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七章 游北海(二合一大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因为第一次上门,加上方圆和蓝彩衣还没正式结婚,在他家的时候就算了,但是在蓝彩衣的家里,自然不可能晚上让他们睡在一起,孙阿姨帮忙收拾了一个房间,反正家里房间多。

    为了怕方圆晚上一个人孤单,蓝彩衣贴心地派出了原本粘着她的小棉袄——宇宙超级无敌可爱小宝宝,有她,就不会孤单。

    小家伙对妈妈的家一切都很好奇,这里的房子比老爷爷家里还要大,而且是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房子,无论门上、窗户上、屋檐上都有着好看的花纹。

    第二天大家都起的很早,因为昨天累了一天,睡得都很早,特别是小家伙又是精神满满,刚起床就跑到院子里扭扭屁股弯弯腰,然后围着花圃疯跑一圈,美其名曰锻炼身体,身体棒棒,吃嘛嘛嘛香!

    孙阿姨对小姐突然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也感到很意外,但既然蓝妈妈都没说什么,她自然也不会多言,而且小小姐也很可爱,简直就是一个小开心果,这让孙阿姨想到自己老家的孙子,格外疼她,一大早就跑到北新桥卤煮店,买了卤煮和火烧。

    其实孙阿姨本来想去老磁器口买豆汁的,但又怕小家伙吃不惯。

    果然卤煮特别对小家伙胃口,浓厚的老汤,小肠、肺头,火烧透而不黏,肉烂而不糟,方圆也跟享受了一把小家伙的福利,吃了一顿正宗的夏京早点,然后他就学会怎么做了,他灵敏的味觉告诉他里面有哪些配料,火候大小,只要多试验几次,味道并不难做出来。

    吃过早饭,蓝爸爸和蓝彩衣要去厂里,因为蓝彩衣需要把手头上的事情正式交接给蓝爸爸,至于蓝爸爸是真的亲自管理,还是重新找猎头公司寻找新的经理人,她也就管不着了。

    至于蓝妈妈在家里没事就和方圆他们一起去了外公家,昨天外公特别交代的。

    等到外公家的时候,外公正站在院子里打太极等着他们。

    “老爷子为了等你们,今天早上都没出门,平时这时候他都要去北海公园吊嗓子的。”二舅妈见他们过来迎上来说,至于二舅已经上班去了,昨天是请了假的。

    老爷子住的这帽儿胡同有着悠久的历史,是历代达官显贵居住之地。从南锣鼓巷出发,向其东西两翼搜寻,十六条胡同**有二十多处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由此可见这一区域在历史传承上的分量有多重!而在这一区域中,挂牌保护最多、四合院建筑水平最高、最有历史价值的,当属帽儿胡同了。

    在明朝的时候,它被称为梓潼庙文昌宫,直至清朝的时候才被改名为今天的“帽儿胡同”。

    所以别看老爷子的这小院子比不上蓝彩衣家的大,也比不上她家的华丽,但在价值上和位置上来说可以完爆蓝彩衣家,但是这房子是禁止出售的。

    沿着帽儿胡同往西走,步行十几分钟,就是北海公园,它与中海、南海合称三海,也是最具代表性的皇家园林之一,我们小时候听到《让我们荡起双桨》说的就是北海公园,特别是里面有两句歌词,“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就是描写北海公园的主要景点-白塔。

    可是方圆觉得有点坑,感觉就是垒砌的大石头墩子刷了白漆,一点看头都没有,旁边还有几个炮台,现在正是暑假,家长带孩子旅游的多,所以很多孩子骑在上面拍照。

    除此之外因为位置高,站在顶上正好可以一览北海公园全貌,白塔下面有几间寺庙倒是挺精美的,可是却不让进。

    好在老爷子对历史典故比较熟悉,每到一处都能说出个一二来,这才让方圆觉得有点不虚此行的感觉。

    “所以说,到夏京来旅游别只是看景,世界上最好看的景色永远是大自然,再完美的人工造物也比不上钟灵毓绣大自然,所以到夏京来看的是文化、看的是历史。你有时间带小家伙去中国国家博物馆看看,了解了解祖国灿烂的历史文化。”老爷子非常健谈。

    “国家博物馆?不是故宫博物院吗?”在方圆的印象当中,故宫博物院好像名气更大一些。

    “故宫博物院?那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全都是一些前清的破烂,它能代表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吗?再说清宫里那点好东西早就不在故宫博物院了。”老爷子非常不屑地道。

    “那在哪里?”方圆好奇了。

    老爷子朝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方圆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

    所以说北海名气之大,几乎天下皆知,但是因为它的景色天下无双吗?肯定不是,美的是它的底蕴,是人文,是历史。

    不过小家伙却兴致勃勃,她见惯了大海的辽阔,乍见这个小池塘一样的地方竟然也叫海,感到很是新奇,特别是上琼华岛的时候,山上怪石嶙峋,根本就没有一个完好的路,但小家伙爬起来却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还专挑崎岖的地方走,然后骑在凸起的怪石之上让爸爸给她拍照。

    等从山上下来,就是远帆阁,远帆阁旁边就是游船码头,很多家长带孩子荡起双桨,当然现在已经没双桨了,都是电动和脚踏的了。

    小家伙看了却很心动,拽着爸爸的胳膊,让他也带自己去划船,可是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方圆哪里敢带他去划船。

    “下次爸爸再带你来,今天我们和太姥爷再转一转其它地方好不好?”方圆把她抱起来。

    “才不要,我现在就要划船,别的小朋友都在划船,宝宝为什么不可以?”小家伙仰着脖子气鼓鼓地道。

    这时候老爷子发话了,“你带她去吧,我正好坐在这里歇一会。”

    老爷子毕竟上了年纪,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是刚才爬上琼华岛也有点累了。

    等方圆带小家伙在湖里游了一圈上来,远远的就见老爷子正在和一群老头老太说着话,他们有手持长笛的,有手持二胡的、有手持琵琶的、还有膝摆古筝的等等,仿佛是一个老年乐队。

    他拉着小家伙走了过去,人还没靠近,就听其中一位银发老太太张口唱了起来。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即使方圆对音乐不甚不了解,但也知道这首歌叫《茉莉花》,它的旋律优美,清丽、婉转,波动流畅,感情细腻。在老太太口中唱出来竟然还带有轻盈活泼的感觉。

    等老太太唱完,周围的人都鼓起掌来,有认识的,都喊道:“许老师,再唱一遍。”

    方圆拉着小家伙悄悄走过去,站在了老爷子身后。

    许老师闻言,笑眯眯地道:“不唱了,不唱了,回家带孙子去了。”一口的吴侬软语,非常好听。

    “许老师,你就再唱一遍吧,你唱的真的很好听。”大家齐声要求道。

    都是老熟人,经不过大家强烈要求,许老师终于答应再唱一遍。

    随着伴奏音乐想起,许老师摆好姿势,首先唱道:“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小家伙站在旁边,跟着小声唱道:“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许老师接着唱道:“芬芳美丽满枝桠。”

    小家伙声音稍大一些唱道:“芬芳美丽满枝桠。”

    许老师唱一句,小家伙跟着唱一句,声音也越来越高,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老太太也发现了,慢慢放低自己的声音,最后甚至可以说不是在唱歌了,而是在提醒小家伙的歌词,周围人的目光也全都从许老师的身上转到她身上。

    老爷子也回过头来,满脸惊喜地看着小家伙。

    小家伙的小奶音回荡在公园里,这首《茉莉花》从她嘴里唱出来一种孩童的欢快,而且节奏把握的非常准确。

    看着眼见如同小天使般的小人儿,所有人仿佛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她。

    等她一首歌唱完,四周之人毫不吝啬地送上热烈的掌上,小家伙这才惊觉,害羞地缩在身后爸爸怀里。

    四周全是赞叹之声,都羡慕方圆有这样一个既可爱又聪明的女儿。

    “这是我家的,我外曾孙,哈哈……。”老爷子开心地对众人道,那得意劲别提了。

    “老爷子,你后继有人了。”老头老太起哄笑道。

    “你的外曾孙?这是小彩衣的孩子?”许老师走过来,蹲下身子看着小家伙问。

    此时小家伙已经在爸爸怀里探出头来,有点好奇地看着眼前的许老师。

    许老师大概六十来岁的样子,一头银发,脖子上还系着一条丝巾,身上穿着一身中国风的丝绸衣裳,显得非常有气质。

    “别怕,到奶奶这里来,当年奶奶可也教过你妈妈唱歌呢!”许老师长的也是慈眉善目,说起话来让人很有好感。

    小家伙很快就放下戒备,从爸爸怀里走了出来。

    “你长的跟你妈妈真像,天赋也很好啊!”许老师摸了摸她的小脸蛋。

    然后抬起头来对蓝老爷子道:“这孩子音色很好,节奏感也很强,你是准备让她继承你的衣钵吗?”

    老爷子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摇了摇头,“算啦,算啦,她有兴趣学我就教,没兴趣学我也不强求了。”

    许老师站了起来,笑着说:“还是老爷子你看的开。”

    老爷子闻言只是笑了笑,然后对方圆道:“走吧,我再带你们转一转。”

    但很明显,他兴致不高起来。

    方圆拉着小家伙默默你跟在他的身后。

    等走了一截,老爷子忽然开口道:“我年轻的时候学过大鼓,唱过越剧,最终还是唱京剧混了口饭吃,可没想到子女没一个继承我的衣钵的,其实也怪我,在过去戏子属于下三流,也就没让孩子们跟我学唱戏,没想到随着生活了变好了,它竟然成了一门艺术了。”

    老爷子说着自嘲似的笑了笑。

    “戏剧本身就是一种民族艺术,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国粹,是世界文化遗产……。”

    老爷子摆了摆手打断他继续说,“后来我陆陆续续也收过不少弟子,可是没一个有天赋的,也吃不了苦,等好不容找到一个好苗子吧,可却是个短命鬼,年纪轻轻的得了肺痨,没几年就死了。”

    “后来我也就歇了教徒弟的心思,直到彩衣的出生,她天赋很好,所以小时候我也有意培养她,可是好家伙,这丫头的性子比家里几个小子都野,又是个有主见的主,高中的时候直接放弃了走艺术这条路。”老爷子说着神色有些黯然。

    方圆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小家伙见了,也想挽爸爸的胳膊,但是个子太矮了,垫了几次脚尖也没够着,最终只能把自己小手塞在了爸爸手心里。

    老爷子看着她的小模样,伸手摸了摸的头,“这小家伙的天赋和她妈妈一样好。”

    “既然这样,老爷子你就教教小家伙唱戏吧!”方圆赶忙帮腔道。

    老爷子闻言面有喜色,但紧接着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年纪大了,也没那个精力来教,而且她有她的人生,不可强求。”

    “你可以教她一些基本功,她要是喜欢,那就让她学,不喜欢就算了。”方圆赶忙道,为了讨好老爷子,他可是连亲生女儿都卖了,至于小家伙懵懵懂懂的什么也不知道,爸爸看过来的时候,还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老爷子闻言想了想道:“这样也好,即使以后不喜欢,多学点东西总是没坏处的,再说艺术都是想通的,学会了学其它东西也快。”

    方圆这边和老爷子说着话,忽然感觉有人盯着他在看,他五感灵敏,只要有人目光稍微在他身上停留时间长点,他就有所察觉,于是下意识的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原来是一对中年夫妇,女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正靠在她肩上呼呼大睡,看到方圆看过来,男的咧嘴对他笑了笑,一幅憨厚忠实的模样,方圆点了点头,移开目光,拉着欣欣继续和老爷子聊了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