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四十六章 夜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哇,爸爸,天上的星星好美啊?”小家伙枕着方圆的胳膊,看着头顶的星空,接连发出赞叹之声。

    的确很美,方圆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抬头仰望星空了,仿佛一台设定好了的机器,每天做着相同而又枯燥无味的工作,从未想过要抬头看一眼星空。

    因为是六月中旬,所以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四周繁星点点,一条长长的银河贯穿整个天空,田野里的虫吱声,蛙鸣声交织一起,这是大自然最美的声音。

    小人儿把自己的肉肉的小手举到眼前,遮住一颗星星,然后在把手给移开,跟星星捉迷藏,忽闪的星星仿佛在和她呼应。

    忽然小家伙一骨碌爬起来,兴奋地道:“爸爸,你看星星落下来了,它来看我了。”

    方圆还以为是有流星,转眼一看,却是夏季里的萤火虫,“这不是星星,这是萤火虫。”

    “萤火虫?”小人儿很明显没见过萤火虫,满眼都是好奇。

    这时候那个萤火虫落在了蚊帐上面,小家伙蹑脚走了过去,好奇的观察着。

    “等明天晚上,爸爸去帮你抓一些萤火虫回来。”方圆把头凑到她的耳边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小家伙有点迫不及待。

    “现在可不行,爷爷奶奶不是跟你说了吗?小孩子晚上不准出门的。”方圆说道。

    这也是欣欣回来快一个月了,竟然还没见到萤火虫的原因,其实琼州属于热带,环境特别适合萤火虫的繁衍,所以特别的多。

    方妈妈和方爸爸也算是知识分子,但是依然摆脱不了农村的那种迷信,认为小孩子夜晚外出不好,容易受惊,丢魂、或者被某些未知的盯上,特别是夏季的田野里,很多有灵性的生物出没,孩子容易冲撞它们。

    虽然已经步入了21世纪,但是农村依然保留着一些迷信行为,方圆小时候就见过同村一个小孩,每天半夜哭闹,村里人说他受了惊吓,丢了魂。

    于是孩子的父母半夜在门外磨刀,磨一下就喊一声“XXX快回家。”,一连三天,孩子还真的就不再哭夜,直到现在,方圆都弄不白这是什么道理。

    欣欣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还是很听话的答应了,于是缠着爸爸,让他给自己说说关于萤火虫的故事。

    方圆哪里知道什么萤火虫的故事,唯一知道的大概就是RB电影《萤火虫之墓》了,但是很显然并不适合说给欣欣听,于是准备现编一个。

    但是还没等他想出来,欣欣自己却玩起了翻跟头的游戏,只见她低着头,撅着小屁屁,像个鸵鸟似的使劲往前翻,但是小胳膊太短,以至于头都抵在了凉床上,口中发出“哎嗨”、“哎嗨”的声音,真的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终于翻了过去。

    可是一不小心翻到了床边落了下去,好在被蚊帐给兜住了,如同落入蜘蛛网中的小虫子,动惮不得,方圆赶忙上前把她抱了上来。

    小家伙可一点也不害怕,插着腰,喘着气对方圆道:“怎么样?宝宝是不是很厉害?我都会翻跟头了。”

    一幅快来夸我,夸我啊的小表情。

    方圆还能如何,当然是给她鼓掌,“太厉害了,爸爸都翻不好,你竟然翻的这么漂亮。”

    “我教你啊,我可厉害了,因为宝宝每天吃很多饭饭,身体棒棒。”小家伙握紧她的小拳头,岔开腿,举起她肥嘟嘟的小胳膊,摆出一个健美运动员的造型,表示她很厉害,很有力气。

    方圆伸手在她小胳膊上轻轻捏了捏,然后伸出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宝贝儿,你是天下第一大力士。”

    “不对,不对。”欣欣赶忙放下胳膊道:“我是天下第一大力士公主宝宝。”

    emmm……我的宝贝,你还记着这个事呢!

    这时候方圆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果然是蓝彩衣发过来的视频通讯请求,自从两人互加了微信后,两人沟通交流频繁了许多,有空没空的都会聊上几句,晚上更是一天不断的视屏通话,两人的感情也快速升温,那种熟悉的感觉渐渐有回来了。

    “妈妈。”小家伙看到视频中的蓝彩衣,立刻把小脑袋凑了过来,硬是把方圆给挤到一边。

    “宝宝,今天有没有想妈妈呀?”蓝彩衣看到欣欣,原本抑郁的心情仿佛好了起来。

    相比第一次微信视屏,蓝彩衣的脸色好了很多,就是人依然显得有些憔悴和疲惫,方圆跟她聊天的时候,听她提过几句,好像蓝爸爸病好了很多,又通过抵押贷款获得了一笔资金,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忙着这些事情,所以人才显得憔悴。

    “我有想妈妈?妈妈有没有像宝宝。”小人儿把手机从爸爸手里拿过来,把小脸贴上去,恨不得钻进手机里。

    “当然有想宝宝,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想,那么宝宝,你哪里想妈妈了?”

    小家伙闻言,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最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小肚皮。

    方圆大汗,你小肚皮想妈妈干什么?它不是已经被爸爸承包了吗?

    “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看宝宝啊?”欣欣满是渴望地问。

    虽然每晚都会视频通话,但是宝宝还是想妈妈了,想妈妈抱抱,想妈妈亲亲。

    “这个星期六妈妈就过去了哦。”这一次蓝彩衣的回答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再等几天”,而是给出了明确的时间。

    旁边的方圆闻言,赶忙把头伸了过来,惊喜问道:“你真的是周六过来?”

    “怎么,你不欢迎?”蓝彩衣扬扬眉毛,有些俏皮地道。

    “当然欢迎。”方圆赶忙道,紧接着又问:“公司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等问完了,方圆才反应过来,这直男的毛病一时真的是改不过来,这时候问这个问题,除了徒增不必要的变数且让对方不开心外,有什么用处吗?

    “暂时没问题,资金暂时解决了,只要等着复工就行了。”好在蓝彩衣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轻描淡写地道。

    “问题解决了就好。”方圆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凭空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男人没钱没事业,真是一种悲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