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特拉罗城的状态(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家都有着大家的难事。

    舞女羡慕的看了看楚羽一眼,没有说话。就在周围的平民们接过楚羽的毯子沉沉睡去时,她身旁吃了东西的莉莉安恢复了一点力气,她拉着这位舞女廉价的裙摆,直视着她悲伤的双眼,道:

    “我愿意听。”

    她眼神里的悲伤是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外面的世界,和父王描述的不一样呢?

    。。。。。

    为什么,她会这么恨我呢?

    莉莉安的年龄虽然很小,她虽然下意识拒绝着承担这份责任,但是她可绝对不是那种所谓的笨蛋,在咀嚼了楚羽给的食物后,恢复了一点力气后,她挪到了这位舞女的身边,静静地等待着。

    她想,理解这些她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事。

    她想,代替父王,管理好这座城市。

    “其实我倒挺羡慕你的,看你的衣着,你应该也是出现在一名富贵人家的家里吧,其实之前的我也跟你一样,出生在富贵人家的家里,拥有一个不错的童年,而那时候,成为一名歌颂和平的歌姬,是我一直以来的向往。”

    “我的父亲,特尔男爵,也支持我这样的决定。所以在我从小开始,我便接受在接受着高等教育的同时,学习着身为歌姬所必须学会的舞蹈跟歌唱等技巧,因为我的父亲是男爵的缘故,我那时候的家庭,并不算太差。”

    舞女回忆着记忆中曾经的家庭,笑着继续道:

    “直到现在,它也依旧是最美的家庭。”

    “后来呢?”

    “人生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就算我出生在衣食不愁的男爵家里也是如此。”

    舞女的喜悦的声音回归到了平淡,她抱着自己的双腿,低着头继续讲述道:

    “每个人都知道,在10岁到16岁这个阶段,便可以进行转职测试这个仪式,由于我家庭比较富裕的缘故,我自然在刚到十岁的时候,父亲便立马送我到特拉罗职业学院,接受转职测试。”

    “那个时候,我同其他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样,激动的好些日子都睡不着,在临近我十岁生日的那天,我穿上了父亲母亲增给我的最美的红纱金缕,参加了这场测试,正当我准备像其他歌姬一样站在舞台上为和平和自由放生歌唱时,现实却狠狠打了我一个嘴巴子。”

    舞女的笑容,有些苦涩。

    “我的身体里,并没有任何魔素力的存在,所以我自然与任何歌姬职业无缘,不过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讲也算不上什么太严重的打击,那时候我的父亲告诉我,即使不通过歌姬,你也能有别用的方式,歌颂你自己的正义,实现自己的梦想,不是吗?”

    “那时候的我才十岁,不会懂这个世界太多太多复杂的大道理与那些根本无法突破的壁障,而在父亲的鼓涌下,我踏进了父亲的书房,替他操劳起了他政治上的那些公事,一开始,我根本不懂国家政治什么的大道理,只能在一旁傻傻的看着。”

    不要说当时仅仅只有十岁的她了,在政治方面,就连现在的莉莉安也是完全一头雾水,不知从何下手。在莉莉安若有所思的同时,这位舞女接着讲述道:

    “爸爸做的事,跟她们歌姬做的没什么区别哦,虽然没有那些歌姬那样的华丽美丽,但是你的爸爸,还有幕后的许多许多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为心中的和平和正义做出贡献哦。”

    “渐渐的,在爸爸的引导下,我开始学习起了这个国家的政治,而就在那时候,童年时期我喜欢的舞蹈与音乐,我已经在也没有动过了,随着自己了解到的知识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明白,我爸爸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为和平做事的大人物。”

    舞女对她的爸爸,光从语气里,都能感觉出她由衷的自豪。

    “我的爸爸的职位并不高,仅仅只是个刚刚能插手这些事的职位,他并没有权利对上面颁布下来的法令进行直接上的干预,但是他却总能通过他各种独特的理解对这些大人物所颁布下来的法令用语言进行着必要的优化。”

    “他虽不起眼,但是却实实在在的站在平民的立场考虑着这些问题,而他这样做,自然侵犯了那些大人物的利益,不过在其他高官们的牵制下,他们并没有对我爸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反倒默许了这些事情,而我也在我爸的教导下,渐渐同他一起分担了起来,而在我十七岁这年,我们父女两人的努力终于让我爸,特尔男爵的名字传到冰霜大人的耳朵里面去。”

    “冰霜大人,传召了我的父亲。”

    “这是我们这个家庭,彻底飞黄腾达的机会。”

    舞女躺在了冰冷的雪地里,喘着大气,看着天空中的黑色繁星继续道:

    “我和妈妈,都由衷的替爸爸感到高兴。但是这一份高兴的时间却没有持续太长,就在爸爸进谏冰爽大人的前几天,冰霜大人却不知为什么,失踪了,而我们再一次得到这位大人的消息之时,他已经彻底与我们天人永隔。”

    “特拉罗城的王女并没有站出来处理这场危机,整个特拉罗城,近乎立马陷入到了权利的纷争当中,原本,按照常理来讲,以前得罪了很多人,在贵族里并不讨喜的爸爸应该在这动荡的特殊时期低调行事,避避风头才对。”

    “我和妈妈,都是这么想的。我们母女两在得到消息的同时,第一时间进入到了爸爸的书房。苦苦哀求着爸爸放下平日以来的那些公事,但是我的爸爸却并没有这样做,而他的理由,则让现在的我很是单纯,很是不屑。”

    “他说,他爱着这个城市,他想力所能及的拯救这个城镇,哪怕他现在依旧只是个抬不上层面的男爵,他也依旧想为这个濒临灭亡的城市做些什么。”

    “即使,这个家庭遭到那些人的报复,也无所谓吗?爸爸,你知不知道,你在这样的场合下继续执行你那些正义的话,是可能会让我们的家庭四分五裂的,即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这是我,第一次,反驳一直以来,深爱着我的父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