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再会(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不行,万一以后装x的时候被人知道我的职业是歌姬的话,那我这张老脸往哪放去?”

    “身穿华丽铠甲的骑士,千里走单骑的刺客,冲锋陷阵的战士。。。这些职业说出去多帅啊,为什么老天就给我留了个这玩意。”

    没有魔素力,没有属性面版,没有等级条件,那么在这个世界,不管这位男人怎么努力,他的成就也最多只能达到了不起的普通人。

    至于像不朽一样一个念头让天地变色,那更是想都不用想的事了。

    男人一点一点朝着歌姬测验石那挪了过去,同时他也保持着他那碎碎念的好习惯,当他走到歌姬工会接待人处时,他的眼神里却并没有对刺客,战士职业那般尊重,反倒充满着嫌弃。

    那位美丽的歌姬此时正低下头,忙着自己的小事,没有注意到有个男人走到了他面前,而男人也颇为无理,他招呼都不打,便直接伸出双手再一次朝测验石上碰了过去。

    男人,叹着气。

    其他职业都不可以,那么凭什么歌姬工会可以呢?

    这一次的测试,并非泥流入海。尽管很是微弱,测验石上却实实在在的闪烁着细微的光芒,这样的光芒和其他人测验时的光芒比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对眼前这个男人来讲,却是莫大的机会。

    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男人移动了过来,而那位美丽的歌姬工会的接待也注意到了这样的光芒,抬起了头,不过在注意到来者是位男子时,她的双眼,反而充满着茫然。

    “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想,进行转职,成为。。。成为一名拯救世界,给大陆带来和平的歌姬,尽管我是男儿身没错,但是我热爱和平的心,不会比任何歌姬差的!请您们给我一次机会吧。”

    男人热爱和平?

    也不尽然。

    在他以前生活的世界(地球)中,战争这东西除了历史书与新闻外,他基本上没有任何了解,而身处和平时代的他也根本不理解,歌姬们歌颂的和平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他当然知道,歌姬工会只收女性。

    周围,传来了同窗们的嘲笑。男人没有在意,他目光如炬的盯着那位美艳动人的歌姬,等待着她的回答。

    “你应该知道我们歌姬工会只收女性的,不要来捣乱行吗,这位先生,你这样,会让婢很为难的说。”

    男人听的出来这位美艳女子口中的拒绝之意,不过心中的那一份固执却让他没有移动半分,在他心里念叨着“在异世界没有魔素力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不要做咸鱼。”等云里雾里的台词后,他便站在原地,赖上了这位美艳女子。

    为了以后的光明未来。

    为了梦想。

    当一次无赖,又怎么样呢?

    “别这么迂腐吗?这位少年可是在入学测验考到110分的存在的说,嘛,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想转职成为冒险者,要不,你们就稍微的通融他一下。”

    “嘛,每周一次的实战课这位少年也确实给我们留下了不少的印象,原本我并不看好这位身体魔素力微弱的少年,不过他平日里私底下的努力,大伙儿都看在眼里,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

    男人平日的努力和所作所为让其他导师都为他说了几句,而这位美艳的歌姬也是被说的有些不忍,兴许是她心中的那抹同情心作怪,她看向少年的眼神竟温柔了几分,柔声道:

    “你真的想要转职成为歌姬吗?哪怕被所有人不解也无所谓?哪怕背负上那些奇怪的名声也无所谓?小家伙,以你的天赋,就算不当冒险者,应该也能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才是,可是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冒险者呢?”

    “就算你转职成了歌姬,到了歌姬工会内部,你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欢迎,而且不仅如此,你应该知道你身为一个男人,在其中内部会受到不少的排斥吧,尽管如此,你依旧坚持吗?”

    美艳女子温柔的道出着残酷的事实。

    “在转职成歌姬后,你的前途会暗淡许多,就算你以后成为了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强者,但是歌姬工会也不会把你这样一个男人当一回事的,为了你自己的前途着想,我实在不建议你。。。”

    这些,对于男人来讲无所谓。

    只要有一丝希望获得成为强者的门票,就够了。

    这些负担,对他来讲,算不上什么,只要拿到这份踏进冒险者的入场卷,在想办法解决,不就好了吗?

    男人没有离开,他的眼神替他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而这位美艳女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好吧。。。我看出你的决心了,既然你真的已经考虑过了这些,虽然我并没有改变歌姬工会权限的资格,并没有办法让你成为歌姬,但是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

    “我会带你去见我们歌姬工会的会长。”

    “不过会长是一位很严肃的人,接下来你的造化如何,就得靠你自己争取了。”

    楚羽一直在一旁目睹着男人的这些行为,这一次,她对男人的做法完全没有理解的意思,她不停从旁似乎干预这位男人这样的选择,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成功。

    在来到这个空间后,她无法触碰到任何物品。

    她的声音,无法传达出去。

    她就像是个,单纯的过客。

    她潜意识自然明白,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不过那位不争气的男人却让楚羽把寻找解题这一大事忘的干干净净!

    她可是百般不愿意,自己以女儿身,以狐狸的姿态穿越到这个世界,更不愿意成为那所谓的歌姬,更不愿意穿上这些轻飘飘的服饰,接受那些怪异目光的洗礼。

    而这个男人呢?

    他近乎有着楚羽为之羡慕的一切!他有着楚羽做梦都想拿回的身体,但是他的所做所为,到底是什么玩意,不成为冒险者有什么大不了的?生与死的冒险,他真的那么有兴趣?

    还是说,这个男人?归根结底,就是一位彻头彻尾的。。

    白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