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意(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30级?魔法师?不入流的对手?

    在生死相搏之中,楚羽所要考虑的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轻松,而在真实的战斗中,收集情报,分析对手的技能优劣,绝对是楚羽第一时间需要考虑的事。

    没有人,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看来,你与那些温室中的花朵不一样嘛,你的眼神?哟,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娃也经历过生与死的搏杀啊。”

    雷奎的左右手,各持着一把匕首,同时他周围的魔素力黑球开始疯狂的旋转了起来,他半蹲了下来,做出了一股迎战的姿势。

    一股冰冷,充满血腥味的杀意。

    在洞窟里,以雷奎为中心,蔓延着。

    “作为一个娘们,舞刀弄枪什么的可不适合你们,适合你们的工作,应该是穿上舞女服在旁边替我们这群大爷跳舞,竟然你不听话的话,想必,你也准备好进行接下来的游戏了吧。”

    他舞动着自己的匕首,舔了舔舌头道:

    “别以为你是个好看的娘们,我就会在接下来的游戏里对你冒险,如果一不小心把你弄死的话,你的尸体应该也能卖上不少的价钱吧。”

    就在雷奎进行着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的同时,楚羽有了动作,她脚下一蹬,体内的魔素力竟是以燃料一般的方式疯狂在脚底燃烧着,这股爆炸产生的推力让楚羽的速度提升了不少的档次。

    她的攻击方式,并不复杂,如狐芯所说,哪怕现在的楚羽,也是一位实实在在的拥有一点战斗经验的新人而已,她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也根本没有什么想象的攻击技能,所以她的进攻方式,仅仅是最为简单的一记直拳。

    可是,这并不是切磋。

    先抛开腰身处神秘的魔素力圆球不谈,楚羽没有丝毫防护的拳头肯定不可能和匕首之类的武器硬拼的,而他面前的雷奎的战斗经验,更是高出了楚羽不少的档次,尽管他对楚羽这爆炸般的速度有些诧异,不过面对少女这毫无技巧可言的攻击方式。

    他仅仅是把匕首横在了中间,便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楚羽的进攻。

    这是楚羽接触的,第一个人类对手。

    在猫耳村重建的过程中,因为对那个男人的憎恨的缘故,楚羽平时的训练并没有拉下,可是由于她的老师,澜馨离去之后,楚羽并没有任何可以切磋交流的对象,所以她的练习,也只停留在基础之上,除了速度之外,她在实战之中,并没有什么别的拿的出手的东西。

    而她这样简单的战斗技巧,甚至让她的对手,雷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娘们,你就这点本事?你那娇滴滴的小手可不适合用来挥拳啊。”

    贴身的战斗,比的是两人之间的反应力,速度,与实战经验。在综合方面上,楚羽眼前的这位男人明显更甚一筹,就在二人贴身缠斗之时,那神秘的圆球也时不时变化着形态,干扰着楚羽。

    “小子,真的不打算使用我给你的力量吗?虽然你仅仅掌握了魅惑技能的一点皮毛,但是你要是愿意在战斗中进行使用的话,这样的对手一两妙愣神的功夫,便足够让你的手,捏碎他的心脏了。”

    “你不是要杀了他吗?你不是不打算给他半点机会吗?既然这样的话,你干嘛坚持你那所谓的原则?相信我吧,你会喜欢这样的力量的,这是属于我们女人,真正的力量。”

    楚羽的双瞳,并没有半点魅惑所带来的紫色光芒,她虽闪躲的有些吃力,但是也渐渐摸清楚了这个男人的攻击方式,要是在给她一点的时间的话,她能保证她的拳头可以在缠斗中实实在在的揍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杀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带着你的团队,到特拉罗城自首,我一定会恳求莉莉安公主,让她从轻发落。”

    “哈哈哈,笑死我了,小娘皮,你是在跟我开这些玩笑吗?这些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你真以为你赢过我了吗?又或者你真以为,你的对手只有我一个人吗?”

    她的对手不是只有雷奎一个人吗?

    战斗之中,楚羽并没有对自己的后背进行任何所谓的防备,而这场战斗,绝对不存在任何公平,卑鄙可言,伴随着一道破空声传来之中,一片木板在这个洞窟中断裂了开来。

    这样的攻击,对冒险者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不过就在楚羽对此产生狐疑,回过头来看向投资她的敌人后,映入她眼前的,则是刚刚跳舞的平民舞女,冰冷的眼神。

    她们的手中,拿着武器。

    她们,站在了贩卖人口,最大恶极的男人的一边。

    这一秒的迟疑,让楚羽的战斗节奏彻底打乱,雷奎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擦过了楚羽的手背的同时,他一脚狠狠的把楚羽踹飞了出去。

    在战斗中,一时分神造成的大意,绝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所谓的冒险者们的实战,绝对不是你一拳我一脚给对方伤口那样儿戏的方式,有的时候,决定胜负的招式,仅仅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紫色的面版,弹了出来,上面写着虚弱两个大字。

    楚羽却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雷奎身上,她摇晃着顶着身体里魔素力错乱的属性站了起来,对着那几位舞女质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帮他?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她贩卖人口吗?难道你们不知道这群人是罪大恶极的人渣吗?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帮他?”

    “为什么你们要帮一个最大恶极的人做事!”

    雷奎拍了拍手,笑着说道:

    “哈哈哈!还以为你不是那些温室中的襁褓呢?没想到你和他们一样的幼稚啊?小娘皮,中了我的虚弱后,你那所谓的速度优势就不在了哦,下面是你自己认输跳进我给你准备好的笼子呢?还是要继续和本大爷玩玩呢?”

    这是楚羽无法接受的事情。

    如果这些女孩子有苦衷,被抓到这里,被迫替这位男人做事的话,绝对是楚羽能理解的事,只要自己把这位男人击败了后,她们自然会脱离这位男人的操控,夺回属于她们自己的自由。

    可是,她们为什么要攻击我?

    我?不是为了拯救她们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