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贱无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就在他们说起杨倩秋的时候,鲁守义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正是杨倩秋打来的,他对方圆做了个静声的手势。

    而刚才哭丧着脸的他变得一本正经起来,神色很冷淡地道:“喂,有什么事吗?”哪有一点刚才要死要活的样子。

    “我刚回来,看你人不在家,想问你人去哪里了呢?”杨倩秋电话里笑着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哦,我在方圆这里呢,等晚上我再回去,要是没事我就先挂了。”鲁守义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这样真的好吗?”方圆在一边担心地道。

    “有什么不好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我这里当什么了?”鲁守义气道。

    “那现在怎么办?等她跟你道歉?”方圆好奇问道。

    “现在就看谁先忍得住,谁先打电话谁就输。”鲁守义在椅子上躺了下来,全身放松好不惬意。

    “你就不怕杨倩秋跟你想的一样?”方圆好奇问道。

    “别想那么多,我告诉你,那女吵架,赢得永远是舍得放手的,千万不要抱有什么患得患失的心里。她要真是跟我吵一架就乖乖回家去了,那正好,我还自在一些,省得天天还被她绑住了。”鲁守义翘着二郎腿,毫不在意地道。

    “谈恋爱就好比一场博弈,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不能逼的太紧,也不能放的太松,更不能拥有胜负之心,越是在乎越会失去,胜利的永远属于不在乎的一方,舔狗没有好下场的。”鲁守义一幅恋爱专家的模样。

    “拉倒吧,听你在这瞎掰,说的好像你谈过多少恋爱似的?”方圆表示全都是歪门邪说。

    “我谈的女朋友数量,比你撸的次数都多,你说我没谈过恋爱?”鲁守义一下子坐起来反驳道。

    “你那叫谈恋爱?弹、练、爱吧?全都是走肾的,什么时候走过心?请别侮辱恋爱这个词。”方圆白了他一眼。

    “你懂个屁,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而且18世界德国诗人歌德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说,我只是走捷径而已,怎么就不算是谈恋爱了?”鲁守义一本正经地道。

    方圆被怼的哑口无言,忽然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这么说,你走了杨倩秋的捷径走了这么多天,咋还没走到她心里去呢?”方圆恶意地道。

    鲁守义:“……。”

    “那是因为杨倩秋跟别人不同。”鲁守义强行辩解道。

    “有什么不同,她还不是女人了?”方圆调侃道。

    “对,她不能算百分之百女人,她的心一半属于男人,一半属于女人,所以我现在已经成功走进她属于女人的心里,但还没有走进她那一半属于男人的心里,等我什么时候也走进去了,她就会完完全全变成一个正常女人。”鲁守义若有所思地道。

    方圆有些害怕地从旁边拿了一条毯子,盖在自己赤果果的上身。

    “我告诉你,我对男人没兴趣,更加对你没兴趣。”鲁守义见了,咬牙切齿地道。

    “既然你能走进她心里,也代表她可以走进你的心里,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她有没有可能把你掰弯,变成百分百的女人。”方圆不怀好意地道。

    鲁守义闻言呆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子一眼不发地往屋内走。

    “你干嘛去?”方圆问。

    “我去拉一泡郁闷的屎不行啊?”鲁守义暴躁地道。

    “行,行,你老大,你说了算,嘿嘿……。”方圆故意坏笑道。

    “方叔叔,欣欣妹妹和晓珊姐姐在家吗?”忽然一个童音打断了他的笑声。

    方圆回头看过去,原来是隔壁的爱菜,正站在自家二楼阳台上,往这边看。

    爱菜今年五岁,正好比欣欣大一岁,晓珊小一岁。

    “都不在家呢,晓珊去她妈妈那里了,欣欣去见她外公外婆了。”方圆对她挥挥手道。

    “哦。”小家伙闻言有些失望,心情显得极为低落。

    “好了,别难过,等会大姨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泪从屋子里走来出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她穿着一身天蓝色的丝绸睡衣,看到两人,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迎着大海的方向,微微抬起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风中有股大海的味道……。

    阳光穿透她的睡衣,让她内衣若隐若现,精致的面孔,完美的身材,充满了无限的魅力,两个男人齐齐吞咽了一下口水。

    鲁守义不知道什么时候举起自己的手机,一连拍了好几张。

    “你干嘛?你不是说你拉屎去吗?”方圆白了他一眼。

    鲁守义根本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抱着手机嘿嘿傻笑地进了屋内。

    方圆也没在意,躺会躺椅上,拿起手机,继续纠结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呢?

    忽然他想起什么,一骨碌爬起来,连忙跑回屋内喊道,“撸一手,你拉屎可以,要是敢在我家撸一手,我今天就让你变女人。”

    “滚……。”

    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在哪个卫生间,方圆赶忙跑去,站在门口捏着鼻子道:“我不,你跟我保证。”

    “TMD。”鲁守义都快被方圆给气笑了,“看你的朋友圈去。”

    方圆不解地打开微信,只见鲁守义刚发了一条朋友圈,图片正是小泪姐,还配上了一行文字,“人生恍若初见。”

    方圆终于松口气,原来他拍照片是用来发朋友圈的,不是用来撸的。

    既然这样,就不要站在门口闻臭了,转身离开,刚走几步,电话就想了,拿起来一看,是杨倩秋打来的。

    方圆一边接通一边想,看来鲁守义这招还挺好用的,这不,杨倩秋立刻就有危机感了。

    “小秋,你有什么事?”方圆明知故问地道。

    “鲁守义是在你那里?”杨倩秋问道。

    “对,人在我这里呢?”方圆说。

    “那刚才他朋友圈发的女人……?”杨倩秋有些激动地问道。

    方圆心想,果然是感到危机了。

    “只是我新房邻居,只是认识,跟鲁守义没什么关系的,你放心,我会帮你看好他的。”方圆故意说这种含糊其辞,越描越黑的话,帮助鲁守义助攻一把。

    果然,杨倩秋听完后,立刻道:“你搬了新家,我也没祝贺一下,今天真好有空,我就打扰了,等会我就过去。”

    “哦,好!”方圆没想到杨倩秋如此果断。

    他话刚一说完,杨倩秋就挂断了电话。

    方圆看着手机,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