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两百零一章 她刚失去父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吗?”

    楚羽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政治,她对刚刚与她跳舞的那位国王除了本能的厌恶之外也没其他感觉,即便他是国王也是如此。

    “和我们的日冕陛下的仁政不错,月帝陛下的治国方针极其注重力量与权力。为了扩张国家的领土与权益,他会不计一切代价去发动战争。”

    章玉盯着远方和日冕聊天的月帝,继续说道:

    “他完全不会在乎士兵的鲜血,对于他来讲,战争更像是某种财富,如非必要的话,以后少跟那样的人接触。”

    在日冕与月帝两位陛下到来后,没有人在去在意楚羽绝色的容貌,在场大部分近乎都“各显神通”想努力在这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两位男人心里留下点印象,和笑脸迎人的日冕相比,月帝仅仅是轻哼了一声,以做回应。

    不过这场宴会的主角,却并不是他们。

    “准圣女小姐,王女有请。”

    不知为何,这场宴会的主人并没有选择来到现场,反而通过以他人之口的方式邀请楚羽,而楚羽便在章玉的“万事小心”的盯嘱中,跟着侍从一步一步走上了楼梯。

    楼上的气氛,紧张了许多。除了四处巡逻警戒的士兵外,仅仅只有楚羽一个外人。即便是由这位侍从带领,但是也免不了进行各种身份的排查。

    “准圣女小姐,进入此楼不允许携带任何兵器与储物道具,请配合一下。”

    这个世界,也有着类似安检一样的东西吗?

    虽然对搜身这样的举动略感不爽,不过却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在楚羽向她眼前这位士兵打扮的少女提交上自己的丝带后。她便由这位少女带领着,朝最上层走去。

    “真的很大啊,就没有电梯什么的吗?”

    光是从大厅走到最上层,便花了足足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楚羽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宫殿,但是在此处的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新鲜感,她对周围的画作与文物没有产生任何感觉。就在她到了王女的寝室前准备敲门时,门内的问候却是提前传了出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谁都不见。”

    “小姐,这一次的来宾并不是那些贪图先帝瑰宝的小人,而是哈贝洛斯歌姬工会代表,准圣女哦。”

    在短暂的沉默后,门被这位和王女熟络的女士兵推了开来,不过楚羽却是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进去,反而站在门口,静静打量着房间中的景色。

    房间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都被奢华的金色瓷砖所填满。不过却并不能算的上干净,周围那些女性气息的装饰娃娃的布置有些凌乱,而地上也有着与之完全不衬的少量垃圾。

    门口,摆放着几双女士用的拖鞋,并没有男士的。楚羽想了想后,便脱掉了脚下的高跟,换上拖鞋,走进了房门,她敲了敲卧室的门后,道:

    “我可以进来么,王女小姐。”

    “嗯。”

    她的声音虽然清脆,但是却显得有些冷漠,在楚羽推开门后,这位身着白色睡衣的公主也只是静静的坐在原地,打量了楚羽的一眼。

    她的瞳孔有些泛红,而且眼眶边隐隐有着不少的黑色。在楚羽的目光移动她手边的小本子上时,这位公主便像是被抓到什么秘密一样的把这小本子挪到了一边。

    “。。。。”

    楚羽和这位姑娘仅只是一面之缘,连朋友都不是的她自然不可能去过多窥探这位公主的那些小秘密,在察觉到这位公主并不愿意搭理自己后,楚羽的视线,便更多停留在这华贵的卧室里。

    墙上,有相框的痕迹。

    房间很是宽阔,但是除了公主旁边的一个毛熊公仔外,一件装饰都没有,显得有些空洞

    “你。。。”

    “怎么了。”

    “盯着我房间看做什么?”

    她的年龄并不大,年龄为十四左右的她在身高方面甚至比楚羽还要矮上了不少,在两人四目相对之时,这位王女竟是飘飘的把眼神移到了床边的玩偶上。

    随后,她抱着玩偶,坐在了床上。满是戒备的盯着楚羽。

    “不要紧张,我只是想来陪你聊聊天。”

    失去父亲,对于任何人来讲,都是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悲伤,对于接受能力并不强的孩子来讲,更是如此。

    “我不信!反正你肯定又会像那些歌姬一样说什么一切都会好的,反正你肯定又会像外面那些叔叔阿姨一样贪图父王留下来的财富的!”

    她小小的眼神里,充满着敌意。

    此时的她,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帝王。而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刚失去父亲的孩子。

    “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吗?”

    “我已经说过了啊,我仅仅是想来陪陪你而已,或许在别的人的眼里你是继承这个城市的王女,但是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孩子。而你的眼里,现在充满了悲伤。”

    王女的眼神颤动着,她不自觉地盖上了被子,蒙上了头,逃避着。

    被子里,传来了轻微的哭声。

    “为什么是我!明明我什么都不懂,为什么那些人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还能对我笑出来啊,有谁可以帮帮我吗?教一教我,到底该怎么办。”

    “父王死了,我身边的人连一个安慰我的都没有,甚至登基,什么女王?这些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都不要,你们把我的父王还给我,好不好。”

    楚羽,沉默着。

    “算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来打扰我,好不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位可怜的孩子,仍旧接到了来自各个势力的“关心”,而在这些势力中,也不乏其她歌姬的存在,不过那位歌姬说的话,却和楚羽完全截然不同。

    为了国家,为了不流血?让出领土?寻求庇护?

    对于这些孩子来讲,他们是毫无疑问的恶魔。

    在另一位歌姬这些话的时候,王女看楚羽的眼神明显变化了一下,她毫不犹豫的把这位歌姬赶出去后,和楚羽进行了眼神上的对峙。

    “我也想要和平,但是我不能对不起,我的父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