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二百章 任务前的准备(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欢迎晨汐帝国君主日冕殿下到来,祝您在特拉罗城度过愉快的一天。”

    “欢迎沧溟帝国君主月帝殿下的到来,祝您在特拉罗城度过愉快的一天。”

    这是两个足矣代表力量与权力的名字。

    这是两位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在广播通报这两位的名字时,整个大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凡是在大厅里隶属于这两个国家的男男女女们,均是对着门口处那两位绝世的强者,跪了下来,甚至连楚羽身旁的章玉也是如此。

    “傻丫头,你在等什么,还不快跟我一起向他行礼?”

    “我为什么要对她行礼?”

    “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啊,你要知道这可是我们晨汐帝国的日冕陛下啊(哈贝洛斯属于日冕帝国)。”

    楚羽她身为灵狐族,所以她对气息的感知要比正常人类要敏感数倍,而现在的她清楚在亲卫队中感觉到了两股“太阳”一般的光芒。

    不过,这两股“太阳”的“味道”却截然不同,如果要说其中一个人的“味道”如同烈焰般炽热温暖的话,那么另一个人的“味道”便如同深海一般,漆黑,深邃。

    他们一步一步,浩浩荡荡的走进了这个略显拥挤的大厅中,楚羽也因此得见王座上两位陛下的真实面目。

    日冕陛下:他是一位年轻的国王,虽然身着极其华丽的金色龙袍,不过嘴角上的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却让他的威严减少了不少。

    月帝陛下:他是一位步入中年的国王,身着一身神秘看不出材质的黑袍,他的眼神如剑一般锐利。向楚羽透露着一种名为危险的味道。

    “免礼,免礼。今天我们可是特拉罗城的客人呢,所以不用太过拘束。”

    “免礼!”

    虽都是国王,但是两人对待自己臣民的态度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极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日冕陛下竟是毫“气度”的开起了一些小玩笑。而月帝陛下那边,则显得一片紧张。

    楚羽并不想牵扯进太过复杂的事情当中去,不过她出众的容貌却是在不久后同时引起了两位陛下的注意力,就在年龄不大的日冕陛下摸着后脑勺和贵族商量搭讪之词时,月帝陛下却是朝着楚羽走了过来,平静的说道:

    “尊敬的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他身上的味道,让楚羽感觉到厌恶。楚羽无视了章玉的眼色,向着这位君主陛下重复了一下她之前的拒绝的台词。而就在她说完的瞬间,这位陛下却是走近了楚羽,靠着楚羽的耳朵旁轻轻说道:

    “楚羽小姐,你不会不同意吧?”

    这位月帝陛下,轻轻松松的便道出了楚羽被歌姬工会隐瞒下来的名字。

    “你还知道多少?”

    “我还知道,月芯学院第七组,有一个名叫楚羽的男性呢,他似乎和你很像的样子。那么,你还想要知道我知道多少吗?”

    他的语气虽有着笑意,不过严峻的脸上却仍旧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随后这位陛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半跪了下来,伸出了一只手,对着楚羽再一次说道:

    “尊敬的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虽是同一句话,但是这位陛下的态度却截然不同。而一名国王对一位“普通”的女子行如此大礼,自然引起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

    音乐,停了。

    聚光灯,打在了楚羽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她怎么不理智也好,任性也罢。于情于理,她都无法拒绝这位中年国王的要求。

    她把手轻轻的搭在了这位国王的手心上,表示同意,而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近乎在同一时间默契的退了出去,给了两人的空间,同时,特拉罗的后台工作人员也给这两位的舞台上,增添不少浪漫的玫瑰。

    “你对特拉罗城怎么看。”

    楚羽面对这个问题有些愣神,她脚下的节奏明显慢了一拍,不过这位国王却完全不介意,他捧起了楚羽的腰肢,注视着楚羽。

    他的双眼之中,一片深邃。

    “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回答倒是挺让我意外的,你们歌姬工会不会一向视和平为己任么?”

    他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而他的举动也是最为单纯的不让楚羽跌倒而已,在扶起楚羽之后,这位男士便继续投入到了舞蹈之中,不过他的话却是接着传了过来。

    “说实话,我挺讨厌你们歌姬!你们口中那些虚无缥缈的和平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你们知道真正的和平是什么吗?”

    楚羽想了想,回答道:

    “你很喜欢战争?”

    舞蹈,进入到了**的阶段,而两人那绝美的舞步自然让全场响起了毫不吝啬的响声,而在再一次拉近距离的时候,月帝注视着楚羽的淡紫色的瞳孔,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并不喜欢战争。其实和你想的相反,我,月帝,比在座任何一个人都崇尚和平,热爱和平。”

    楚羽并不清楚这位月帝陛下的底细,所以并未对他口中那句和平提出什么别的疑问,而楚羽的这个做法,却是让这位月帝对她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小丫头,方便告诉朕,在你心里的和平,是指什么吗?”

    楚羽的立场并没有月帝那么复杂,她脑海里唯一的想法也仅仅是快点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舞会而已,在月帝刚出口的瞬间,楚羽便下意识的回应道:

    “你们大人物口中的和平和我没关系!对于我来讲的和平仅仅是我们平民吃饱穿暖,然后口袋有多的苏拉就行了!”

    “这是我听到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回答。”

    接下来,月帝便对楚羽讲述了她完全听不懂的那些政治立场,而听的个云里雾里的楚羽,也仅仅只是用着礼貌性的点头用以回应而已。而在舞蹈结束后,这位月帝也像是没事人一样回到了他的坐席处。

    “搞什么鬼。”

    章玉挪到了楚羽旁边,说道:

    “铁血君王,月帝。真没想到他本人居然会来这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