呢?人贩子判死刑的都不多,至于那些受到父母虐待的孩子,通常就是把父母关上十天半个月,做做思想工作后,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但这样其实对孩子伤害更大,谁知道他们回去后会不会把怨气、怒气重新撒在孩子头上。

    甚至很少有听说被剥夺抚养权的,要是在美国,早就牢底坐穿了。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这些牵扯到的问题太多,国家肯定也有国家的考虑,我们就不用多操心了,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最近几年不也是加大打击拐卖力度了吗?量刑也是逐渐加重了啊!”

    “对,不说这些。”

    黄云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到现在一直没说话的吴迪,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方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成。”

    方圆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印着“金鑫建材有限公司”,后面印着经营业务,范围还挺广的,从线材、板材、螺纹钢等等,只要涉及到钢材的都做。

    “名片我留着,至于帮忙什么的就不必了,我可没那个资本自己盖房子。”方圆笑着说。

    “我可没什么名片,就留个手机吧。”陈强也在旁边道。

    他们聊了一会,黄皓的爷爷奶奶从外面回来了,对黄云道:“我们在外面定了一桌酒席,眼看就要中午了,我们请方先生一家吃个饭,感谢他帮我们找回了孩子。”

    “这可不行,我下午还有事,吃饭就免了。”方圆赶忙推辞,然后回到病房,招呼彩衣和小家伙要走了。

    彩衣正跟两个妈妈说着话,小家伙也跟两位刚认识的哥哥姐姐聊得欢,听闻要走,万分不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