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外公外婆(二合一大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对了,你有想好你公司叫什么名字吗?”鲁守义接过方圆递过来的身份证问道。

    “唉……。”方圆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要不叫方圆动漫?或者芳心动漫?”鲁守义提议道。

    “叫方蓝科技吧?”方圆想了想说。

    “你不是游戏公司吗?叫什么科技?”

    “科技怎么啦?科技就不能做游戏了?我做科技游戏不行啊!”

    “行,行,你老大,你说了算。”

    “别矗在那里,快过来吃饭。”端过菜的方妈妈招呼道。

    “知道了,我马上来。”方圆回答一句,然后对客厅喊道,“欣欣,晓珊快点过来吃饭了。”

    “爸爸,快来救救我。”

    方圆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客厅里。就见小家伙头朝下,脚朝上,半个屁股还挂在沙发上,双手撑地,倒立着在。

    晓珊站在沙发上,拽着她的脚,想把她扶起来,可是力气有点不太够。

    方圆赶忙跑过去,把小家伙给扶了起来。

    “你在干嘛,为什么会这样?头撞破了怎么办?”方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皮成这样的。

    “我想倒过来看电视,可是没了力气了呀,唉吆喂,我的老腰啊!”小家伙捂着自己的腰,学着奶奶的样子。

    方圆:??

    这小家伙简直是皮出一定境界了。

    等吃过晚饭,今天晓珊就没有回去了,但是还是跟妈妈打了个电话,欣欣见了,也想妈妈了,于是也给自己的妈妈打个个电话。

    蓝彩衣刚从厂里回来,正一个人在吃饭,蓝爸爸和蓝妈妈去了思明州,招呼也不打一声,还是她从厂里回来后孙阿姨告诉她的。

    所以家里一下子冷清下来,在家的时候吧,看他们逍遥自在,自己累死累活,感觉一肚子不爽,但不在家了吧,又想他们了,人也真是的。

    看到是女儿打来的电话于是直接接通了,因为蓝爸爸和蓝妈妈不在家,倒是不需要回避了,不过她决定这次等他们从思明州回来就摊牌,那时候厂里的事情应该走上正轨了。

    “妈妈,我想你了,你想宝宝了没有?”

    “当然想我宝贝咯,宝贝吃饭了吗?爸爸在干什么呢?”当然她最后一句只是随口一问,真的。

    “爸爸在和鲁叔叔说话,爷爷奶奶在洗碗,姐姐在给她妈妈打电话。”虽然妈妈没问其他人,但是小家伙也说了。

    关于晓珊的事情,方圆跟她说过,而且晓珊也跟她打过电话,分享了她的喜悦,蓝彩衣挺为小人儿高兴的,希望她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幸福。

    “那今天爸爸带你去哪里玩了呀,开不开心啊?”

    “嗯……嗯……。”小家伙也不知道今天去的地方叫什么,于是布灵布灵跑过去问爸爸。

    “爸爸,我们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

    “我们今天去了观海花园啊,我们买了房子,明天我们就要搬过去了。”方圆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她。

    “以后别人要是问你住在哪里?你要说住在鹿市游龙湾观海花园16栋,爸爸电话136……,妈妈电话138……。知道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真麻烦,别打扰我们女孩子说话。”小家伙用小手推开爸爸凑过来的大脸,一脸嫌弃,转身就跑了。

    方圆:“……。”

    *

    第二天一早,大家先把东西打包,用车子拉到新房去了,鲁守义也被抓包过来帮忙。

    杨倩秋昨晚一晚上没回来,反正方圆觉得他肯定是被绿了,但是鲁守义这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看他一脸贱样,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等把东西送到新房,大家决定去商场买一些必需品,还有小家伙的房间也要重新装饰一下,至于鲁守义则跟早在这里等候的宋雪看房子去了,晓珊也跟着去了,一晚上没见妈妈,想的不得了。

    一家人浩浩荡荡,买了一大堆东西,除了生活日用品外,还有两张大人床,两张儿童床,另外就是一些琐碎的东西,欣欣觉得特无聊,抱着爆米花有气无力的跟在大人的后面逛商场。

    方妈妈见了颇为心疼,于是让方圆先带她去玩,剩下的东西她跟方爸爸自己看着买。

    方圆一想也觉得没问题,而且买了这么多东西,商场会负责送货。

    于是方圆决定先带欣欣回新房去,那边的私人沙滩人少,沙子也细腻,正好可以和她一起建个沙堡什么的。

    等把车开回观海花园,在家里拿了铲子和一个大的塑料桶,他们就出发了,原本有气无力的小家伙立刻恢复了朝气,就连爆米花都受到了小主人的情绪感染,高兴的蹦蹦跳跳。

    果然私人沙滩上的人特别少,何况观海花园只有三十五户,只有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家坐在旁边遮阳棚休息椅上。

    方圆把小家伙的遮阳帽带好,然后让她负责挖沙堆,自己负责去海边运水,今天爸爸要帮她建一座大大的城堡。

    小家伙接到了任务,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干劲十足,撅着小屁屁,吭哧吭哧地刨起沙子,爆米花也在旁边用短腿努力帮助小主人。

    方圆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里。

    然后也就没再管,转身去海边拎水去了。

    小家伙努力刨着沙子,宝宝力气可大了呢,一下子就能刨出一大铲,相信很快就能完成爸爸交代的任务,完成一个大大的沙堡。

    就在这时候,她的小手表忽然响了,一看,不是1也不是2,不是3也不是4,是一大串数字,看的她有点晕。

    她有些好奇,这是谁打她的电话呀?于是接通了电话。

    “喂,你是谁呀?”

    “我是何奶奶呀!”电话那头蓝妈妈细声细语地道,以至于在一旁的蓝爸爸侧着耳朵悄悄偷听起来。

    “何奶奶?”小家伙有点疑惑。

    “怎么了,你不记得何奶奶了吗?”蓝妈妈语气伤心的道。

    蓝爸爸在旁边更是疑惑了,他现在是一肚子疑问,来了鹿市快两天了,老婆每天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干什么,问了也不说。

    “哦,你是奇怪的老奶奶。”

    “……。”蓝妈妈。

    “你现在在做什么呀?”蓝妈妈继续追问道。

    “我在玩沙子呀!”

    “那你在哪里玩沙子呀?”

    “沙滩上玩沙子呀!”欣欣表示还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奶奶,总是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那你在哪里的沙滩玩沙子呀?”蓝妈妈不死心,继续追问道。

    “当然是海边的沙滩呀!”

    “……。”

    蓝妈妈见套路看来是达不到目的了,于是换了一种方式,“宝宝真聪明,奶奶的问题全知道。”

    “那是当然,爸爸说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小宝宝。”小家伙听人夸赞她,可得意了。

    “既然这么聪明,那奶奶考考你,你知道你住在哪里吗?”蓝妈妈有点紧张,如果小家伙真不知道,她就准备打方圆电话了,总不能真白跑一趟吧,有些事情她需要当面问清楚。

    “我当然知道。”小家伙立刻骄傲了,昨晚爸爸刚跟她说过呢!

    “我住在鹿市游龙湾观海花园16栋。”

    “宝贝真棒,一下就答对了,奶奶相信你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小孩了,奶奶下次再给你打电话,再见!”蓝妈妈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差点笑出声来。

    “奶奶再见。”小家伙也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她的小脑袋瓜可想不出来。

    “欣欣,你看,我给你捡了几个好看的贝壳。”方圆拎着一桶水回来,手里还有几个漂亮的贝壳。

    “哇,好漂亮,谢谢爸爸!”小家伙伸手接了过来。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方圆刚才好像看她在打电话,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一个奇怪的老奶奶。”

    “咦?”

    *

    “给谁在打电话呢?”蓝爸爸看蓝妈妈打完电话,满脸喜色,再也忍不住问道。

    “一个小天使。”蓝妈妈笑嘻嘻的,心情极好。

    “走,跟我出去买点东西。”蓝妈妈拿起自己的遮阳帽,喜滋滋地道。

    “今天你不说清楚,我哪也不去。”蓝爸爸感觉自己实在憋不住了。

    看着蓝爸爸认真的表情,蓝妈妈知道今天不说清楚,估计是不成了。

    于是把手里的帽子放下,坐了下来道,“你还记得前几天彩衣回来,她去洗澡的时候,我帮她接的吗?”

    蓝爸爸当然记得,当时还是他让接的。

    “打电话的是一个小女孩,张口就喊妈妈!”

    蓝爸爸吃惊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道:“不会是打错电话了吧?”

    “怎么可能?彩衣手机里显示的是小宝贝,她还亲口告诉我她妈妈叫蓝彩衣。”

    蓝爸爸闻言脸色非常难看,他想到这几天蓝妈妈忽然关注起方圆来,心里猜的**不离十,“是方圆那臭小子的?”

    “可能性非常大,虽然当时没问她爸爸叫什么,但是她告诉我她今年四岁,名字叫方欣,而且你看……。”蓝妈妈拿出手机,找出方圆露屁股的照片,把他旁边的小女孩指给他看。

    蓝爸爸放大照片仔细的看了看,跟女儿小时候真像,看她调皮后大笑的模样,简直把人的心都暖化了,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蓝妈妈在旁边瘪了瘪嘴,她太了解蓝爸爸了,典型的嘴硬心软。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另外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女儿,非要偷偷跑来鹿市?”蓝爸爸不解的问。

    “当然,我刚刚问了出来,至于我为什么不问彩衣,她既然不想告诉我,我干嘛要问?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意思吗?”蓝妈妈非常孩子气的道。

    蓝爸爸:“……。”

    这事是有意思的事吗?但这太符合蓝妈妈的性格了,真是她能干的出来的事,有时候她的性格真的很脱线,跟个孩子似的。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要去见方圆那个臭小子吗?”蓝爸爸问道。

    “才不要,我当年对这臭小子多好,让她跟彩衣一起留学,他还推三阻四的,现在竟然还瞒着我们跟彩衣生了孩子,我才不原谅他。”蓝妈妈插着腰气哼哼地道。

    蓝爸爸看蓝妈妈的小女人模样,心里的不快稍微好了一些。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而且你怎么确定这小姑娘就是彩衣的女儿?”蓝爸爸接着问道。

    “不管是不是彩衣的女儿,但是绝对跟她有关系,我就想知道她瞒着我什么?而且看长相,是彩衣的女儿可能性很大。”

    “你还记得彩衣留学第一年的时候,我们说要去看她,她总是推三阻四,说学业忙,让我们不要打扰他,第二年我们去的时候,她倒是见我们了,我还调侃她新西兰的环境好,她人都胖了一圈,而且她还告诉我们她住学生公寓,不方便带我们去看她住的地方……。”蓝妈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以前没在意的事情,现在想想很多地方不对劲,但如果说她瞒着他们偷偷生了个孩子,一切似乎都合理了。

    蓝爸爸听蓝妈妈说的越多,脸色越是难看,心里恨死方圆那臭小子了,女儿为了他遭了多少罪,受了不少苦?

    也埋怨他们自己,没有尽早发现女儿的异常,她该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苦。

    总之蓝爸爸把女儿脑补成被父母赶出家门,然后又被渣男抛弃,独自生下孩子,受人白眼,遭人欺凌的可怜女人。

    想着想着,自己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原谅方圆那个臭小子。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蓝爸爸沉声道。

    “这你别管,你跟着我就行了。”蓝妈妈再次站起身子,拿起遮阳帽准备出去。

    “去哪里?是找方圆那臭小子算账吗?”蓝爸爸激动地站起身子。

    “不是,我现在不想见他,你先陪我去一趟玩具店?”

    “玩具店?”蓝爸爸诧异问。

    “我虽然不愿意见方圆这臭小子,但我孙女我可不能不见,我们去给她买个玩具做礼物。”说到小家伙,蓝妈妈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蓝爸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