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份普通的任务(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四人来到了一家普通的小餐馆,而因为“歌姬”身份的便利性,四人不会吹灰之力的坐进了一个小包间里,不过场面却并不怎么和谐。

    除了不停动碗筷的楚羽之外,其他三人均是陷入了名为“想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的尴尬境地,在食物上完之后,这三人均是连筷子都没有动过一下。

    这一对“陌生”的情侣,试图通过对方的眼神,看清楚对方的真实想法,可是双方的眼神,却呈现着完全不同的两个极端。

    貊萧的眼神里,已经没有名为恋爱的光芒,她失落的眼神里,夹杂着不少痛苦的情绪。

    委托人的眼神,则是质问,不解,与困惑。

    “你别忘了你现在一切的一切是谁给你的!你别忘了是谁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忙照顾你的家人的!如今你飞黄腾达了,就可以致我于不顾了吗?”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

    这位委托人,明显处于前者,就在楚羽吃着真开心的时候,他心中的悲愤化为了力量锤在了餐桌之上,而这一次,貊萧并没有选择用沉默应对。

    “分手吧。”

    “你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

    她,抬起了头,直视着眼前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决断的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就在委托人和貊萧谈起了曾经的那些亏欠之时,貊萧却用一声大喝,打断了这位无比落寞的委托人。

    “我给过了你机会,我一直在等你,我等你足足两个月,可是你却依旧没有回来,我没有忘记我爱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果然,你喜欢上了别人的吗?和我想的果然没错,女人全他喵的都是一个德行!飞上枝头变凤凰?别忘了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只是一只草鸡而已!如果没有我的话,你除了是一个贫民窟的贱人之外。。”

    这间包房的隔音质量,尤其不错,即使里面的和气交谈已经变得一片混乱,但是却依旧没有人来打扰的样子,就在秦珏准备打算起身阻止二人之时,楚羽却是轻轻的拉住了他的衣襟,摇了摇头。

    “我们,只是局外人而已。”

    “你说,我是野鸡。你?”

    局势,已经渐渐向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了过去。破罐子破摔这句话用来形容此时的委托人在合适不过,接下来,所有污秽的词汇以及对貊萧的质问没有“半点加工”的从委托人的口中冒了出来。

    秦珏:“这和书上的爱情故事完全不一样啊,我敢肯定这个男人绝对是爱她的,但是铽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爱一个人不应该是想办法保护她?帮助她吗?”

    楚羽:“她给过她很多次机会,换做是你,你愿意就这样做一个男人的陪衬或者附庸,以花瓶的姿态活下去吗?”

    秦珏的眼神有些茫然,片刻后他摇了摇头说道:

    “我听不懂。”

    “ok,那我换一种方式。如果有一个人以爱你的名义强迫你住进他打造的囚笼会是什么感受,虽然这个囚笼是很舒服没错,但是却有着失去自由以及成为笼中之鸟的代价,换做是你,你愿意接受吗?”

    “你愿意接受,在这个小环境里,放弃自己的梦想,放弃自己的尊严,给别人当永远的陪衬吗?其实用更直白的话来讲就是,你愿意当别人口中什么都不会的花瓶吗?”

    她们的任务,仅仅是旁观,见证这一场约会而已,至于对这样“普普通通”的一场感情,楚羽自问也没什么可说的。而接下来的发展,如她预料一般,不欢而散了。

    这一次的离开,并没有告别,她的脚步很轻,而她关门时那一抹绝望的眼神,在楚羽心里留下了不少的印象。

    “酒,给我酒。”

    这个要求,楚羽并没有拒绝,在对外面前来询问的店员做出解释后,一打酒便被楚羽提了回来,就在她放下的瞬间,委托人接着说道:

    “陪我喝酒!老子出钱就是为了让你们陪我喝酒的!喝,给我死命的喝,如果陪本大爷陪的不够尽兴的话,我绝对会直接让你们任务失败的!明白了吧。”

    楚羽本来就喜欢喝酒,所以他的这个要求对她来讲并不算什么,不过此时的她却一点都没有怜悯这个男人的意思,她的回应,仅仅只有一种名为“关爱智障”的眼神。

    秦珏:“楚羽哥,我不会喝酒,你可不可以。”

    楚羽:“别管他,让他自己一边呆着去。”

    这份委托,秦珏倒是颇为看重,在他视死如归的眼神望了这杯烈酒长达三十秒后,他终是视死如归的把它灌了下去,而在这个时候,这位委托人仿佛向是找到了知音了一般,疯狂的对着这位比他年龄足足小上一小半的孩子劝起酒来。

    秦珏的性子,如同他的外貌一般,并不懂得拒绝,而他的做法,倒是颇为硬派,而这位委托人的酒量,也仅仅是看上去很是惊人罢了。

    不一会儿,这一老一少便倒在了酒罐旁边,任凭杯中的酒撒在身上。

    “真是浪费。”

    任务,早就已经结束了。仅仅出于人道主义以及帮助同学的理由,楚羽才在这餐馆之中,浪费了整整一天,就在她找了一辆手推车托运着二人回房间之时,这位委托人突然发起酒疯一样的大声说道:

    “貊萧,我爱你,你不要走好不好,没有你,我是真的活不下去的。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来。”

    这样的感觉,很痴情吗?

    不,并不是。

    没有任何人对这落寞的男人表示同情,近乎所有路人,甚至包括楚羽,均是用着无比嫌弃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

    “你不要再说了,本小姐可不想跟着你一起丢这个人(歌姬工会魔鬼训练后养成的习惯)”

    “你不是说好的可以让约会顺利进行的吗!你把我的女朋友还给我,把貊萧还给我!你这该死的不男不女的娘娘腔,我真是信你的邪才去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的!我花了这么大的价钱,冒险者工会居然就真的,敢派两个废物过来,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