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二十三章 方圆的野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方妈妈教小学快30年,大概是因为跟小朋友相处久了的原因,性格上也沾染了孩子气,也没什么心计,有什么话就会说什么,非常单纯的一个人。

    不过方圆一般正经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能听的进去。

    “好了,你烦不烦,我都知道了,快让我看看我孙女。”方妈妈催促道。

    于是方圆对游乐场里正在疯跑的欣欣招了招手,“欣欣,到爸爸这里来。”

    欣欣看到爸爸召唤,立刻跑了过来,大概因为玩的太疯,脸颊红彤彤的,满头都是汗水,“爸爸,你喊我干嘛呀?”小人儿站在围栏后面,努力的垫着脚尖,争取把头多伸出来一点。

    方圆站起来,把身子弯下,然后把手机对着了她,祖孙二人就这样相隔百里第一次见了面。

    猛地面对面,小人儿往后缩了缩,然后小声地对方圆问:“爸爸,她是谁啊?”

    “他是爸爸的妈妈,也就是你的奶奶。”方圆小声解释道。

    “哦,原来她是grandma。”欣欣听到她明白的事情,立刻开心地答道。

    “对,我是你grandma。”方妈妈在电话那头眉开眼笑,从手机上看,小家伙的眉目间跟方圆小时候太像了,看来傻小子不是喜当爹。

    方妈妈因为是老师,简单的一些英语日常用语她还是懂的,但是从她口里说出来,却带有浓浓的琼州味,欣欣一时没听懂。

    “来,跟奶奶打个招呼。”

    “奶奶好,我是爸爸的宝宝欣欣。”欣欣挥动着胖乎乎的小手道。

    “你好啊,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应该让你爷爷来看看你,可惜他刚才出去了。”方妈妈有些遗憾地道。

    “欣欣今年几岁了?”方妈妈接着问道。

    “欣欣今年四岁了。”欣欣脆生生地道,接着很好奇地问道,“奶奶你住在哪里啊?爸爸不是你的宝宝吗?为什么你不跟你的宝宝住在一起?”

    方妈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然后大笑道,“那是因为我家宝宝不听话,长大了,翅膀硬了就飞走了啊!”

    方圆:“……。”

    “好了,你去和小朋友玩吧,我跟你奶奶说会话。”方圆移开手机,对小人儿道。

    “臭小子,我还想跟我孙女说话呢,跟你有啥好说的。”方妈妈不满地道。

    “我有正事跟你说呢?”

    “还有事?难道你还有一个儿子?行啊!老娘小看你了。”

    “妈……!”

    “是这样,宝宝是在国外出生,身份证和出生证都是国外的,在这边上不了幼儿园,想要入这边中国籍,必须要夫妻双方的结婚证,你知道我和蓝彩衣……,所以我想问问爸爸有没有办法。”方圆解释道。

    方妈妈闻言想了想道:“虽说你爸爸已经退休了,但是找人给欣欣上个户口应该没问题。何况证件也算齐全,现在社会未婚生子多得是。”方妈妈倒是想得开。

    方圆的爸爸方振中本是北方人,年轻的时候在琼州驻海部队服役,当兵的时候就和方妈妈谈了恋爱,复员的时候部队考虑到他的情况,让他留在了琼州,在琼州下面的东湖镇当了一名基层民警。

    “你们现在外面吗?看小丫头满头大汗的,要让她多喝水。”方妈妈这么一说,方圆有些恍然,他好像又忘记带水了。

    “你说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能照顾好孩子,我看还是我过去帮你带算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方圆一皱眉头,方妈妈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过来住哪儿,我租的房子就那么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方圆随口道。

    方妈妈闻言,沉默了一会道:“我跟你爸爸没什么本事,没有钱给你买房子,我……。”

    “妈,你说啥呢,你们能把我养这么大,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买房子那是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挣钱买房子的。”

    “过两天我跟你爸一起去你那里看欣欣。”方妈妈没再说什么,不过语气显得有些低沉,连跟欣欣再见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方圆忽然觉得眼睛有些湿润,方妈妈当了一辈子老师,工资从一两百块涨到现在两三千,勉强够生活,哪里还有结余,爸爸方振中的工资也是这几年才稍微高了点,当年方圆上大学,还是外公给的钱。

    方圆的外公就是鹿市梁家村人,梁家村就坐落在鹿市最为有名游龙湾鹿鸣山脚,整个村子以捕鱼为生,方圆外公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捕鱼也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职业。

    外公的父亲,也就是方圆的外太公一次出海捕鱼就再也没回来,外太奶奶一个人把外公拉扯大,其中辛苦自然可想而知,外公长大后自然也成为了一名渔夫,然后娶了外婆,生下了方妈妈梁慧茹,在方妈妈七岁的时候,夫妻二人一起出海捕鱼,遇上了风暴,最终回来的只有外公一人。

    从那之后外公卖了船,再也不下海捕鱼,承包了后山开始种植水果,并且供方妈妈读书,他再也不想自己的后代世代渔民,所以方妈妈最终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自然也就从没有下海捕鱼过了。

    十几年前鹿市大力发展旅游业,外公的村子被拆了,原本承包的山头也被征用了,外公因此获得了一大笔补偿,当然在当时来说不算少了,村里很多人拿着这笔钱在城里买了房,做起了生意。

    外公因为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于是搬到了东湖镇和女儿女婿一起住,正好帮忙照顾方圆,但是方圆外公对大海的感情非常复杂,是敬畏、是孺慕、是眷念,更有恨,他离不开大海,所以几年前游龙湾终于建设好了以后,他想再去梁家村原址买套房子,才发现根本买不起。

    当年的梁家村成了度假村,外公承包的山头成了半山别墅,均价每平7万多,一套别墅几千万,当年的补偿款看似很多,但是现在估计连厕所都买不起,加上这几年的消费,外公失望之余大病一场,花费的更多,外公病好了之后,就再也未提此事。

    但是方圆知道这是外公的一块心病,老人都有落叶归根的说法,年纪越大,念头越深,可是连根都没有了,最终外公郁郁而终。

    当年方圆毕业后来到鹿市,不无抱着希望通过自己的奋斗,能在鹿鸣山上买一套半山别墅的野心,只能说没出校门的学生太过天真,几年的磨砺,最终野心变成了野望,但是这个念头他却从未放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