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六章 特拉罗城的状态(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早已有所觉悟。”

    莉莉安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严肃的话题,加上舞女说的如此动人详细的缘故,莉莉安便把这些离别的场景脑补出了个七七八八,她轻轻擦着眼角的泪水,道:

    “后来呢?”

    “没有人能反对一个男人的觉悟,更何况那个人是我的父亲。”

    舞女看了看莉莉安一眼,她对她眼角的眼泪感觉有些诧异,在短暂的惊愕后,这位舞女接着描述道:

    “如果不是我爸暗中修改那些文件的话,近乎特拉罗城在第二天就会抵达崩溃的边缘,不过我的父亲,并没有迎接市民爱戴的眼神,每当他牵着我的手走在街上的时候,迎来的总是路人们鄙夷的眼神,不过这都无所谓,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爸爸他是我永远的英雄。”

    因为冰霜对女儿的溺爱,所以莉莉安从小接触的故事,绝对是以童话居多,和故事里邪不胜正的主题完全不同,莉莉安对这份往事表示不解,询问道:

    “为什么他们会责怪你的爸爸呢?”

    舞女笑了笑,摸着莉莉安的头发,亲切的说道:“所以说你还只是个孩子啊,和我当年近乎一摸一样呢。”后,解释道:

    “没有人知道我的父亲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在冰霜大人死讯传来不到一天时间,城堡,政治,法令,凡是你能想到的东西,都乱成了一团,其中不乏一些有志之士由衷的想请这位王女改变,拯救这个国家,但是他们却无一例外的被这个城市的现在掌权者们,拦在了外面。”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他们并不在意这个城市的死活,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想在这个城市分崩离析之前捞那所谓的最后一票罢了,说出来可真是讽刺,真正为这个国家着想的人一辈子得不到重用,而那些无能的酒囊饭袋们,居然可以完全凭借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世袭制轻松上位?”

    莉莉安的指甲镶进了雪里,愤恨的说道:

    “串改文献,哪怕是在和平时期,都是极度违法且严重的事情,而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我的父亲自然是少不了被那些人特别的关照,而那些中间人还算有一点良心,给我的父亲宽限了一天的时间。”

    这就是真实吗?

    在我悲伤的时候,这个城市,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吗?

    联想到那两个神秘人说的不配,莉莉安沉默了,这位高贵的王女没有追究这位舞女侮辱皇室的罪责,她反而低下了头,对这位舞女表示着歉意。

    “近乎在那些人警告后的下午,我和母亲便赶紧收拾完了家里的东西,就在我们劝诫父亲跟我们一起走时,我的父亲却依旧坐在办公桌,处理着那些一辈子都处理不完的文献。”

    “在留下来,会死的。”

    这一家人,有做错什么事吗?

    没有。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遭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呢?

    是因为我吗?

    是因为我莉莉安的不作为,导致这些无辜的人经历了这一切?

    像这样的家庭到底还有多少?

    在我颓废的这段时间里?我。。又害了多少人?

    莉莉安的胸突然剧痛了起来,身旁一言不发的楚羽注意到了莉莉安的异常,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楚羽的眼神中闪烁过了一丝不忍,在她想了片刻后,她并没有阻止这位舞女继续讲下去。

    而莉莉安,则用左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全神关注的听着。

    “我的父亲,拒绝了。”

    “我的母亲本来想带着我一起回老家避避风头,但是我却并没有走,在父亲长久以来的熏陶下,我的梦想也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变化,我想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我想陪伴着父亲走到最后。”

    莉莉安自嘲的笑了笑,她摸着莉莉安的脑袋说道:

    “应该就连你这样的天真的孩子,都觉得我很傻吧。”

    莉莉安没有说话,她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我和父亲所相处的最后一天,在力所能及的为这个城市做到最后后,我的父亲果不其然的被那些人以违法的名义,带走了,关押在了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面,而我原本那温馨的家,也被这些人以皇室的名义所查封,兴许是看在我的年龄并不大的关系,我被他们从房子里轰了出来。”

    莉莉安的表情很是悲伤。

    舞女的神色,则有些麻木。

    “那些贪财的卫兵们拿走了家里的全部的财产,他们告诉我,只要给他们上交五万苏拉的话,他们便会恭恭敬敬的把我的父亲送出城,但是短短时间,我一个小姑娘,又怎么可能再如此动荡的城市里赚取五万的苏拉呢?”

    “于是,正如你们所看见的。我没有魔素力,除了一些没有什么用的政治知识外,我唯一的特长,仅仅只有童年所学的声乐与舞蹈而已。而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我脱下了高贵的华服,穿上了廉价的舞女服。”

    舞女转头看向楚羽,道:

    “我出现在那里,仅仅是因为他们给的钱比较多而已罢了。”

    。。。

    这就是她的故事。

    讲完了后,这位舞女便伸了伸懒腰,钻进了楚羽为她准备的小帐篷里,沉沉的睡了过去,而莉莉安和楚羽则坐在寒冷的雪地里,动也不动。

    “准圣女呐。”

    “什么事?”

    “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楚羽一边给火推里加着柴火,一边道:

    “这是你的城市,你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莉莉安的神色很是迷茫,这一天的折磨让这个小女孩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抱着自己的脑袋,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膝盖里,抽泣着说道:

    “我不知道啊,平时里这些事情都是父王处理的,我的父王他根本都没教过我这些东西啊,即使我想改变,又该从何做起啊。”

    “我也不想这个城市破灭掉啊。”

    “我也不想有人陷入悲伤之中,我不想有任何一个家庭像那位舞女一样啊。”

    “但是,有人能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吗?真的有人,可以告诉我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