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奶爸人生

首页
第十一章 托儿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于是方圆拉着欣欣向着保安大爷说的方向走,这个方向正好和方圆上班的方向相反,所以虽然在这里住了几年,还真没来过。

    一路上看到不少童装店、文具店、书店和小吃店,在往前走,就是鸿雁小学了,学校还不小,现在虽然才三点多钟,但是学校已经开始放学了,门口全是接孩子的家长,原本还算宽广的门口变得非常拥挤,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加上叽叽喳喳的孩子,让这里热闹非凡。

    无怪乎一路上那么多店铺,都是冲着这些孩子来的,方圆拉着欣欣从人群里面穿过去,往前走了几步人才少了些,这附近都是住宅区,但是抬头看上面挂着各种补习班、小饭桌、跆拳道、英语教育等等各种招牌,其中也有几家托儿所,又分午托和全托的。

    方圆拉着欣欣随便找了一家走了进去,这其实就是住家改建而成,一楼的住户把自家的院子改建成了一个小型的托儿所。

    “是有孩子要托管吗?”方圆拉着欣欣进了一家名叫喜宝的托儿所,立刻有一个中年妇女迎了上来。

    “对,我想把孩子托管,你们这里是怎么收费的。”方圆拉着欣欣,向着院子里面看了一眼,有不少孩子在里面嬉闹,最大的竟然还有**岁的。

    “我们这里是按天收费的,一天100,包三餐,晚上七点以前接回去就可以了。”中年妇女很热情地道。

    方圆闻言有些犹豫,价格倒是不贵,但是里面的孩子太大了点,小家伙会不会受欺负,而且一天100块钱,竟然还包三餐,估计伙食也不会太好,而且看几个看管孩子的,都是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根本就不管孩子,自顾自的聊天,孩子们要不是打闹,要不就是在那里看电视,这让他哪里能放心。

    “小伙子,把孩子放在我们这里,安全你绝对放心,而且这一片我们家最便宜。”中年妇女见方圆犹豫,立刻说出她们的优势,价格便宜,其实这真的是很大的优势,能把孩子放托儿所的,基本上家庭条件估计都不太好的,不然可以找保姆啊,所以即使有很多家长知道这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还是因为价格让孩子上了这家托儿所,但是方圆缺钱吗?他还真的不太缺钱。

    “算了,我再看看。”方圆抱起欣欣,转身走了出去,中年妇女也没有继续挽留,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她又不是托儿所老板,义务尽到就行,何必那么努力?

    一连找了好几家,方圆都不太满意,要不就是觉得环境不行,要不就觉得伙食不行、监护人不行等等,最后方圆甚至在想,如果再找不到,就打电话给他妈,让他妈过来带欣欣,大不了就给他爸揍一顿呗,还能把他打死不成?

    最后方圆来到一家叫慧慧托儿所的,看名字就知道是人名,而且进去后发现这一家的监护人竟然都是年轻的姑娘,里面的环境也好了很多。

    “先生,是孩子要入托吗?”方圆刚进去,就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小姑娘,20来岁的样子,红色体恤紧身裤,齐耳短发,显得特别开朗,又干净利落。

    这时从里面又走出一位姑娘,扎这个马尾辫,差不多大的年纪,同样款式的红色体恤紧身裤,想来是她们的统一服饰,她手里还拿着一个零食盘,蹲下身子很和蔼地和欣欣说起话来。

    至于先前的齐耳短发则跟方圆聊了起来,原来她教宋雪,是托儿所的老师之一。

    “先生贵姓,这是你女儿吗?今年几岁了?是想入托吗?”宋雪说话特别爽利,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我姓方,叫方圆,这是我女儿方欣,今年四岁了,我们的确是来办入托的。”方圆见这家正规了许多,燃起了些许希望。

    “既然这样,我们登记一下详细信息可以吗?”宋雪从前台拿出一张登记表。

    “先不忙,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托儿所吗?”方圆环视了一下,发现整个房子的桌子、椅子、书架等等全都按照儿童尺寸定做的,墙壁上也贴吧满了各种可爱的卡通画,颜色用的也是草绿色和淡黄色,让人视觉上觉得很舒服。

    “我们慧慧托儿所,是有着名的儿童教育专家杨慧慧女士建立,我们虽然不属于教育机构,但是在托儿所托管的孩子,我们都会针对性的做些智力启发游戏,而且在饮食上营养合理搭配,更加注重孩子的健康……。”宋雪吧啦吧啦说一大堆。

    总的来说她们是用科学的方法对孩子进行管理,提供给孩子最好的环境,同样包三餐,另外上午10点和下午3点左右还有下午茶时间,少吃多餐,总之非常合理健康饮食,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一天400,一个月按照满月来算,就是12000左右,这价格比单独请一个保姆还贵,但是绝对物超所值。

    整个托儿所只有四个班,方圆进去看了看,小朋友并不多,宋雪解释道:“我们走的是高端路线,价格比较高,而且入托的年龄限制在两到六岁,而现在又是幼儿园上课时间,等周六、周日人就多了。”

    宋雪说的没有错,慧慧托儿所针对的是收入颇丰的白领阶层,特别是周六、周日没空带孩子的,都可以放在他们这里,一个月最多四个星期,一个星期两天,也就八天时间,算下来3200块钱,对双收入家庭来说勉强可以接受。

    这个价格看起来有点高,很多私立双语幼儿园一学期也就这价格,但唯一的好处就是,你来几天教几天,不来不要钱,以会员卡储值卡的形式,来的时候刷一次卡扣一次钱,这对很多临时有事的家庭来说,随时能把孩子托管,方便了许多。

    最终方圆充值了10000块的会员卡,基本上是他一个月工资,每天入托会刷一次卡就会自动扣除四百,当然这个费用随时可以退。

    宋雪也对他的信息进行了详细登记,虽然不像幼儿园那样需要三证,但是对方圆的住所、电话、公司地址、和公司电话都进行了登记,以防万一急事的时候找不到人。

    自始至终宋雪都没有问欣欣妈妈的情况,因为像他这样把孩子送来托儿所的,单亲家庭最多,所以只要家长不主动说,她们也不会主动询问。

    托儿所的事情办妥后,方圆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下学期幼儿园是肯定是要上的,身份证和出生证方欣是有的,但是都是新西兰的,而且那个预防接种证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