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百一十八章 萎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回答家里方妈妈晚饭还没烧好,爷爷和外公正在看电视,小家伙于是挤到他们中间,让他们给放动画片,爆米花看小主人回来,跑了过来在她小脚丫上蹭了蹭去,可是今天她实在太累了,实在没精力跟它玩。

    爆米花有些失望的趴在了她的脚下,橘子从茶几下面伸出爪子挠了挠它,它立刻来精神,钻到茶几下面在橘子身上蹭来蹭去,可是橘子又不满地把它推开了。

    蓝彩衣回到房间准备换一套衣服,舒展了一下身体,这几天太忙了,不但需要忙方圆公司的事情,还要远程指挥夏京工厂的事情。

    “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方圆跟着走进来,嬉皮笑脸地道。

    “你会按摩?我看你是见色起意了吧?”蓝彩衣也不回避他,直接把自己职业装给脱了下来。

    你们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妩媚吗?是将脱未脱的时候。

    你们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撩人吗?是半遮半掩的时候。

    蓝彩衣现在就是如此,虽然她已经回来几天,但因为有欣欣这个电灯泡,方圆一直没能瞅到机会,现在被她一撩,整个人都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

    也不等蓝彩衣换好衣服,一把就把她给楼了过了。

    “干嘛,你要死了啊!”蓝彩衣娇嗔道,但是很快嘴巴就被堵上了。

    就在两人**,将要点燃的时候,就听小家伙在楼下喊道:“妈妈,吃饭饭了喽,你们快来呀!”

    一盆冷水把这把火给浇灭了。

    方圆:“……。”

    蓝彩衣闻言立刻把方圆推开,红着脸骂道:“色狼。”

    然后穿起自己的衣服来。

    方圆心想,刚才也不知道谁反应那么大,身体都开始发烫,怎么转眼就变成自己是色狼了?唉,女人真是不讲道理。

    等方圆和换好衣服的蓝彩衣结伴下来,小家伙已经在她专用椅子上乖乖坐好,果然吃饭她是最积极。

    “方圆,你这边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吃饭的时候,蓝爸爸开口问道。

    “算是走上正轨了,多亏彩衣的帮忙,要是我一个人,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方圆顺便夸赞了蓝彩衣一句。

    “所以你要多跟彩衣学习,你一个大男人,总是让彩衣忙前忙后的像什么样子?”方爸爸闻言首先斥道。

    “我就不是搞管理这一块料,再说彩衣管理的很好,我干嘛要插手。”方圆说着从盘子里夹了一块排骨放在了蓝彩衣的碗里。

    “我看你就是想偷懒,彩衣,你要好好调教他,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干!”方妈妈在旁边帮腔道。

    “就是,就是。”方爸爸见方妈妈帮腔,就更加来劲了。

    “方大哥,你也别要求太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短处,方圆不善管理,但是他能搞发明创造,这就很好嘛。要是真的都会了,彩衣岂不是没什么用了,现在正好,完美搭配,天生一对。”蓝妈妈在旁边帮着方圆说道。

    方爸爸和方妈妈见蓝妈妈帮方圆说话,自然不会反驳,只是方妈妈谦虚道:“这臭小子能有什么本事?只不过运气好罢了,能娶到彩衣这样的媳妇,也不知道上辈子敲坏了多少木鱼求来的缘分。”

    “那你这边能离开几天不?老爷子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促好几次了。”蓝爸爸开口说道,他口中的老爷子,就是蓝彩衣的外公蓝何瑞庚。

    “你们这边房子都搞好了?”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和装修公司谈装修的事情。

    “设计图已经出了,我们挺满意的,现在就是施工问题,这一点还要拜托方大哥帮我们盯着一点。”蓝爸爸说着抬头看向方爸爸。

    “放心,这件事抱在我身上,保证不会让他们偷工减料。”方爸爸拍着胸脯保证道。

    大人说着话,欣欣听的不太懂,瞅瞅这个,瞅瞅那个,最终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饭碗里,对付外公刚给她夹的蒜蓉虎皮虾。

    可是小家伙摆弄了半天,糊的一脸都是酱汁也没吃到肉,最后方圆实在看不过去,伸手拿过来帮她剥开了虾壳,小家伙吃了眼睛一亮,立刻张口还要,于是方圆一连给她剥了好几个。

    蓝彩衣在旁边见了,开口道:“这一次爸爸帮你就算了,下次想吃就自己剥,不能让别人帮你弄,你看爸爸帮你剥虾,饭都没吃。”

    小家伙闻言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拽了拽方圆。

    方圆以为她想跟自己说话,于是把脸靠了过去,小家伙立刻凑到他的脸颊上“啪叽”亲了一口,然后道:“谢谢爸爸。”

    虽然她把脸上酱汁糊了自己一脸,但是方圆心里却如同吃了蜜一般,这个小人精,真会哄人。

    “她还小嘛,方圆迟点吃也不会……。”方爸爸在旁边闻言不赞同道,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方妈妈在桌子下面踢了一脚,然后狠狠瞪了一眼,让他把后半句话给咽了下去。

    “彩衣说的对,孩子能做的事情最好自己做,这样可以锻炼她的自理能力,以后不会过于依赖父母。”方妈妈开口说道。

    等吃过晚饭,欣欣又要跑去看动画片,但被方圆给抓住了,让她刷牙洗澡早点睡觉,因为她今天疯玩了一天,需要好好休息,可是小丫头却不愿意了,跑过去抱着蓝彩衣的腿哀求。

    “妈妈,你就再给我看一会吧!”小家伙仰着脸,拽着蓝彩衣的衣角,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

    “但是爸爸说不能看了哦!”蓝彩衣捏了捏她的小脸道。

    小家伙想了想道:“妈妈,我是你生的吗?”

    “你当然是我生的。”蓝彩衣很好奇,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是你生的,我听你的。”小家伙笑嘻嘻地道。

    “……,我说也不行。”蓝彩衣憋着笑道,这小家伙竟然也会套路人了。

    小家伙闻言有点失望,但还是嘟嘟囔囔地被爸爸抓去刷牙去了。

    果然小家伙看似精神旺盛,但今天真的累了,基本上是倒床就睡,小鼻翼甚至都发出微微的鼾声。

    她一睡着,方圆就开心了,嘿嘿笑着摸到蓝彩衣那边搂住了她。

    蓝彩衣也没反抗,而是小声道:“把灯关上。”

    方圆迫不及待的关了灯,然后把她抱了起来,可不敢在床上,吵醒了小家伙怎么办。

    他托着蓝彩衣的翘臀,两人激吻着往旁边的懒人椅子而去。

    压抑的喘息声、两人恨不得互相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勃发,就在这时一阵刺儿的手机铃声响起,让他们**瞬间萎颓了下来。

    方圆心里大怒,今天两次都被打断了,这样搞迟早会阳痿的,他到要看看谁打来的,自己这一枪没捅出去,要没什么要紧事,自己就去捅他一刀。

    方圆接通了电话强压着怒气问:“谁呀?”

    “方学长吗?我是林舒雅,田大哥被人捅了一刀。”

    方圆听到这个消息,还直挺挺在的下身,真的一下子软了下来了。

    “靠北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