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三十四章 酒鬼老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方圆买过东西,刚一转身,就看到鲁守义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父女二人。

    “我靠,你怎么在这里?”方圆惊讶地问道。

    鲁守义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对欣欣道:“小宝贝,还认识叔叔不?”

    “鲁叔叔好。”小家伙一手拎着装贝壳的小网兜,一手拿着一个小海螺。

    “还记得鲁叔叔啊,你看叔叔给你带了什么。”说着打开旁边停着的宝马SUV,从后备箱里拿着一只大大的粉红色玩具盒。

    “哇。”小家伙发出一声惊叹,这是一盒芭比家庭套,里面有一个开放式别墅模型,里面有沙发、橱柜、梳妆台等等,还有一个芭比娃娃坐在沙发上,显得特别精致。

    “喜欢吗?叔叔送你了。”鲁守义把盒子递给她道。

    欣欣并没有立即伸手去接,而是抬头看了看爸爸。

    方圆把她手里的贝壳拿过来,然后才点了点头,“拿着吧,谢谢鲁叔叔。”他跟鲁守义可没什么客气的。

    “谢谢鲁叔叔。”小人儿兴奋地接了过来,这比贝壳好玩的多了,不过贝壳也很好啊,可以用来装饰房子,小家伙越想越兴奋,咯咯笑出声来。

    “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在这里?”方圆接着问道。

    “智障,当然是你发的照片,一看就这里好不好。”鲁守义撸了撸额前刘海。

    “这也能知道?”方圆感到很惊奇,自己照片拍的是人,周围也没什么标志性的建筑或者标识什么的。

    “因为这里景色好,所以我经常晚上带妹子到这里感悟自然。”鲁守义嘿嘿笑道。

    方圆看他笑得猥琐,哪里还不知道她带妹子过来真正的目的是干嘛,只能骂了一句禽.兽。

    “你每天那么忙,怎么得空来找我?”方圆问道。

    “这不是方叔、梁姨过来了嘛,我要是不来打个招呼说不过去。”鲁守义搓着手讪讪笑道。

    方爸爸和方妈妈跟鲁守义很熟,差点没收他做干儿子,这主要得益于刚大学毕业那会。

    鲁守义之所以上琼州大学,就是逃离父母的管教,他父母想他也大了,就让他大学放松四年,本以为大学毕业后他会回去,没想到鲁守义铁了心要留在琼州,鲁守义爸妈一怒之下收了他的车子、房子和票子,以此逼他回去。

    那时候方圆外公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刚大学毕业的方圆也就没记着找工作,直接回了老家,鲁守义这家伙死皮赖脸的硬是跟了去,在方圆家里蹭吃蹭喝三个多月,硬是让父母服输,这才从方圆家里搬了出来。

    鲁守义这个人别看是个二代,在外面也满是傲气,其实相处下来就会发现这个人腹黑皮厚嘴巴甜,就靠一张嘴哄得方爸爸方妈妈让他在他们家白吃白喝三个月,特别是方爸爸对他好得不得了,平时两人经常出去钓鱼、喝酒、吹牛皮,俨然成了忘年交,这事方圆做不到。

    不说其他,就说喝酒这一条,方圆就做不到,因为方圆不喝酒,也不是不能喝,而是不喜欢喝,而方爸爸是北方人,特别喜欢喝,也特别能喝,方圆记得小时候方爸爸经常喝多,跟个烂泥似的。

    一米八几的方爸爸长的壮实魁梧、体重两百多斤,方妈妈一个人照顾他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罪,方圆看在眼里,就特别反感喝酒的人,所以直至长大了,除非必要,否则绝不喝酒,这让方爸爸很不满意,认为不喝酒还算什么男人,但是鲁守义不同了,他同样北方人,别看他瘦的跟猴似的,但是酒量不小,自然就跟方爸爸成了酒友。

    “小鲁,你怎么来了?”走出公园的方爸爸和方妈妈一眼就看到正在跟方圆说话的鲁守义。

    “叔叔、阿姨。”鲁守义立刻笑眯眯地迎了上去,同时很有眼色地接过方妈妈手里的东西。

    “我看方圆的朋友圈,知道你们来了鹿市,怎么也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们。”鲁守义的热乎劲,仿佛他才是方爸爸和方妈妈的亲儿子似的。

    “我们也是昨晚刚到,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对了,你小子找女朋友了吗?”方妈妈随口道。

    “阿姨,我一直都有女朋友的啊!”鲁守义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表示自己这么帅,从未缺过女朋友好吧。

    “正经吗?”方爸爸瞄了他一眼。

    鲁守义:Σ(°△°|||)︴

    “叔,我一直找的都是正经的好吧?”鲁守义哭笑不得。

    “既然这样,你还是别祸害人家了。”方妈妈接过话茬道。

    鲁守义感觉再说去下去,自己一定会被训下去,于是干嘛岔开话题道:“方叔,我淘了两瓶西凤酒,您带回去尝尝。”

    方爸爸还没说话,方妈妈就脸色不愉起来,她也不喜欢方爸爸喝酒,但是都这么多年了,也没能让方爸爸戒酒。

    鲁守义多有眼力劲,立刻对方妈妈道:“梁姨,我给你带了一盒野生片,您拿回去喝喝看,这是我妈从长白山弄来了,我拿了些来,喝完就跟我说,我这里还有。”

    “那是你.妈妈的东西,我怎么好随便拿。”方妈妈一听是鲁守义妈妈的东西,自然摇头拒绝。

    “梁姨,跟你说实话,这就是我妈让我带给您的。”

    其实两家父母见过几回,平日有事没事的都会互相送些礼物,东西不贵,但贵在心意,所以方妈妈听鲁守义这样说,也就没再拒绝。

    “眼看中午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方爸爸看着鲁守义拎给他的两瓶西凤酒,看包装有些年头,不觉的口中生津。

    “你这老东西,看把你馋的,我跟你说,你下午还要开车。”方妈妈哪里还不知道方爸爸在想什么,立刻斥责道。

    “可以找代驾。”鲁守义小声地道。

    他话刚落音,就感觉两道犀利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一道是方圆的,一道方妈妈的,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老婆……。”方爸爸涎着脸陪笑道。

    方妈妈见他这样,心也就软了,否则这么多年酒早戒了,“那你少喝点,别把自己喝醉了。”

    方爸爸闻言,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双眼一瞪,“两瓶酒就想把我放到,你也太小看人了吧?”

    “妈,我感觉我爸这是飘了吧?”方圆适时地补刀。

    方爸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