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特拉罗城的状态(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莉莉安印象中,她们特拉罗城虽算不上那种足以自称国家的超大级城市,但是她们这个小小的城市的幸福指数绝对是这个大陆乃至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存在,曾经的她也没有少跟着父王微服私访过,而那时候,不论她走到哪里,都是一片祥和。

    这个城市,有父王量身定做的民主化法律。

    就算父王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的法律应该也会照常运转才对啊。

    “这不对啊。”

    那位年轻的舞女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她可没有意识到莉莉安表情的异常,哼了一声后道:

    “有哪里不对?自从冰霜大人死后,这个城市的高官大臣有哪一个把他的女儿,莉莉安放在眼里?要是那位王女有一点身为王女的责任,愿意低下她高贵的头颅看看属于她的城市,也就罢了。”

    舞女的粉拳,砸在了雪地里。她这嘹亮的嗓门自然而然传到了楚羽那边去,可是楚羽的反应,仅仅是抬头,狐疑的看了这边一眼。

    “可是早朝也好,奏折也好,这位娇生惯养的王女都没有看一眼,据民间传言,这位年轻的王女沉沦在先王的死中,无法自拔,如果她是平民的话,倒可以理解,任凭她在其中悲伤多久都没有关系,但是,她是王女。”

    她的声音,比冰冷的雪,更为刺骨。

    她喘着粗气,像是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一样,随后兴许是看在她眼前的莉莉安在外形上只是个孩子的缘故,她终是放下了快要出口的那些鄙夷脏话,从牙缝中蹦出来了另外几个字。

    “她悲伤的话,倒霉的话,是我们整个特拉罗城,下到低廉的乞丐,上到高贵的贵族,每一个人都无法从这场浩劫里脱身,而导致无数人痛苦,无数人悲鸣的缘故,仅仅是这位名叫莉莉安王女的任性?”

    舞女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大声吼道:

    “开什么玩笑?假如那位莉莉安真的站在我的面前的话,我一定会用自己的双手让她清醒过来!她是王女!既然她是我们整个特拉罗城的王,那么,她有什么资格任性,什么资格悲伤,她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直到把我们整个特拉罗城送出去为止吗?”

    舞女的情绪激动,她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喘息着。而一旁的楚羽见状,想了半想后,她坐到了这位舞女的旁边,拍了拍这位舞女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莉莉安公主,没你想象的那么差。”

    其实归根结底,这个城市哪怕最后走向了灭亡,和她楚羽也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楚羽良心大发想要对这个城市进行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她可没有在这个城市说话的资格。

    她不是这个城市的居民。

    她没有什么足以说的上话的一官半爵。

    楚羽看了看旁边一脸错愕的莉莉安,抬起了手,摸了摸她的头,随后她从她的储蓄空间里拿出了不少的食物,散发给了这些可怜的女孩子们。就连刚刚参与偷袭的舞女三人组们也没有落下,而她怀里的莉莉安看向楚羽的眼神,更是像在看某种救星一样。

    她是想自己替她说点什么吧。

    就和我刚刚一样,找点莫须有的理由,替自己的罪和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进行辩解。但是这位小女孩身上的责任远比我身上的责任重太多太多,我真的要替她进行开脱吗?

    对于楚羽来讲,打断舞女的话,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她真的要对莉莉安进行袒护,包庇吗?

    “你的下一句话,可能会影响这个城市的未来哦,接下来你会怎么选?是让这位孩子继续沉浸在桑父的悲伤中,让她做一位什么都不懂的公主呢?还是冒着可能得罪特拉罗城的风险,可能得罪这位什么都不懂的小公主的风险,在这可能会吹起大风的蝴蝶中,加一把力呢?”

    楚羽没有理会狐芯,她伸出手,轻轻的替这位王女搏去了水果的外壳,把其中鲜美的肉汁温柔的替她喂了下去,而这一段时间的休息让楚羽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她拍了拍手,从雪地上站了起来,随后她用起她两年野外露宿的经验,在这风雪中用着破旧的树枝与草皮忙碌的布置着。

    “什么都不做吗?不过你这样的选择也不算坏,至少不管接下来的结果怎么样,都不会让这位公主在心里对你生起半点厌恶之情。”

    “我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

    楚羽伸起第二个火推后,她看了看那边继续交流起来的少女们,道:

    “她应该明白,她自己身上的责任。”

    楚羽细细听了听她们的谈话,再三确认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后,便任由着她们去了,就在楚羽忙碌的同时,莉莉安弱弱的走到了那位年轻的舞女身旁,直视着她的双眼,问道:

    “你为什么会去做一名舞女呢,根据我的传言,好像舞女是这个大陆职业里最为卑贱的一种。”

    舞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转头看向了莉莉安,无可耐和的说道:

    “如果我体内有哪怕一点点魔素力存在的话,我绝对会选择成为像她一样,在这个大陆上广受欢迎的歌姬吧,但是我的身体,并没有受到这个世界的女神的馈赠。”

    舞女自嘲的笑了笑,她打量了下自身廉价的服装,讽刺的说道:

    “如果是几个月前,我绝对不会穿上如此廉价的服装去那些庸俗的不法之地跳什么舞的,说出来你可不能不信,本来我还特拉罗城的男爵之女呢,但是也不知道怎么说。”

    舞女拿出了与父亲的合照,捧在手里端详着,从照片上很明显的看的出来无论是衣着也好,打扮也罢,都比现在的她好了不知道几个档次,而这个姑娘,在莉莉安不解的眼神中,看着这张照片,笑出了泪来。

    “具体说来,也就是螳臂挡车,或者是无聊的正义吧,嘛,我想在座各位,也没人愿意听我这消遣都算不上的故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