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零五章 风云(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距离祭奠的日子还有两天。

    时间刚刚来到大清晨,这位王女便流着泪从床上醒了过来。

    “梦里,我好像见到妈妈了。”

    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作为一名孩子,第一时间想的一般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如何逃避责任。但是这个并不年轻的女孩的另一个身份,即将登基的女王,则限制了她的一切想法。

    由于世袭制制度的缘故,在过不久之后,这个小小的身影便会成为这个城市的“主人”。

    “我应该怎么做?”

    她的清晨,和往日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区别,虽然仍旧无人对她的疑问进行解答,不过她的左手边,却是传来了丝丝轻微的鼾声。

    在她的印象中,哪怕是普通的歌姬在睡觉之时都会保持着那一抹独特的优雅,但是她身旁的这位陌生的被大家称之为“准圣女”的少女却完全不同。

    从昨日开始,在进到房间之后,这位准圣女除了她的衣着打扮之外,她的言行举止中,完全没有半点歌姬的模样。而至于她的“睡姿”,则完完全全的打破了王女的“眼镜”。

    鼾声很大,而且手和脚搭在了王女的身上,似乎是把她当成了某种抱枕。而她的嘴角处,还有着轻微的水渍痕迹。

    不过,这或许也是她留这位完全不像“准圣女”的“准圣女”留在自己身边的理由,虽然她的言行举止在各个方面都很明显的不及格,但是至少这位“准圣女”却没有如其他之前呆在她身边的那些侍从或下臣一样。

    比起蛮脑子的国家大事,此时的这位王女更渴望享受平日里父王的宠溺,但是这些日常,都随着父王的突然死亡,消失了。

    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身为一名冒险者,死亡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身为一般冒险者的话,往往可以通过对母亲的发泄以及对同龄人情愫等等方式宣泄自己的情绪。

    但是,她的身份是王女。

    国家,也不会因这件事停止运转。

    门口,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平日里宠溺自己的感官大臣们,一如既往的来到了王女的寝房处,敲着门,询问着关于国家,政治等等大事。

    “都给我滚开啊,我说过多少次了我谁都不见了啊。”

    “可是王女,今天下午想要见你的,是日冕与月帝殿下。”

    她自然清楚,这是临国的两位君王。而在父亲身亡之后,那一张永不侵犯条约,便瞬间变成了一张废纸。

    这个小小的城市,在两大帝国面前,根本完全不值得一提。

    “是吗?”

    王女的身体在床上颤抖着,在她几个深呼吸后,她终于勉勉强强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我会去见他们。”

    这个答复,让门口的这位官爵感到满意,在他说到会面时间为中午午膳后。门口那有人监视自己的感觉,消失了。而这位王女则站起了身,替自己梳妆打扮着。

    她不能给父王丢脸。

    她的妆容,让她显得比实际年龄更大一些,而她身上这一身高贵的白色长裙,则让她在看上去有那么一丝王女的模样,就在她对照着镜子审视自身时,床上的那位“准圣女”醒了过来。

    她的眼神有着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纯粹,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看着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会红着脸转过头去,但她那句简简单单的早上好,却让这位王女的心里,有了那么一点温度。

    “我可以相信你吗?”

    她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大臣,和自己也没有半点血缘上的关系,在这个特拉罗城里,这位准圣女仅仅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外人罢了,但是这位王女心里,却有了那么一丝不大不小的期盼。

    兴许是她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自己的责任?

    又或是她害怕着那两位不朽吞并父王所留下来的基业?

    “告诉我,准圣女,你的名字?”

    “楚羽。楚楚可怜的楚,羽毛的羽。”

    王女没有回头,镜子中的表情没有半点波澜,在说完这话后,她便继续云淡风轻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而这个过程之中,这位“准圣女”都完全没想过服侍她穿衣打扮什么的,甚至在妆容方面,她都完全没有给过自己半点建议。

    她不知为何,始终保持着目不斜视的端庄模样。

    “真是个怪人。”

    “你说什么啊?不过这和我昨天见你的样子完全不同,你下午是要去见什么高官?或者大臣之类的吗?”

    “我下午,要见其他两位国家的君王。”

    王女加重了自己的语气道:

    “以特拉罗女王的身份!”

    这位王女,把自己包装成了她想象中的女王模样,她站起了身,学习着父王的眼神审视着楚羽,不过楚羽却是摸了摸后脑勺,对这位王女的表现显得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是吗?唔,不过我看你好像很不习惯的样子。好像我对于你们特拉罗城也是个外人来着,干涉你们国家的政治或者历史什么的,我可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位“准圣女”继续说着和她身份完全不相称的话。

    “本来按照歌姬工会的要求,我只需要以我准圣女的身份,见过你们三位君王就行,但是呐,君王我只看见了两位,因为在我眼神中的君王,可不会流露出迷茫,痛苦的眼神。”

    “这不是一个君王,或者女王该有的眼神。不过嘛,其实这对于我来讲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称职的君王,我可能在昨天见过你一面之后,就早早的走人了吧。”

    楚羽笑了笑,走到了她的身边,拿起了她扔在地上脏兮兮的玩具熊,拍去了上面的灰尘,继续说道:

    “你的身上确实有很重很重的责任,说实话,你肩上的这份担子放在整个世界上都没几个人可以轻轻松松的说出交给我吧,之类的话。其实你在我眼前,只是个单纯的失去父母的孩子。而我呆在你的身旁的原因。”

    楚羽走到了这位王女的面前,抱着了她。见她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后,她便轻轻的抱住她,柔身安慰道:

    “因为,我觉得,你需要一个人陪在你身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