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疏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梦可在发现章玉那要“吃人”的眼神后,声音小了许多,而楚羽则站在准圣女的立场安慰这些小孩子们几句后,便被章玉拉到了一边,在“师徒”二人独处后,章玉道:

    “对你昨天的表现,我很不满意。”

    这句话让楚羽完全听不明白,她再三确认昨日的小插曲并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后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虽然没有调查出莉莉安失踪的理由,但是人已经被我们安全的救出来了啊。”

    这样热闹的场合中,这两位打扮靓丽的女孩引起了不少注意,在宴会庄严的琴曲响起的同时,有不少的单身男士向这两位单身的女性牢笼了过来,邀请着这两位参加着这场独特的舞会。

    楚羽自然不用多说,在如非必要的场合下,穿女装这对于女性来讲最为稀疏平常的小事对她来讲都是莫大的侮辱,而她身旁的章玉也并没有如她嘴里表演的那么“饥渴”,在她们拒绝了不下十几个宾客后,没那么受关注后,楚羽接着说道:

    “昨天的事,也让这位王女因祸得福。明白了她自己身上的那份责任。虽然她现在依旧还很稚嫩,但是在那两个人的辅佐下,这座城市应该能很快迈向之前的正轨吧。”

    “不错不错,总算有点歌姬的样子了嘛,不过真的没看出来诶,平时对歌姬工会漫步关心,甚至每次的祈祷都吊儿郎当的你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章玉坏笑着道:

    “这样的情况不错哦,假以时日你没准可以成为真正的圣女哦,虽然这座城市的立场和我们这一次的任务没有任何关系,不过站在师傅的立场还是得夸你一句,干的漂亮。”

    公众场合之下,章玉也不敢太过放肆。她捧着手里的杯子在楚羽的酒杯处轻轻点了一下,表示夸赞。而这两位亲密交谈的场面,在外人眼中固然成为了很好的风景画。

    乍一看上去,这两人或许很像所谓的师徒。

    但是实际上呢?

    在楚羽眼中,这个在她面前自作主张称之为师傅的家伙根本算不上什么好人,先不要说她根本没有教楚羽任何实用的东西。章玉在那两个月的魔鬼教学里,对楚羽的教学方式也并不是传统中的循循善诱。而是半强迫的死记硬背。

    楚羽并不讨厌这些,如果这样的方法能让她获得力量的话,这样的教学方式对楚羽来讲并不算什么过份的事情。

    不过,章玉教导的却是楚羽在这个世界最不想学习,想了解的东西。

    身为女性的礼仪。

    “不要自称师傅什么的。如果不是你们逼娘。。强迫我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还有我在跟你说一次,我对歌姬工会里她们信奉的女神可没有半点信仰,别那她们那一套来忽悠我。”

    “哎呀呀,徒弟不要这么记仇嘛,身为女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有什么不好的?相信我,等你以后醒悟的时候,你会明白转职成歌姬到底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章玉无视了楚羽充满敌意的眼神,在主动的跟楚羽捧杯,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后,这位女子轻轻一笑,洒脱的说道:

    “不过我现在可不是跟你说这些的,你昨天的行动,至少存在着两个失误。”

    章玉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说道:

    “第一点,你并没有听从我,你师傅的指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捏碎你胸前的那颗红宝石通知我们,而你这样的行动,让我们足足晚了两个小时才得到了公主的失踪的消息。”

    “在我和你酒鬼老师到现场的时候,空气中的魔素力残存已经完全散了,导致我们并没有收集到幕后主使的任何信息,而且,通过这样的作案手法,我并不认为这位神秘的幕后主使和被你杀掉的那个倒霉鬼有任何联系。”

    章玉的目光变的严厉了许多,像极了她当时教导楚羽礼仪时的眼神,她压低着声音严肃的问道:

    “楚羽,告诉我,冒险者行动的基本准则。”

    楚羽在那时候,可没有少被章玉折腾,而每当章玉漏出这样的神情的同时,下一刻楚羽则会面临她不愿意在回忆的惩罚,楚羽下意识的沿了口唾沫,小声回答道:

    “冒险者执行任务的基本准则,必须要两个人或其以上执行任务。(文艺系的任务除外。)”

    楚羽顿了顿,补充道:

    “哈贝洛斯法律明文规定,不论任务的情况在怎么紧急,也不得不一个擅自执行任务,违背者将按哈贝洛斯冒险者法规第四条,监禁一周进行处理。”

    听完楚羽的解释后,莉莉安的神色反而更严厉了许多,如果不是在这样特殊的场合下的话,恐怕是下一秒,她的特制鞭子就已经挥到了楚羽身上了吧。

    “你并没有一个人执行任务,虽然非你所愿,但是你们终究还是以四人小队的方式进行着行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呢?你虽然是可能有着足够自保的能力没错,但是你不要忘记你的职业。”

    “你是一名歌姬,是一名在团队后方提供buff,治疗的辅助职业。而我们哈贝洛斯的法律也明确规定,只要身为辅助,永远不能站在团队的最前方去。”

    楚羽咬了咬牙,反驳道:

    “可是她们只是孩子,她们没有理由在这么小就。。”

    “孩子?你说梦可她们?”

    “对。”

    “徒弟,我该怎么说你,难道我真的要把这个世界婴儿都知道的那些尝试在告诉你一次吗?你有没有搞错,在这个世界里,不管男女,年龄达到十六岁即已算做成年,而你的年龄,在她们之中反倒是最小的才对!”

    楚羽不说话了。

    “梦可的安排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她的表现甚至用完美来讲也不为过,就在她们好不容易制服那个团体的其他家伙们的时候,却发现镇守在最后方的你失踪了,而又由于你擅自脱离队伍的缘故,梦可她们不得不放弃营救莉莉安,转而去寻找你,知不知道。”

    章玉接着说道:

    “所幸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是徒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在冒险团里可是足矣被列为黑户的存在,这一次师傅倒是用你准圣女的身份勉强帮你压下去了,但是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你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把你换做梦可她们,你愿意和这样擅作主张的队友组队吗?”

    楚羽可是成年人,她可并没有死不认输,一根筋走到底等等偏执的习惯,在她想了想后,她很快便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因为对章玉不满的缘故,她那句对不起,却并没有出口。

    “对你的处罚等你执行这个任务完再说,你要记得,明天才是我们的重头戏。记得好好贴身好好保护这位公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要把你胸前的那颗红宝石捏碎,明白了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